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闸限电间接导致柴油荒 放出更多二氧化碳

2011-1-13 09:4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543 收藏到BLOG

  “从某种程度上讲,是拉闸限电导致了柴油荒。”近日举行的中国十二五节能减排论坛上,国务院参事、国务院研究室公交司原司长陈全生提出了这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观点。他解释说,2008年年底,国家为缓解金融危机的影响投入了4万亿元资金,这些投入虽然拉动了经济发展和GDP增长,但也助长了许多高耗能产业的发展,导致十一五期间的节能减排目标很难实现,引起了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并派出六路督察组到各地,要求各地政府务必采取措施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


  结果,许多地方管理部门为了实现节能减排目标,纷纷拉闸限电,致使节能减排变成了停电减排,有的地方甚至供电5天停电10天。但是,很多企业已经签订了供货合同,拉闸限电意味着支付大笔的违约金。“为了赶工期,避免支付大量违约金,不少企业只好自己购买柴油发动机发电。但采用柴油发电不仅消耗了大量能源,也排放出更多的二氧化碳,还间接导致了柴油荒。”

  对于这一观点,中石油规划总院市场营销所高级工程师丁少恒表示认同。“今年出现柴油荒的主要原因,在于各地为实现‘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拉闸限电带来的新增柴油需求。如果明年这部分需求减弱,国内成品油市场资源供给将保持相对宽松状态,柴油荒问题将不再出现。”据此,陈全生认为,节能减排必须尊重经济规律、尊重市场机制,国家应该鼓励利用市场化机制来实现节能减排。

  “国家应该发展一批专业化的节能公司,并让节能公司成为市场的主体。同样的,国家应该出资支持节能公司研发节能技术,而不是出资让用能大户去节能。有了一大批为利润而奔跑的节能公司,节能减排的效果就会迅速提升。”陈全生认为,节能公司成为市场主体后,为了追求利润会主动更新技术设备,寻找用能大户推销节能产品。

  他介绍,目前美国有2000多家节能公司,有的甚至发展成为跨国节能公司。但我国的节能公司并没有多少发展,国内虽然成立了一些节水办和节电办,但主要是采用行政管理的办法节能。另外,国内也成立了一些节能公司,但他们注重的是能源合同管理的具体内容,关注国外的合同条款是怎么做的,而没有注重能源合同管理背后的市场机制。“发电厂希望多发电多赚钱,国家通过限制电厂发电,不让它赚钱来实现节能,能行得通吗?”

  他认为,通过市场机制实现节能有两个办法:一是提高能源价格,提醒消费者珍惜资源;二是政府用作节能减排的资金可以低息贷款给节能公司,帮助节能公司发展壮大。“节能公司一次性拿出三五千万元投入会有困难,国家给予低息贷款,节能公司发展壮大了,节能减排就实现了。”

  资料显示,用市场化机制实现节能减排的呼声由来已久。在上届哥本哈根会议期间,芝加哥气候交易所副总裁、天津排放权交易所董事长助理黄杰夫就告诉记者,行政的力量在中国虽然很强大,但更长久的驱动力来源于资本的作用。“中国在哥本哈根会议上承诺到2020年中国的碳强度相比2005年减少40%~45%。面对这样任重道远的目标,光靠行政指令是不够的,必须要形成长期的市场化交易机制,才能从根本上实现节能减排。”

  “节能减排的政府主导机制很容易导致松紧不一的状态。真正的长期性的节能减排应当依赖市场机制、立法机制和社会机制。”一位长期研究节能减排工作的人士这样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