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曝乳品行业内幕:问题原料被稀释重回市场

2010-7-22 14:55 来源: 网易
收藏到BLOG

  沸沸扬扬的青海再现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引发了全国乳制品行业一阵重新检查之风。作为向青海省民和县东垣乳制品厂提供问题乳粉原料的犯罪嫌疑人而被公安机关抓获的周忠林正是周忠华弟弟。

  7月19日晚,周忠华告诉记者,周忠林是经手销售往青海的三聚氰胺奶粉的中间人,他对该批奶粉含三聚氰胺并“不知情”,货是周忠林从一位孙姓行业人士处购得,而孙的货则来自河北,由一位戴姓奶粉生产方提供。“姓戴的应该是三鹿那边的,河北的奶粉生产原来都挂三鹿的。我今天听说,姓孙和姓戴的两人都被抓了,厂子也找到了。”

  而周忠林曾经的乳业漂泊经历折射出了中国乳业小企业的乱象与困境。

  乳业“漂泊者”

  1977年,周忠华从西北农大毕业后回到老家陕西泾阳县乡里的中学教书。次年底,咸阳市招干,他挤上“最后一班车”,凭借畜牧兽医专业的大学文凭来到了泾阳畜牧站,并使泾阳成为远近闻名的奶山羊县。此后,周忠华又在任兴隆乡副乡长期间大张旗鼓地搞起了奶牛养殖。

  此后的经历让周忠华成了泾阳县志中经济人物之一,县志中记载:“1993年,考虑到县域及邻近地区鲜奶加工能力不足导致群众‘奶贱杀牛’的实际,(周忠华)毅然辞去公职,开始租赁经营已经停办的咸阳市底张镇乳品厂,不到一年时间,企业起死回生。1999年,企业发展成为拥有1600万元资产,百余名员工,年产值1100万元的陕西省咸阳康华乳品有限责任公司。”

  故事的实际过程并不如县志中的描述这般顺风顺水。周忠华1993年离开畜牧站之后,接手了两家分别停产了3年和10年的乳品厂――后来改名为咸阳乳品厂的底张镇乳品厂和另一家名为“方里”的奶粉厂,在1994年又去山西接手了一个乳品厂。1994年,初中毕业后在外面做了几年炊事员的周忠林过来给周忠华帮忙。“饭做得不错”但字写得像“蚂蚁爬过去一样”的周忠林,就此管起咸阳乳品厂的奶粉销售。

  根据中国轻工业信息中心此前的数据,1999年乳制品行业内绝大多数亏损,有1200多家乳制品企业日加工能力在20吨之下。这些小企业不少均生产奶粉――生产奶粉的主要设备为浓缩设备和喷雾干燥设备,属于传统技术,易掌握。

  周忠华说,自己在咸阳乳品厂的经营理念经常被视为异端――“大家都反对,包括同行都反对。”反对者中就包括自己的弟弟周忠林――后者既反对比他大三岁的哥哥“搞奶粉也需要搞养殖、草地等一系列配套”的思路,也反对哥哥1997年上脱脂奶粉生产线的决策。

  原因很简单,周忠华自认为正确的理念并不能转化成看得见的利益。2001年年底,周忠林离开咸阳乳品厂,但与人合股搞的全脂奶粉厂半途停滞,他买下合伙人的股份销售了几年奶粉。

  在周忠华的描述中,周忠林接手的奶粉厂在渠道中拖欠的货款太多,“没赚几个钱”又在2007年卖出了厂子。而在此期间,周忠华的咸阳康华乳品有限责任公司(由咸阳乳品厂改名)也在阜阳“大头娃娃奶粉”风波中严重受损。

  周氏两兄弟都来成了乳业又一个赚不到钱也离不开的“漂泊者”。卖厂之后,周忠林在甘肃临洮县又跟人合伙办了一个厂,“刚办起来,时间不长就赶上三鹿这个事。”

  三聚氰胺风波后,地方政府希望周忠林的乳品厂持续生产以支持奶农,“政府要求他必须开厂,给政府解围,当时政府借了他150万让他继续生产,但很快就赔完了”。周忠林随后退出临洮的这个乳品厂。

  奶粉调拨与中间人

  一位乳业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周忠林的经历在行业内非常典型――“大公司抢奶的时候,小奶粉厂得不到奶源就关门了。而等到大公司撤出这片地方的时候,奶农卖不出奶,小奶粉厂又开张了。”

  上述人士认为,近十年来高速增长又伴随着数年一次危机事件的奶粉市场,使得中国数以千计的中小奶粉厂开开停停,这导致了市场长期存在库存奶粉以及相应的奶粉调拨――奶粉厂买入奶粉“生产”奶粉,使得奶粉“掮客”应运而生。

  这些中间人许多都是曾在乳业中摸爬打滚过的“漂泊者”,他们不但可以买低卖高,向中小奶粉厂倒卖奶粉,甚至有机会把生意做到大奶粉厂。“许多(业内)人相信,原料奶粉即使有问题,稀释(奶粉厂加入其他来源的奶粉或食品经营者掺入其他原料)之后问题也不大。问题奶粉很难真正退出市场。”

  青海三聚氰胺奶粉风波之前,周忠林在北京找到一个合伙人,准备借康华的场地与部分设备搞碳化硅的太阳能项目,项目投产准备期间接到过去有往来的东垣乳制品厂来电,说需要一批奶粉。

  周忠华辩解说,周忠林把这单子交给了河北一个姓孙的人,还叮嘱后者“把质量弄好绝对不能出问题”。姓孙的中间人说:“‘没问题,这你放心,质量绝对没问题。’”

  6月25日,甘肃省质监局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接受委托人刘西平送检的三份奶粉样品,要求检测三聚氰胺指标。检测结果,三份样品中三聚氰胺均严重超标。青海再现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由此揭盖。

  此后,周忠华发现,卷入这一轩然大波的弟弟,居然不清楚奶粉的实际来源,立即让后者停下手头的太阳能项目飞往河北,百般周折找到孙姓中间人。“最后给他做了半天工作,才把上线说出来了。”7月8日,周忠林带着接收奶粉款项的银行卡出门向质监局与公安局反映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同时,周忠林还背负着有200多万元个人借款与奶农欠款的厂房里进行着的尚未完工的新项目。

  “现在好多人见了我就说,忠华你那个时候如果搞房地产就好了,你当时搞房地产要比现在搞房地产发达的人条件可要好多了嘛。”周忠华自嘲自己的乳业经历说,“你门进错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