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南山:滥用抗生素责任在医生 后果非常严重

2011-3-08 13:55 来源: 钱江晚报
收藏到BLOG
  75岁老人期待有生之年看到中国医改见成效

  “再过10年,我85岁的时候,应该能看到医改的巨大变化。”昨天,钟南山在广东团的驻地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钟南山和我们聊了很多:从最关心的甲流、医疗改革,到抗生素滥用、公共卫生法……75岁的他,用他浑厚的中低音,有条不紊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思路清晰、一针见血。

  只有被问及给自己打几分的时候,之前严肃的神情一下子消散了:“我给自己打80分!”

  关于甲流:今年3月可能达到高峰

  对于甲流,钟南山非常关注:“今年甲流的患病率没明显增加,基本在警戒线的范围之内,患病率也没有超过去年,不过在今年3月份,有可能要达到一个高峰。”

  “从目前监测的信息来看,全国由北到南,甲流患病占的比例是增加的。在南方监测的流感症状的病人中,近40%能查到流感病毒,这其中有93%是甲流。另外,在广东一带,越往南,重病人越多,死的也越多。”钟南山认为,对于这些现象,现在还不知道具体原因,值得深入研究。

  钟南山强调有些特殊人群要特别注意:“怀有孩子的妈妈,如果高烧三天不退,要非常注意。国内外资料都显示,这个人群感染后病情容易加重,而且一人两命。”

  钟南山说,从一般的规律来看,3月、4月、5月甲流的发病率比较高,尤其是3月。所以,使用季节性疫苗比较重要。

  记者质疑是否会存在谎报、瞒报甲流患者数量的情况?

  钟南山立刻做出了回应:“瞒报可能是有。但我觉得,大范围的大规模的瞒报不太可能。因为一般情况下,如果患病人数超过了15个,算是聚集性的感染,一旦变异了,就会很快发展。所以聚集性发作的话必须要上报,一上报就会高度警惕,所有的睛都盯着,看是不是有变异。”

  关于药价:目前零售零差价可能性很小

  药品降价已经提了很多年,但迟迟没有降下来,症结在那里?

  对此,钟南山直接点出:“症结就在于药品是公立医院赖以生存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最少是占30%,有些甚至达到50%。医药分家是很难的,因为医院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医院不可能低于进价来卖出药品,否则维持不了。到目前为止,公立医院特别是三甲医院,零售零差价的可能性很小。”

  “没有补偿机制的话,医药分家做不到。”钟南山提出自己的建议,首先要理顺药品的问题。药品成本价高,商业环节多,药品的质量层次不齐,都会造成价格高,所以加强对药物的管理,加强对国内药厂的改造、监督和管理,这些都是降低药价的很重要的部分。“从根本上来说,国家要对公立医院进行补助。”

  关于公立医院改革:十年会初见成效

  “今年是医改攻坚的一年,我并不认为今年决定医改的成败。”钟南山认为,改革是一个过程,不能指望攻坚一下,就能解决问题。

  “除非公立医院真的变成完全公立,由政府买单。但现在是不可能实现的。”他说,不相信一年之内,改革能出多大的成效。

  “昨天,我对吴邦国委员长这样说,我考虑十年初见成效。我估计自己还能活十年吧。”钟南山的话引来了记者的笑声。

  钟南山也笑了:“我今年75岁,10年后85岁,应该可以活到。”

  “这两年,医改有不少的大动作,而且还在一步一步往前走,这个路走对了,都抓到了点子上。”对于公立医院的改革,他有信心。

  关于基层医改:县医院就是老大,没有竞争

  神木、高州,都是普通的县城,为什么公立医院改革,效益又好、百姓又喜欢?钟南山认为,成功之处就在于它的管理。

  “高州、神木就是管理做好了,水平一下子就提高一截。”

  钟南山说,有一份针对全国县级医院的调查,使他十分惊讶:“当问到‘管理层认为管理手段是不是落后’,只有17.5%的人认为自己是落后的;当问到‘你们水平是不是低’,只有12.5%的自认‘水平低’了。”

  “为什么?在各个边远地区,县医院就是老大,不用竞争!”钟南山说,县医院没有竞争机制。

  “今年进行县医院改革试点,加强投资、加强技术人员的培训、建立全科医生制,这些我都赞成。但是在加强县医院管理人员的水平上,我觉得这个提得还不够。”钟南山建议,由政府来组织培训,提高基层县医院领导的管理水平。

  关于滥用抗生素:滥用后果“非常严重”

  对于抗生素的滥用,钟南山用了“非常严重”这个词。

  他说,最近有一个详细调查,在中国,普通的感冒发烧,使用抗生素的情况达到80%到90%,而事实上,这是不需要用的。

  他分析了三种滥用抗生素的情况:“一是医生的理念、医生的医疗学术水平;第二,医生为了保护自己而滥用抗生素。也就是说‘我都用了,到时候不行,我能做的都做了’;第三,我不回避这个原因,用药多了收入多。”

  “滥用后果非常严重,产生超耐药细菌,传播的话问题将相当严重。比如,现在新德里的超强细菌,在福建等地也发现了。”对于这个问题,他痛心疾首,“以后将无药可用。”

  关于超级细菌:目前超级细菌,问题还不是很大

  “目前,超级细菌的问题还不是很大。”钟南山解释说,现在超级细菌是传播,而不是传染,“比较少见的是,我得了这个病去传染给别人。往往是通过医生的手、器械,在抢救病人的时候,传给了别人。”

  他说,超级细菌的确在我国几个省有发现,先是福建,之后又在其他几个省份发现超级细菌。“现在,我们在华南地区有37家医院在进行监控。”钟南山说,监控的结果是到现在为止,发现超级细菌的案例也就“好像一两个”。

  对于对抗超级细菌的威胁,卫生部的行动速度让钟南山十分赞赏:“及时地出台了关于合理使用抗生素的操作手册,多渠道地培训医护人员,这些行动我非常赞同。”他表示,对抗超级细菌,最终还有赖于中国出台相关法律,以遏制抗生素的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