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生素滥用调查:被视为万能药 占医疗费5成

2010-11-08 08:02 来源: 京华时报
收藏到BLOG
 
药品耐药监测实验室研究人员在读监测结果

  因会导致所有细菌都产生耐药性,10月底,含有NDM-1基因的泛耐药菌在我国一现身,就即刻引起了卫生部门的重点关注,这意味着,我国“超级细菌”的家族又有了新成员。

  “耐药菌在我国的发展是势不可挡的,如果用药习惯不改变的话,那么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陷入无药可医的困局”,对于目前临床抗生素的不合理使用现状,有关专家表示担忧。

  记者经过调查发现,患者盲目依赖抗生素、药品购销市场的巨大漏洞、医院的利益驱动及相关监管措施的乏力,是导致耐药情况加剧的“四宗罪”。

  患者因素

  抗生素被视为万能药

  作为新医改的重点内容之一,本市已正式成立药事管理专家委员会,旨在监测全市医疗机构的用药情况,其中包括对因过多使用抗生素而产生耐药致病菌的监测。

  这一消息的发布,让成帅(化名)既心酸又欣慰。

  今年3月,22岁的成帅因感染肺炎,被紧急送往北京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呼吸科主任医师阙呈立很快发现,虽然上了呼吸机并经药物治疗后,成帅的病情很快得到控制,但没隔几天又出现了感染。原来,10年前的一场车祸导致成帅吞咽障碍,此后反复因肺部感染往返于多家医院,并接受抗菌治疗,虽然大量的抗生素杀死了无数试图侵蚀他的病菌,但也“锤炼”出了抵抗力极强的耐药细菌。

  不得已,阙呈立只得不断改变抗生素药物的品种。

  在经过几次病情发作后,成帅的痰液标本中被检查出了耐药的鲍曼不动杆菌――一种重症监护室内最常见、也最令医生头疼的多重耐药菌――对三种以上的抗生素耐药。

  “这是我们最担心的事,因为国内还没有对它非常有效的药物”,阙呈立表示,多重耐药菌一旦产生,即使短时间内将感染控制了,也很难彻底清除,它会像定时炸弹一样,存在于感染者体内,一旦免疫力低下时,就会再度发作,还会传染给其他患者,“都是长期使用抗生素惹的祸”。

  上周,年逾七旬的余大妈挂了阙呈立的号,此前,她因咳嗽已在家服用了3天的头孢三代抗生素,却未见好转。因化验检查及肺部片子显示其并未感染肺炎,阙呈立当即让其停止服用该抗生素,改用止咳药。“头孢类抗生素是一种杀细菌剂,对非细菌感染如病毒是无效的,对于常见的肺炎患者,我们通常的是二代头孢,但她直接用了个毫不对症的强力药”。

  实际上,抗生素并非百姓所认为的包治百病,以生活中抗生素乱用最多的感冒发烧为例,专家表示,90%的感冒都是病毒性感冒,只需注意休息、多喝水、服用适量的维C片就可以痊愈。

  10月底,由中国非处方药物协会、中国医药质量管理协会等联合发布的《2010年中国家庭药箱调查》显示,79.4%的居民有自备抗菌药物的习惯,75.4%的居民在本人或家人有炎症或感冒发烧时,会自行服用抗菌药物。

  市场因素

  药品购销管理存漏洞

  上周五,记者来到南城一社区卫生服务站内“就诊”。听记者说有低烧、腹泻且伴有咳嗽症状后,问诊医生仅用手电查看了一下嗓子,便开出了三日量的头孢拉定、泰诺及双黄连,前两者均为抗菌类药物。但实际上,记者并无包括嗓部红肿在内的任何细菌性感染症状。

  同时,在位于方庄环岛附近的多家药房内,抗生素药品买起来也毫不费力。在西药治感冒专区,记者看到,货架上摆放着抗菌消炎片、退热止疼片等各类不同厂商的抗菌类药物,仅用于退热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就有四五种之多,虽然其大多标有“请阅读使用说明书或在医生指导下使用”,但售药人员仍积极推销道,“如果发热的话,不仅要用退烧的,还要用消炎的,吃几天就好了,没必要去医院”。

  专家表示,虽然抗生素类药物属于处方药,只有持医生处方方可获得,但因目前购销环节存在监管漏洞、基层医生对耐药性缺少认识等原因,所以这些药品在本市的药房、社区医院内也很容易买到,这使得市民“消炎药好得快”的错误认识很难得到改变。

  医院因素

  “大炮轰蚊子”疗法盛行

  随着慢性病患者增多、人口老龄化趋势,抗生素类药物已成为医院各科室使用最广的药物,尤其是重症监护室、呼吸科、感染疾病科、急诊室等更甚。不完全统计显示,医院内用量前十名的药品中,排在前4至5位基本都是抗生素,如头孢拉定、左氧氟沙星等。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表示,与西方严格按照病情指正使用抗生素药品不同,我国医生开药多是经验优先,因此在抗生素药物的使用剂量、使用时间、使用类别上都存在不合理的情况。

  鉴于痰液等标本培养需三四天时间,门诊病人往往等不及,因此,如果病人有黄痰、白细胞高等情况,医生就会根据自己的经验选用抗生素药物;对住院患者而言,即使培养结果出来,为了保证治疗效果,医生也会使用效果更强的抗生素,“甚至为了保证治疗效果,有的医生上来就用可抵抗多种细菌的抗生素,但实际完全没有必要,这就相当于"大炮轰蚊子"”。

  此外,为防止术后感染,包括骨科、血液科等的外科手术是需要预防用药的,根据情况会用一次或者一天就够了,但医生往往因担心术后感染,会加大剂量和疗程“保驾”。

  该专家还表示,医生要想做到对症下药的话,不仅要熟悉患者病情和每种病菌的特点,更要对各种抗菌药的功效和使用方法了然于心。

  抗菌药占至医疗费五成

  目前,我国的抗生素类药品已达到几百种之多,其中常用的在130种至140种之间,因此为了提高自家药品的销售额,药商们也在通过各种方式竞争。

  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肖永红表示,除了因“经验先行”导致用药不当外,医生靠卖药营利也是抗生素不合理使用的原因之一,“三级医院中,抗生素占全部药品收入的30%左右,而二级医院可能会达到40%,就住院患者而言,其花在抗菌药物上的费用更是占总费用的一半以上”。

  医院内的门诊专家诊室外,往往张贴有“谢绝医药代表入内”的提示,但作为行业内的潜规则,医生们对多开抗生素意味着收入增加的事实都心照不宣。本市某医院知情人士透露,药企和医院、药店间确实有着“微妙”的关系,在保证药效的前提下,医院高层会选择“关系好”的品牌,同时,因为看重门诊和病房医生的处方权,药企往往也会给医生一定的好处,作为多开药的“鼓励”。

  “往往国产的药品会更注重此类营销,且越贵的药提成也越多”,该知情人士表示,以售出一支价格30元的消炎药为例,医院或科室就有5元提成,每次使用4支计算,院方就有20元的提成,“但医生工作压力太大,在目前医疗价格与价值扭曲的情况下,只光靠工资奖金吃饭实在有点难”。

  药品说明书更新太缓慢

  在北京大学临床药理研究所副所长吕媛看来,现在医学知识更新换代的速度很快,有可能科研结果已提示如按现有说明书用药,不能满足临床需要,但由于药物使用说明书的修改要经历一个复杂且漫长的过程,而医生又不能超说明书用药,这也可能会影响医生更为合理的使用抗菌药物。

  吕媛表示,随着临床抗生素使用的增多,细菌自身的防守能力也在不断增强,比如大肠杆菌性感染。原来许多抗菌药物都可以有效治疗,但现在由于大肠杆菌对许多药物都产生了耐药性,比如60%的大肠杆菌可以通过产生一种酶破坏我们临床上常用的一类抗菌药物头孢菌素类,使得这类药物失效,而致使临床可供选择的药物减少,导致临床治疗困难。

  “已经出现了对某种药物耐药的细菌,如果医生不知道依然使用的话,那么不仅无效,还会加剧患者的病情和耐药情况”。吕媛说。

  管理因素

  行政监管力度待加强

  为了规范医生用药,我国于2004年正式颁布实施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指导原则》中,已经对中国细菌状况、抗菌药物情况、合理用药原则(口服、注射、静脉给药等不同情况)进行全面介绍,目的就是规范医生用药。

  但因该《指导原则》并非强制要求,所以相关部门无法对抗菌药物的使用进行有力监管。

  这就导致医生在使用抗生素时的自主性很大,或因经验原因不能对症下药,或囿于目前紧张的医患关系,担心不用抗菌药物致患者病情严重。

  抗生素使用越多,人体内的耐药性越强,这意味着,感染率和死亡率越高。北京市卫生局新闻发言人毛羽说,凡超时、超量、不对症使用或未严格规范使用抗菌药物,都属于抗菌药物滥用,而滥用抗菌药物首先会引起细菌的耐药性。据国家权威医疗部门统计,我国每年都有部分患者因抗菌药物使用不当,引起不良反应致病住院,也有部分患者因滥用抗菌药物导致死亡。

  本市药事管理专家委员会相关委员表示,本市已计划在各家公立医疗机构,每个月随机抽取100张处方,由处方点评组专家对其中的药品数量、总金额、抗生素等所占的比例进行审查,如果辅助治疗的抗生素用药位列前十名,即说明医疗机构存在不合理用药问题,将被干预和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