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大环境污染事故频发的背后

2010-7-22 12:26 来源: 半月谈
900 收藏到BLOG

  近来,环境污染事故一件接着一件。每一起污染事故的发生,都如同洁净的天空被蒙上了阴霾。

  新闻背景:环境污染事故一再发生

  近来,环境污染事故一件接着一件。先是汀江被曝污染,接着又传出大连附近海域被污染的消息……每一起污染事故的发生,都如同洁净的天空被蒙上了阴霾。

  大连输油管爆炸 污染海面望不到边

  7月16日18时许,大连新港附近中石油的一条输油管道发生爆炸起火,火势燃烧了15个小时才被扑灭。事故原因初步查明,系一艘30万吨级的利比里亚籍油轮在卸油附加添加剂时引起了陆地输油管线发生爆炸引发大火和原油泄漏。

  记者乘船在污染海域看到,输油管线爆炸不仅造成了附近地区空气污染,而且有一定数量的原油流入大海,被海风吹起的海浪都呈现明显的黑褐色,被污染海域一眼望不到边。截至17日17时,已在溢油水域布设围油栏约7000米。清污船舶正清除海上油污。从冀鲁津等地紧急调集的围油栏和清污物资也陆续运抵污染现场并投入使用。

  紫金矿业9100立方米废水外渗引发汀江流域污染

  7月3日16时许,紫金山铜矿湿法厂岗位人员发现污水池的污水水位异常下降,且有废水自废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据初步判断,是由于废水池防渗膜垫层异常扰动,导致防渗膜局部破损,废水渗透到废水池下方的排洪涵洞,流入汀江。初步统计,本次废水渗漏量为9100立方米。

  浙江淳安县一矿区泄漏污染水体 威胁千岛湖水质

  7月14日起,淳安县梓桐镇受强降雨影响,全镇共有两幢房屋倒塌,一处发电用水渠受损,杭州千岛湖矿产品有限公司尾矿库矿受损最为严重。7月15日下午,记者了解到,淳安县梓桐镇三联村的一个铅锌矿场的污水处理池发生塌方性泄漏,导致部分污水流入千岛湖支流,威胁到千岛湖水质安全。

  面对近半个月来数起大型的环境污染事故发生,科学发展观如何落实又重回公众议题。

  反思一:对某些企业而言,科学发展观似乎只是个口号

  紫金矿业发现事故污水池环保隐患已近一年: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承认,自2009年9月,公司已发现事故污水池的排洪洞有超标污水排出,并进行了整改和封堵,但从如今的事故情况来看,当时采取的措施并没有完全到位。”

  反思二:对某些地方政府而言,充当企业保护伞、对污染视而不见

  当地居民称污染问题与地方政府保护有直接关系。记者了解到,紫金矿业公司管理团队有浓厚的官员背景,多位管理人员曾供职政府部门。其董事会、监事会成员相当部分有政府部门工作背景。展开在紫金矿业任职的官员名单,从县级到副厅级干部的名字均赫然在列,这里俨然已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高官退休俱乐部。

  露天开采不仅毁坏草原植被,也严重破坏了地下水资源。而当地干部说:“总不能让我们守着金山饿死吧?”乌珠穆沁草原是内蒙古最好的草原之一。如今,各种各样的重型运煤车辆穿梭往来,留下一道道车辙,仿佛是草原上的道道伤痕。

  反思三:对地方环保部门而言,无法行使权力和监督

  环保部表示,部分地方环保部门现场检查不够充分,对上市公司的环保后督查不够深入,极个别省级环保部门甚至违反分级核查管理规定,越权为企业出具上市环保核查意见,严重干扰了上市环保核查工作秩序。

  建言献策:如何让环境不再哭泣

  一、加强企业监管 清理国企特权

  要求企业科学发展,政府监管以及公众权益诉求皆不能缺位。他说,“对于‘国字头’的企业,政府更应该加大监控。例如大连油管爆炸事件,除却追究直接责任者外籍油轮,新港保税油库所属的中石油也应该担负责任。

  二、改变地方政府成绩考核的GDP导向

  企业履行科学发展观的根本在于现有制度的变革。“第一,切断企业和政府过于紧密的关系。第二,政府放弃GDP主义,以维护社会正义、消减贫富差距为第一要务。”。

  三、改变环保部门作为地方政府的“家丁”地位

  如果能有更为有效的权力横向监督,那么环保部门被“家丁化”的程度就能大大减少。比如,当环保执法人员无端被撤可以向司法求助,由司法对政府的任免行为可以进行合法性审查;人大可以对政府提交的任免名单进行审查,不批准违法免职的决定,或者对党政的行为启动特定问题调查程序。

  四、建立建环境友好型社会

  伴随着污染事故频发的,是整体生态环境质量的下降。这一命题,必须摆到战略的层面上加以思考。要告别河流的哭泣、大气与土地的污染,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环境友好型社会。建立环境友好型社会远不止是在技术层面做文章(尽管这也很重要),不止是努力消弭企业的环境安全隐患,不止是建立一套有效的应对机制。

  这就回到了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时代难题、回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时代命题上来。如果不能够改变高消耗、高污染、低效率的经济增长方式,如果不去反对盲目消费、过度消费和奢侈消费,如果不能够摒弃浪费资源、破坏环境的传统技术,如果不能动员社会各方面的力量依法参与和监督环境保护,形成民主科学的环境保护决策体系,那么今天我们听到的又何止汀江的哭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