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肺病发病人数上升 医生建议及早接受检查治疗

2011-5-16 09:31 来源: 工人日报
687 收藏到BLOG

  4月29日,除了几幢正在装修的小楼传来的声音,位于北戴河的国家安监总局尘肺病康复中心,安静而冷清。此时正是北戴河的旅游淡季,再过一段时间,这里就会因为涌来全国各地的游客而喧闹起来。

  从1991年第一例洗肺手术开始,这所康复中心已经进行了6000例手术。“朝阳尘肺病患者群体的情况不是孤例”。中心主任张振国介绍,近年来我国职业病发病人数呈上升趋势,其中尘肺病人就占了相当的部分。

  张振国现在最关心的是尘肺病患者治疗资金长效帮扶机制的建设。“现在国家对职业病十分重视,《职业病防治法》也正在酝酿修改,在此过程中除了维权举证等着力点外,作为医疗机构,我认为治疗资金的长效帮扶机制亟待建立。”

  作为医生,该中心尘肺科主任陈刚常听病人给他讲职业病在工伤鉴定方面的困难,但他还是建议那些凡在私有、不正规的矿上打工超过一年的工人,先别纠缠于工伤鉴定、劳动关系鉴定等繁琐的事情,先尽早来检查和洗肺。“这个手术不会让肺变好,不会把三期洗成一期,不影响以后的鉴定、维权,首先还是先救人。”在此基础上,他认为建立治疗费用的帮扶机制才是尘肺病救治工作当务之急。

  “越早来治疗越好”

  除了医生向吊瓶中倒入氯化钠液体的“咕咚咕咚”声,手术室里异常安静,全麻状态的王秀山躺在手术台上, 1000毫升的氯化钠液体沿着导管一次灌入王秀山肺里,从引流管缓缓排出的液体,已变得污黑。

  一个肺的清洗需要大概1.2万毫升肺灌洗液,中间休息40分钟,然后进行另外一侧肺部的清洗。整个过程从上午8点半持续到下午3点。

  陈刚介绍,这个全称为“双肺同期大容量灌洗手术”加上20天左右的住院费用,平均费用在1.3万元左右。“现在一个阑尾手术都要几千元,我们这个手术的利润很低。”

  “不是所有的尘肺病患者都能洗肺,洗肺手术也不能治愈尘肺病,全世界治疗尘肺病都没有特效药,洗肺只能阻止病情的恶化。早期的尘肺病对人体影响小,那个时候如果接受洗肺是最好的。”陈刚对记者说,“越早来治疗越好,鉴于目前已是尘肺病高发期,我们特别建议那些工作中接触粉尘的农民工朋友早点来接受检查和手术。”

  陈刚介绍,目前来这里洗肺的农民工与国有厂矿的工人各占一半。“国企的发病较轻,这是因为国有厂矿企业会定期为工人做体检,自身也有专门的职业病医院,一发现问题立即组织前来清洗疗养;而来的农民工大多是二期以上。”

  “尘肺病的潜伏期为5年到10年,上世纪90年代在那些私营矿上打工的农民工患尘肺病的可能性很大,现在是症状开始凸显的时期。”陈刚说。

  《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2009~2015)》分析指出,由于职业病具有迟发性和隐匿性的特点,专家估计我国每年实际发生的职业病要大于报告数量,一次性造成几十人甚至百余人患病,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公共卫生问题。

  陈刚表示,面对数量如此巨大的群体,患者的治疗费用是一个关键问题。

  费用保障是尘肺病治疗的关键

  据张振国介绍,在职业病监管方面,安监总局负责管理职业场所的粉尘监测,卫生部门负责诊断和治疗,而劳动部门负责工伤等级鉴定和赔偿。虽然职能分工已经比较明确,但一个突出问题是如何建立治疗费用的长效保障机制。

  “目前很多尘肺病治疗的药品没有进入工伤保险目录中,这对于企业职工来说是一笔负担。而对于朝阳尘肺病患者这类农民工来说,尘肺病治疗的很多药品也没列入新农合的药品目录。”张振国介绍说,洗肺手术也没有列入其中,如果洗肺等治疗尘肺病的药物、手术费用通过工伤保险和新农合能够解决,那将极大减轻尘肺病患者的负担,也不会给地方政府的财政带来巨大压力。

  作为国内权威的尘肺病诊治机构负责人,张振国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发现,如果能将尘肺病的治疗列入工伤保险药品目录,还要解决资金的属地转移问题。“地方政府更愿意让患者在自己的区域内接受救治,所以相关政策的属地转移接续问题也亟须解决。”

  张振国告诉记者,目前国家对尘肺病的重视程度不断在增强。“之前去矿山寻找病源,处处受阻,当地政府也不配合,现在这种情况已有所好转,《职业病防治法》修改也列入了国家立法计划。”

  张振国表示,国家的政策修改与出台需要一定周期,只要假以时日,有理由对尘肺病救治中最关键的治疗费用保障问题的解决保持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