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英国实验用猴:每年数千沦为牺牲品

2010-12-02 09:16 来源: 新浪
888 收藏到BLOG

世界各地的圈养猴子生育的小猴子,将会用船送往英国各地的实验室

世界各地的圈养猴子生育的小猴子,将会用船送往英国各地的实验室。

在柬埔寨,捕猎者捉到一只猴子后,把它放进袋子里。

在柬埔寨,捕猎者捉到一只猴子后,把它放进袋子里。

在柬埔寨,这些猴子在运输前被关进笼子。

在柬埔寨,这些猴子在运输前被关进笼子。  

装船运输前,可怜的猴子被关进笼子。

装船运输前,可怜的猴子被关进笼子。

  导读:英国《每日邮报》近日撰文称,从2008年至今,已有数千只猴子被运往英国,成为英国各个实验室的牺牲品。文章称英国每年使用的猴子数量超过5000只,现在已成为欧洲最大的猴子“消费国”,在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以下为文章全文:

  尽管英国1997年就禁用从野外捕获的猴子进行实验,但是这一法律准许用被捕获的猴子繁育的后代进行实验,现在英国所有实验室都在钻法律的这个漏洞。这些人工养殖的猴子几乎跟从野外捕捉的一样便宜,因为海外有大量专门用来饲养猴子的工厂化农场。根据英国内务部长琳恩・费瑟斯通最近回答的议会质询,2008年到2009年间,英国进口大约5000只猴子用于实验。自2009年至今,又有2000只被运往英国。

  英国人在钻法律的空子

  母猴看到不远处有一段多汁的甘蔗,它兴奋地跑过去,正想捡起来,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它被关在了笼子里。一只年轻的公猴拼命把手伸进笼子,想救出被困的伴侣,它绝望地胡乱抓着,弄乱了母猴身上柔软的毛。

  这时捕猎手从周围的丛林里跑出来,奔向它们,公猴呲牙恐吓对方,希望把人吓跑,但最终寡不敌众,被迫逃入森林。捕猎手抓住母猴的尾巴,把它放进口袋里,母猴痛苦地大声尖叫。今后这只母猴的命运将会非常凄惨,它的后半生注定要不断生育幼崽,为英国活体解剖实验室提供试验品。

  从2008年至今,已有数千只猴子被运往英国,成为英国各个实验室的牺牲品,其中大部分是从毛里求斯和越南进口的长尾猕猴,不过也包括来自中国的猕猴。中国、柬埔寨、越南、印尼和毛里求斯等国家每年为世界各地的实验室提供大约10万只猴子,其中包括英国。饲养猴子的工厂化农场在不断储备野猴,因此英国的进口禁令形同虚设。

  为动物谋求福利的人称,这种交易不仅残忍、有违道德,而且它在慢慢促使野猴走向灭绝。英国禁止活体解剖联盟(BUAV)的特殊项目主管莎拉・凯特说:“英国公众被误导,还以为我们国家在反对使用被捕野生灵长类动物进行试验的问题上,一贯坚持原则。联合政府只有彻底禁止进口灵长类,才能避免有人钻空子。”

  一家农场饲养上万只猴子

  毛里求斯形容自己是“热带梦想成真”,称这里是奢华度假的理想目的地。如果你想采取对生态环境更友好的旅游方式,这里有独一无二的栖息地,里面充满多种罕见和美丽的植物及动物。但事实是,这里拥有4个工业化农场,饲养着4万多只猴子,其中大部分用于英国和其他地方的实验室试验。事实上所有猴子都是从野外捕捉的,很多在这座小岛上的候宰栏度过它们被捕后的头几周。

  庞大的诺维普里姆(Noveprim)猴子农场是毛里求斯一家公司开办的,英国禁止活体解剖联盟拍到这家农场的一名捕猎者,竟把他捉到的猎物放进一个只比兔笼大一些的金属笼子里。无数次人们看到他掂着猴子尾巴荡来荡去。英国动物程序委员会表示,猴子被捕时,经常被弄断胳膊、腿或尾巴。野猴进入工业化农场后,他们会把十多只猴子放进一个还没花棚大的笼子里。

  诺维普里姆农场饲养了1万多只猴子,这里的笼子是用混凝土和铁丝网制成。如果猴子幸运的话,它们还有个塑料桶或者木质秋千可以玩耍。数百个笼子排成长长的一排,周围设有高高的围栏,并由手持棍棒和弯刀的人看守。无数只猴子不停地摇来摇去,这说明它们的压力很大,甚至已经疯了。还有一些猴子茫然地望着天空,这是震惊和抑郁的象征。偶尔会有猴子无助地哀嚎,如哭如泣。不管你如何看待活体解剖,我们应该清楚,通过这种试验有无数人被救,这听起来让人心碎。

  母猴公猴不同的命运

  绝大多数工厂化饲养的猴子都是用于繁殖的母猴,大部分被捕获的公猴则被出口到活体解剖实验室。每只母猴一年必须至少繁育一只幼仔,幼仔在8个月大的时候便被强制断奶,不久后便出口到国外。

  布里斯托尔大学野生哺乳动物专家斯蒂芬・哈里斯表示,这种虐待有时会持续几年时间,给猴子造成极大的创伤。他说:“无论放在任何动物身上,这都是一种令人震惊的方式,尤其是对于短尾猿这样高度社会化的动物来说。鉴于灵长类动物在很多方面与我们类似,我们也许应该扪心自问,是否存在一种负责任并且符合伦理道德的方式对待它们。”

  饲养猴子的农民赚了不少钱。猴子从设阱捕兽者手中购得,价钱只有几英镑,每天的喂养费用也不过5便士。在自由市场,每只猴子可以卖到2600英镑(约合4083美元),每年为毛里求斯的经济贡献2600万英镑(约合4083万美元)。

  全球实验室猴子市场每年的贸易额超过2.5亿英镑(约合3.9亿美元)。面对这个回报丰厚的市场,其他国家也纷纷参与其中,对此我们无需感到任何惊讶。为了增加自家农场的猴子数量,柬埔寨、老挝和越南等国的商人开始在东南亚的丛林猎捕数量惊人的猴子。

  数万只猴子被关进小笼子,它们的命运甚至比毛里求斯的猴子更为悲惨。很多饲养的猴子用爪子扒住笼子的栏杆,茫然地看着前方。虽然很多猴子将被运到亚洲一些国家的实验室供研究使用,但还是有大量猴子被出口到西方,其中就包括英国在内。

  基于这些担忧以及动物福利方面的考虑,英国所有航空公司均拒绝搭载用于活体解剖的猴子。就连中国的航空公司也加入到这个抵制行列,他们认为这种贸易“非常卑劣”。但其他航空公司――例如法国航空、美国航空和美国大陆航空公司――仍允许运输猴子。法国航空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灵长类动物运输者之一,绝大多数被运往英国的猴子在巴黎戴高乐机场搭乘航班。航班抵达英国后,猴子又被货车运送给英国各地的秘密存放中心。

  不该残忍地对待灵长类动物

  一旦被商人买走并出售――通常要倒手很多次――猴子便会被运到英国各地的实验室,其中包括商业化学检测公司的实验室。英国禁止活体解剖联盟“停止动物幼仔贸易”行动的支持者、喜剧演员里奇・格威斯表示:“在这种噩梦般的旅途结束时,可怜的猴子又要在实验室的铁笼子里度过余生,沦为痛苦而残酷的实验对象。”

  猴子被用于大量测试,其中一些测试会让它们在短短几周内丢掉性命,其他幸运一点的猴子则可以存活几年时间。在商业实验室,它们会被注射新研制的药物和化学物质,以确定它们是否具有毒性。在大学实验室,灵长类动物可能被切除掉大脑部分区域,观察它们的行为将受到何种影响。在纽卡斯尔大学最近进行的实验中,猴子的头部被植入电极,用于测量电流穿过大脑时的频率。

  最近几年,军方也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研究用猴子的使用范围。在一些实验中,研究人员会向猴子的头部射击,测量子弹和其他射弹对脑组织的影响。用于控制骚乱的瓦斯、细菌和病毒也在猴子身上进行测试。英国现在已成为欧洲最大的猴子“消费国”,在全世界排名第二,仅次于美国。英国每年使用的猴子数量超过5000只,相比之下,其他国家已开始减少使用猴子进行实验室测试的数量。比利时已将用于实验的猴子数量减少90%,奥地利则彻底停止猴子实验。

  很多科学家表示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实验是实现医学进步所必需的手段。伯明翰大学兽医和生物伦理学家、名誉教授大卫・莫顿表示:“有时候,为了获得理想的科学数据,你只能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实验,除此之外,别无选择。例如,如果不使用灵长类动物进行研究,你便无法研制出脊髓灰质炎疫苗。”

  使用在野外捕获的灵长类动物进行研究引发了一系列伦理问题。不管驯化程度多高,它们始终是野生动物。为了更加人道而在英国进行繁育可能并不必要。类似毛里求斯这样的国家能够以更低的成本去做这件事。莫顿说:“伤害与益处之间经常能够达到一种平衡。我认为人类获得的益处要超过动物受到的伤害。”

  相比之下,其他科学家则质疑这种贸易是否符合伦理道德。布里斯托尔大学的哈里斯便指出:“猴子是会思考并且有感觉和有意识的动物。它们在很多方面与我们并无差异。我听说有人将其称之为‘灵长类奴隶贸易’,我们很难驳斥这种描述。我找不到任何合法理由解释我们为何能够以这样一种残忍的方式对待灵长类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