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牛奶检出放射物 新加坡卷心菜超标

2011-4-02 08:07 来源: 北京晨报
收藏到BLOG

  日本首相菅直人3月31日说,福岛第一核电站必须报废。国际原子能机构同日建议日本扩大这座核电站周边居民的疏散范围。

  截至发稿时

  死亡:11532人

  失踪:16441人

  放射物超标4385倍

  菅直人在与日本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委员长志位和夫会谈时说,福岛第一核电站必须关停,日本现有核能发展方案将获重审。

  根据这套方案,核能“将在中长期成为日本核心能源”,2030年前再建至少14座核反应堆,其中9座2020年前完工。

  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先前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福岛第一核电站所有机组应报废。

  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3月31日说,福岛第一核电站排水口附近海水中放射性碘-131浓度超过法定限值的4385倍。

  海水样本检测采集地点位于福岛第一核电站排水口以南330米处。3月29日的检测结果显示,附近海水中放射性碘-131的浓度是法定限值3355倍。

  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发言人西山英彦说,这可能意味着放射物质持续外泄。

  东京电力公司和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尚不清楚海水中放射物质浓度增加的原因。

  3月11日地震海啸重创隶属东电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反应堆冷却系统失灵引发放射物质泄漏,置日本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核危机。

  扩大居民疏散范围

  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发言人西山说,海水中放射物质浓度增加的现象不会危害核电站附近居民健康,因为核电站方圆20公里范围内的居民已撤离。

  国际原子能机构3月31日建议日本政府扩大核电站周边居民疏散范围。

  日本政府先前要求福岛第一核电站方圆20公里范围内居民撤离、20公里至30公里范围内人员避免外出,随后建议20公里至30公里范围内人员“自愿撤离”。

  路透社报道,核电站方圆20公里范围内大约7万多名居民已撤离,大约13万人现居住在核电站方圆20至30公里范围内。

  枝野幸男当天说,政府正加强监测核电站周边环境的放射物质含量,必要时组织更多人撤离。

  “我们没有立即组织人员撤离的方案,但如果土壤中放射物质含量长期持续增加……将威胁人体健康,我们需要加大监测,如有必要,采取措施应对。”

  日本共同社报道,国际原子能机构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40公里的饭馆村发现,当地土壤放射物质水平已“超出国际原子能机构建议居民迁移的标准”。

  东电面临巨额赔偿

  美国银行-美林国际研究公司分析师上田佑介(音译)在一份报告中预测,如果福岛第一核电站引发的核泄漏危机持续两年,那么东电这家亚洲最大电力企业面临的赔偿金额将达11万亿日元(约合1330亿美元),几乎4倍于东电现有资产。

  上田为东电算了笔账:如果核泄漏危机在两个月内解决,东电面临的赔偿金为1万亿日元(合121亿美元);若危机半年内解决,则需3万亿日元(363亿日元)。

  尚不清楚解决这场核泄漏危机究竟需要多长时间。但路透社报道,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后,核电站内剩余放射物质数周后才稳定下来,而用混凝土封存整个机组耗时数月。

  东电预计面临巨额损失和赔偿压力,不清楚是否有能力支付。日本媒体3月29日报道,多名日本政府内阁成员暗示,东电可能面临短期国有化的前景。

  按路透社的说法,东电先前承认,从日本各大银行筹集来的2万亿日元(约合242亿美元)紧急贷款将“不够花”。

  辐射扩散

  美国牛奶检出放射性物质

  美国环境保护署、食品和药物管理局3月30日联合发表声明说,检验人员在美国西海岸华盛顿州的牛奶样品中检测出极微量放射性物质。两家机构同时呼吁消费者不必担忧。

  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说,由于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核泄漏,放射性物质沿太平洋到达美国西海岸。在未来数日内,极微量放射性物质将持续存在于诸如牛奶等食品中,但相信这一状况会很快好转。

  检验牛奶样本来自华盛顿州斯波坎市,取样时间为3月25日。检验结果显示,样品中含有极微量放射性同位素碘-131。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解释说,“极微量”可量化至食品放射性物质含量安全标准的五千分之一。

  这一食品安全监督机构说,样本中极微量放射性物质的含量同时满足这一机构设定的成人食品安全标准、儿童食品安全标准和婴儿食品安全标准。

  “放射性物质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无处不在,样本中的这一含量低于我们每天经历的日常吸收量,”食品和药物管理局专家帕特里夏·汉森说,“坐飞机、看电视都会接触放射性物质,它甚至存在于我们身边的建筑材料中。”

  美国环境保护署表示将持续监测牛奶、饮用水源、雨水中的放射性物质含量。

  距美国西海岸480公里的斯波坎市表示将单独发表声明,告知民众不必恐慌。

  新加坡检出日卷心菜超标

  国际原子能机构3月30日说,新加坡在从日本进口的卷心菜中检测出超标放射性物质,部分样本中的放射性物质含量达到国际食品贸易建议值的9倍。

  “新加坡当局报告说,他们在从日本进口的食品中检测出过量放射性物质,这些食品主要是卷心菜……一些样本中的放射性物质高于食品准则委员会的建议值,”国际原子能机构官员德尼斯·弗洛里说。

  隶属于联合国的食品准则委员会曾就国际食品贸易制订放射性物质含量建议值,这一标准仅供参考,不具有强制力。其中,食品中核素碘-131的放射性活度上限为每千克100贝克勒尔。

  “但在新加坡的报告中,一份卷心菜样本中的碘-131放射性活度达到900贝克勒尔,”协助国际原子能机构应对日本核危机的联合国食品安全官员戴维·拜伦说,“其他样本中的放射性物质也高于建议值。”

  新加坡先前已宣布停止从日本发生核泄漏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周边4县进口食品。新加坡没有说明检验样本进口自日本哪个地区。

  中国核电

  中国三代核电站

  应急注水不靠电

  “我国第三代核电站是采用非能动控制注水系统,比第二代的能动注水控制系统有着显著优点。”昨天,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王乃彦院士在中国科技馆“科学讲坛”上为市民作了“核能发展与核安全”报告。

  正制定国家原子能法

  王乃彦院士介绍说,非能动控制注水系统不依靠电力驱动,而是利用重力差的原理,自动阀门打开注水。据悉,此次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中,海啸灌水造成了冷却系统的电力驱动失效。王乃彦院士同时指出,由于第三代核电站在预防和缓解严重事故上的设计,在地震防范要求比较高的地区具有明显优点,但在抗震要求并不是特别高的地区,仍可采用二代改进型的核电站,“二代改进型是成熟的技术,正是由于是成熟的,也才是可靠的。目前对于二代和三代的问题上还存在一些争议。”

  对于日本此次核电站事故的教训,王院士认为,核应急系统应该属于国家直接领导,不应该是企业行为。同时,反对各集团之间的无序竞争。据王院士透露,“国家原子能法”目前正在组织制定中。

  核研究机构无反应堆

  在报告会的现场,有听众向王院士提问说,“房山长阳要建设的核研究机构,是否会对周边居民产生不良影响?”王院士介绍说,这个项目是属于核技术应用研究,没有任何核反应堆,设备主要是医用加速器、放射源等,就像医院里的医用辐照仪器一样,非常安全。

  有听众询问,“目前相关部门测出我国受日本影响的辐射相当于天然本底辐射的十万分之一,是如何测量出来的?”王院士释疑说,他专门向我国权威部门进行了咨询,了解到我国测量仪器的精度可以达到天然本底的百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的量值测量完全能够测得出。天然本底辐射包括宇宙射线和自然界中天然放射性核素发出的射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