“气候门”余波未了 美科学家频收恐吓邮件

2010-7-08 13:24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807 收藏到BLOG
  美国的一些气候科学家近日称,因为警方的不作为,他们正受到恐吓信的威胁,不得不为自己的生命担忧,还有人甚至想带把手枪防身。

  这些科学家们说,去年11月英国东英吉利大学电子邮件泄漏爆出的“气候门”事件激起了一些人的愤怒,此后这样的威胁便开始增多。

  据英国《卫报》报道,科学家们透露,这些信让他们“用刀片漱口”,并将他们描述为“纳粹气候凶手”。一些电子邮件的发送人甚至丝毫不掩饰他们的身份。尽管科学家们已经收到了来自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建议,但地区警方说,由于美国几乎完全容忍“言论自由”,他们暂时无法采取行动。

  英国的情况似乎没那么严重。但“气候门”事件主角、东英吉利大学教授菲尔・琼斯(Phil Jones)2月曾透露,他在一周之内两度收到死亡威胁,并因此萌生自杀念头。“信里说我应该去自杀,并声称知道我住的地方。这些人来自世界各地。”他说。由慕尔・罗素(Muir Russell)爵士领导的调查小组定于本月7日公布该事件的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独立审查结果。

  牵涉进“气候门”事件的美国斯坦福大学气候学家斯蒂芬・施奈德(Stephen Schneider)说,自去年11月以来,他已经收到了上百封恶语相向的邮件。这些攻击曾在去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期间达到高峰,他说。上个月他与人合作发表了一篇论文指出,97%到98%的气候科学家认为人类碳排放导致全球气温上升,结果最近几天恐吓邮件的数量便又开始回升了。

  施奈德称那些攻击他的人是“懦夫”,并说他已经注意到,只要气候科学家们受到格伦・贝克(Glenn Beck)和拉什・林堡(Rush Limbaugh)等知名的美国右翼评论家的责难,电子邮件数量就会出现“立即明显的上升”。“(发件人)是没有胆量的人,”施奈德说,“他们从哪里得到的信息?他们只是听从了博客上的和右翼所下的一些断言而已。这真可悲。”施奈德说,今年早些时候,当他的名字和其他一些具有明显犹太血统的气候科学家一同出现在一个新纳粹网站的“死亡名单”上时,FBI就已经注意到,但到目前为止FBI还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对我的影响是巨大的。”施奈德说,“他们中有些人精神错乱。他们是时刻持枪的右翼分子。……我现在已经在家里安装了额外的警报器,我的地址也没有列入(通讯目录)。”

  美国国家大气研究中心气候分析部门主管凯文・特伦伯斯(Kevin Trenberth)说,自去年11月他的私人邮件被公开之后,他也一直收到类似的恐吓邮件。特伦伯斯说,他已经向所在大学的安全官员转发了一份包含有攻击邮件的文件。他说,美国警察认为他是“可怜的”,但将不作为的原因归咎于言论自由的立法。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地球系统科学中心主任、气温变化“曲棍球棒曲线”的主要支持者迈克尔・曼(Michael Mann)说,他的体验与施奈德的描述“惊人的相似”。他说:“电子邮件蜂拥而至,并且时间的确似乎与电台访谈和其他边缘媒体发起高调攻击时吻合。”

  曼说,他收到的邮件中的典型信息包括:“地下六英尺是你应该待的地方。我希望我会看到你自杀的消息。”而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气候学家说,他家门口被人倾倒了动物尸体,他现在外出都有保镖随行。

  美国宇航局戈达德空间研究所的气候学家加文・施密特(Gavin Schmidt)说,他选择采取不同的策略,现在他基本上无视那些辱骂性电子邮件。

  东英吉利大学以外的其他英国气候学家报告说,与他们的美国同行相比,他们收到的攻击邮件少得多。牛津大学大气、海洋和行星物理学系气候动力学组组长迈尔斯・艾伦(Myles Allen)说,他只有在文章见诸报端时才会收到这样的电子邮件,邮件声称“知道你会失败的”。

  “我怀疑人们觉得他们必须要攻击气候科学家的部分原因是,政治家和环保人士往往会以科学作为幌子。”他说,“如果那些声称自己站在科学这一边的人利用科学家当人肉盾牌,那么科学家最终成为靶子是不足为奇的。” (陈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