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上蔡抗旱井无水成形象工程 麦苗一点就着火

2011-3-25 08:31 来源: 东方今报
558 收藏到BLOG

  为了帮助老百姓抗旱,国家出台了很多政策和措施,例如出资为老百姓打井,免费发放配套的灌溉设备等,但在一些地方,这样的举措在实施过程中却变了“味”。

  “井权拍卖”名正言顺?

  2010年底,国土部门牵头联合财政等相关部门实施土地复垦治理项目,由国家投资为上蔡县百尺乡下地关村等5个村庄打了227眼机井,每眼机井都配发了相应的灌溉设备。每2到3户村民可以合伙就近使用一套,机井打到谁家地里由谁负责保管配套的灌溉设备。有的村民地里没有打井却拿了灌溉设备。不过,不管谁领到灌溉设备,都得向村委缴纳1500元钱。

  这样一来,本来让村民们合伙浇地的,因为谁拿了设备就得交1500元钱,导致出了钱的村民不愿意让其他没出钱的村民浇地。一些村民家中没有灌溉设备,想着自家地里打了井就能够领到一套设备,但是最后因为家里条件困难只能作罢,每次抗旱灌溉都很作难。“掏钱拿了设备,当然是自己用了。”一名掏钱的村民说。如此一来,灌溉困难的村民依然灌溉困难,本来为民谋福的好事却弄得怨声载道。

  记者找到了上蔡县百尺乡下地关村支部书记关永翔,他承认村委对每套灌溉设备都收取了1500元钱,但是收得名正言顺。“我们收取的‘井权拍卖费’,哪儿下的文件我也说不了,每个村都是这样。”关永翔说,1500元的收费标准,是“领导定的,至于哪个领导定的,不知道,钱交给乡里了”。

  按照这个标准,仅仅上蔡县百尺乡下地关村就以“井权拍卖”为名收取了9万块钱。

  记者来到上蔡县百尺乡政府,6名工作人员正忙着打牌赌博。等了10分钟之后,上蔡县百尺乡政府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赶来接待记者,他说:“这事乡里不清楚,钱也没有交给乡里。”

  22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上蔡县国土资源局。上蔡县国土资源局土地整理中心负责人孙汪辉说,“井权拍卖费”村里不应该收取。孙汪辉告诉记者,他们对全县所有的灌溉设备的去向进行了排查,有排查记录为证。孙汪辉还说,当初他们把灌溉设备移交给村委时,每个领取设备的村民都有亲笔签名,不会出现差错。

  但记者在查看名册时却发现,名册上的签名全部是一个人的笔迹。对此,这名负责人支支吾吾,一直没能回答。

  随后上蔡县百尺乡政府的领导就辖区村委会收取“井权拍卖费”一事也接受了记者采访。上蔡县百尺乡政府副乡长朱明波说:“乡政府没收到钱,我们纪检部门正在调查。”

  打井也搞“形象工程”?

  在驻马店市驿城区胡庙乡,正值麦苗发青的时候,这里的麦苗却大片大片地干枯死亡,小火一点,随即燃烧。记者发现这些麦苗旱死的田里都有水井,村民们为什么不及时灌溉呢?“心里急得像火烧一样,看着是个井,但是没有水呀。”驻马店市驿城区胡庙乡一名村民说。

  在驻马店市驿城区胡庙乡,守着机井但是麦苗却被旱死的情况随处可见,仅叶庄村就有10多处,多达几百亩。村民们说,这些机井都是2009年国家出资,由驻马店市驿城区水利局和当地乡政府联合实施的抗旱应急灌溉工程。为了证明这些机井不能使用,村民们找来设备现场检验。井水刚出2分钟,水管就慢慢瘪了下来,水量越来越小。出水后4分钟,这口井彻底干了。村民们说,这些井从打出来的那一天就没有使用过一次,有的已经被填埋。“国家出了钱,有些人却不给群众办实事,打瞎井……”一名村民说。

  在驻马店市驿城区胡庙乡政府,工作人员说2009年的抗旱应急灌溉井都在正常使用,守着机井但是麦苗却被旱死是因为麦子的品种不同。

  据记者了解,驻马店驿城区胡庙乡的这些机井都是2009年国家下拨抗旱资金,由驿城区水利局和乡政府实施的抗旱应急灌溉工程,因为井中无水耽误灌溉已经造成麦苗大面积死亡,记者采访了驻马店驿城区分管农业的副区长张泽泉。张泽泉说他们正在对所有抗旱应急井进行排查。

  针对村民和打井人反映相关部门有虚报数字套取国家灌溉资金的情况,张泽泉承诺一定会严肃处理。“如果审查出套取抗旱资金的情况,我们一定严肃处理,尽管放心。”张泽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