汀江因紫金矿业污染无法养鱼 渔民忧心生计

2010-7-22 07:58 来源: 中国广播网
收藏到BLOG

汀江污染无法养鱼 渔民担心未来生计

  中广网7月22日消息(记者陈俊杰)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发生后,汀江受到了严重污染,汀江沿岸以养鱼为生的渔民损失惨重,几乎所有养殖鱼全都死亡。尽管最近一段时间,渔民们陆续领到了补偿款,但由于江水受到污染,无法养鱼,渔民开始担心未来的生计。

  上杭县下都乡璜溪村是汀江边上的一个小村庄,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让璜溪村成为上杭地区最大的渔业养殖基地,这里一百户村民有七十多户都从事渔业养殖。

  38岁的丘永禄2008年从厦门回到老家璜溪村养鱼,三年勤扒苦做,让他终于成为当地的养殖大户。

  【录音】记者:你有几个网箱啊?

  丘: 这还有12乘20的,总共面积差不多1000平方,12万斤左右,保底12万啦。

  丘永禄说,他今年养了12万斤鱼,保守估计至少能赚20多万元,早在年初的时候,他就计划好了怎么去花这些钱。

  【录音】

  丘:如果我这个鱼卖出去养好了,卖出去,不但持平,我能在上杭买房子。

  说实话,家里面住的是老房子,我不建房子,我一直想移民,我有两个小孩都上幼儿园。

  记者:现在在上杭还能买房子吗?

  丘:现在不知道了,要看怎么样了。

  渔民邱文虎也对生活有着美好的憧憬,他今年养殖了数百平方米的网箱。

  【录音】今年这一年,我起码20万,能赚20万。

  但是,丘永禄的买房计划在6月18号被打破了。

  【录音】18号开始浮头,整个网箱的鱼全都浮起来了,很恐怖,拼命撞(渔网),不吃料,我们吓坏了。

  19号开始有鱼死了,20号大批量,21号是真正大批量,23号一条鱼看不见,我们拉网鱼全部沉在底下。

  鱼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心急如焚的渔民请来了畜牧水产养殖专家,可专家们当时也查不出原因。

  【录音】来了很多专家,饲料厂的专家,药厂的专家,都查不出什么病,说不是水有毒,说是6月15号的洪水,鱼受伤以后体质下降。

  按照专家的建议,渔民们一度买来很多鱼药投入水中。

  【录音】搞了很多鱼药,漂白粉,二氧化氯、二络海因买了很多,都没有用掉。

  鱼药没能阻止死亡在鱼群中的蔓延。直到若干天后媒体曝光,渔民们才知道这些鱼死亡的实情——水中铜含量超标。

  受到紫金矿业泄漏事件影响,上杭县下都乡、中都乡、峰市乡和永定县的洪山乡,沿江村庄都受到影响,鱼类大量死亡。

  事情发生后,受影响最重的上杭县和永定县政府部门组织渔民打捞死鱼,并对他们进行了赔偿,但是上杭县的赔偿方案并没有得到当地渔民的认同。

  【录音】我们这边是这样,不管是你死鱼还是活鱼、烂鱼也好、剩下骨头,只要你是鱼,水抽干,称多少就是多少,不管你是高档鱼还是低档鱼,都是6块。

  我养了中华倒刺鲃2万斤,批发价12块,最好鱼是鲑鱼,批发价35块。

  渔民们认为应该按照不同鱼的市场价来计算赔偿金额。

  最让璜溪村渔民不能接受的是,6月24号之前渔民们已经自行打捞了大量死鱼,但这些鱼只有20%被计算在赔偿范围内。

  【录音】6月24号到6月27号之间捞的20%是你以前捞的。像我68袋,给我算了4080斤,乘以20%,就是816斤嘛,这就是24号之前你自己捞的。

  上杭县这种“大锅饭”式的赔偿计算方法遭到了渔民们的反对,在他们看来,永定县按照平方米和鱼种计算赔偿的方案更科学。

  【录音】渔民:他是每平方最低120斤,最高150斤。

  记者:一斤也是6块钱吗?

  渔民:我听说鳙鱼每斤8块,草鱼是6块。

  记者在一份盖有“永定县爱容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公章的“网箱养殖鱼类重量评估办法”文件上看到,永定县对鱼的品种、重量、体积做了详细的规定,根据每平方米可能养殖的重量,乘以不同品质相对应的价格,计算出具体的赔偿数额。

  尽管提出了很多的反对意见 ,但是赔偿方案并没有改变。丘永禄说,他获得了30多万元的赔偿款,但这些钱仅够偿还贷款和欠债。

  【录音】30多万有贷款25万,饲料款,私人借的要还啊,我现在还不够还的,外债就欠了57万多。房子和车子本来离我们很近了,现在很遥远了。

  没了养鱼的营生,也没了钱,未来怎么办?渔民们都不太清楚。丘永禄和邱文虎说,他们还想养鱼,但是汀江的水让他们很担心。

  【录音】现在还没有结论,我们也不敢养,等县委下结论,能不能养,能养我们就可以养。

  如果不能继续养鱼,渔民们希望政府能够安置他们转产。

  【录音】渔民:转产的话首要是要移民。

  记者:移到哪里?

  渔民:移民到城郊也可以。

  记者:移到那里做什么,你们有地吗?

  渔民:务工都有机会,说实话,我移到上杭县城周边,我种点菜也能卖出去啊。

  6月中下旬,上杭县政府在洪水过后出台了鼓励养殖渔民进城务工的通知,但是这在丘永禄等人看来,并不现实。

  【录音】劳动局组织各个工厂招工,像我们块40岁了,根本不要了。你是企业老板你也不会要我们这么老的,负担这么重,家里有小孩和老人。

  生活到底怎样继续?丘永禄说,实在不行那就回到“革命”前,继续去开出租车。

  【录音】丘永禄:我会开车,不行就回到革命前,回厦门开出租车。

  邱文虎:你是有出租车,我是什么都没有,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邱文虎的“怎么办”是璜溪村和周边村庄所有受灾养殖渔民的共同疑问。

  为什么遭遇同样灾害的渔民补偿标准不一样?上杭县政府如何盘算这些渔民的未来?污染事件后,除了当地的养鱼业受到影响外,又有哪些与之相关的产业遭到重创?中国之声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