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纷现强制限电冲刺减排目标 经济增速或放缓

2010-9-07 09:07 来源: 浙江在线
732 收藏到BLOG
  减排百日冲刺_各地纷现强制性限电

  一场强制性限电潮正在各地涌动。

  随着“十一五”末期的临近,尚未完成节能减排任务的地方心急如焚,纷纷采取强制性限产、限电措施。

  日前,江苏省常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发布公告称,为完成该市“十一五”节能目标,自2010年8月27日起,对市区工业企业实施“开九停五”(企业连续生产九天后连休五天)的节能应急用电调控措施。该方案将持续到10月11日。

  自7月底开始,浙江、江苏、河北、山西等省,此起彼伏地掀起了节能减排大冲刺,对“两高”行业开始大范围限电甚至断电。在“丝网之乡”河北省安平县,不仅对工业限电,居民、医院甚至红绿灯也遭停电。

  昨日,国家发改委称,安平县错误采取限停居民用电的做法,既不符合国家有关政策要求,也与节能减排的宗旨不符,已要求河北省核实情况,妥善处理。

  不过,发改委并未否定各地强制性限产、限电的做法。

  各地的非常措施已经对市场产生了不小的影响。钢铁、水泥等耗电大户被限产后,价格开始大涨,这也带动钢铁股、水泥股的走高。而下半年的GDP增速,必然也会受此影响。

  中央督察组各地“全面摸底”

  如此兴师动众,是因为今年的节能减排任务相当艰巨。

  “十一五”规划提出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能耗降低20%左右的目标。前四年全国单位GDP能耗累计下降15.61%。不过,由于一些地方高耗能、高排放行业增长过快,今年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同比不降反升0.09%,全国有7个地方单位GDP能耗也出现上升。这就使得今年下半年,必须完成降耗4.48%的目标。

  业内专家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根据国务院要求,今年三季度全面开展“十一五”节能目标完成预考核,并且对完成节能减排目标有困难的地区,及时启动预警调控方案。

  按照相关规定,到“十一五”末,要对节能减排目标完成情况算总账,实行严格的问责制,对未完成任务的地区、企业集团和行政不作为的部门,都要追究主要领导责任,根据情节给予相应处分。

  这些工作的前提则是相关部门对于各地节能减排的“全面摸底”。

  继今年6月底由发改委牵头、六部委共同开展的全国节能减排电力大检查后,全国人大按照年初制定的检查计划,对于节能减排的具体执法检查工作也进入启动阶段。

  前不久,国务院再次部署由发改委、环保部等13个部委组成的督察组,对全国18个重点地区进行节能减排专项督察。

  浙江在线5日报道称,由监察部副部长郝明金带领的国务院节能减排督察组,近期在浙江省进行了实地检查指导。9月1日至5日,督察组深入宁波、湖州两地,检查了7个县、市、区的24家企业、单位节能减排工作落实情况。

  限电降耗努力达标

  在此背景下,地方政府将工作重心从上半年的保增长,转而采取空前严厉的手段限制产能、节能降耗。

  多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地方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限产的方式控制电力和主要污染物排放的做法,已经被很多地方采用。而这也是下一步相关部门对完成减排压力较大地区,采取紧急措施的主要手段。

  常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节能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开九停五”方案并不是临时出台的,而是在节能减排指标没有达到预期后,就开始考虑如何采取多方面措施来完成指标。

  根据江苏省下达的考核目标,“十一五”期间常州市单位GDP能耗要下降20%。2006~2009年,全市单位GDP能耗四年累计下降17.2%。但今年上半年该市单位GDP能耗不降反升,比2009年末上升2.4%。常州市节能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说:“要完成省下达我市2010年单位GDP能耗下降4.2%的指标,我们的差距很大,压力很大。”

  浙江省省长吕祖善则强调,要以铁的决心、铁的手腕、铁的纪律,全力以赴打好节能减排攻坚战。他表示将采用经济、法律和必要的行政手段,对高能耗、高污染企业实施限电措施。

  在各地,钢铁、水泥、炼铝等“两高”行业成为限电的主要对象。

  9 月以来江苏、浙江、河北等省先后出台严格的限电限产措施,对不符合能耗标准的钢铁生产企业实施强制性拉闸限电或提高供电价格。

  从上周末开始,河北省就对武安地区的普阳、新晋等钢铁企业进行大面积停电整治,多家钢厂的高炉、轧钢生产线被关停,关停时限暂定为20天至1个月。

  浙江、江苏、海南三省则先后对水泥行业实施拉闸限电。

  “从今年7月开始,浙江地区的各条水泥生产线及粉磨站,都在不同程度上被限电或者停电。当然,各企业并非被‘一刀切’地限电,而是轮流展开的,比如丽水从7月20日起停电,那么其他地区就在别的时间段被限制电量,这样不至于对浙江地区的整体水泥供应造成很大影响。”中国水泥网分析师刘超华介绍。

  江苏鹤林水泥有限公司总经理吕永忠对本报记者表示,公司从8月12日开始被限电,现在仍在执行限电政策,方式是按照平时电量的50%来获得电力供应。

  经济增速或进一步放缓

  产能下降最直接的结果便是产品供给减少,价格上扬。

  刘超华说,因为苏浙两省限电措施的出台,导致了上海、江西及安徽等地的水泥价格也被直接拉升。据数字水泥网统计,杭州、南京、海口的水泥市场价格在近一个月内的涨幅分别达到28.81%、16.98%、20%。

  钢材的现货市场也一反前两周的温和态势,各地价格都在大涨。

  这对资本市场来说是个利好消息,但对于不少企业来说,限电还是直接影响了它们的生产计划。

  常州市开源电器有限公司是专门为外贸配套加工园林工具注塑件、割草机集草袋的公司,现在已经进入了外贸订单交货期,突如其来的“开九停五”让他们有点措手不及。

  “(政府)给我们两个选择,一是不休的话,以7月份的用电量为基准,用电量只能是7月用电量的70%,如果休的话,9天里用电量不受限制。”常州市开源电器有限公司一位销售经理告诉记者,因为外贸企业秋冬两季最忙,夏季的用电量基本不具备可参照性,因此最终他们选择了“开九停五”的方案,为了赶订单,9天里公司要24小时生产。

  即便如此,上述经理称,完成订单还是有些危险。“现在是外贸交货期,不行的话只能是自己购买发电机组,柴油发电机的排放也挺厉害的,但对我们来说,违约的罚款比利润更高。”

  事实上,此前专业人士便担心,由于下半年节能减排任务繁重,势必会关停一系列“两高”企业,这将使经济增速进一步下降。

  但一位地方政府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目前经济增长并不是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问题在于目前我国经济增长仍然过快。“把经济增长控制在一定水平,对于调整能源结构、节能减排,甚至是经济结构调整都是有益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