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陆核电可不可重启?

2014-3-13 15:36 来源: 中国环境报
663 收藏到BLOG

  今年两会期间,湖南代表团再次以全团名义提出尽早启动内陆核电项目的建议,并提出发展核电是解决能源问题的根本出路。提案引发代表委员热烈争议。那么,内陆核电重启是否已有时间表?内陆核电站的安全性是否已有保障?

  甲方观点

  对于内陆核电建设,最大的障碍在于公众对“内陆核电”的一些理解偏差。我国已具备发展内陆核电的经验和技术,同时,日益加大的电力需求缺口也不容犹豫。

  核工业湖南矿冶局安防处处长张永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湖南应尽早启动内陆核电建设,以解决发展中的电力需求,改善大气环境。

  张永祥说,内陆核电其实并不是新鲜事物,和滨海核电一样,都是很成熟的核电类型。世界各国的核电站中,内陆核电站所占比例约50%,如法国内陆核电约占核电总数70%,美国更高,内陆核电占80%以上。而且总体处于良好的运行状态。

  “湖南电力以水电和火电为主,水电资源已基本开发完,而火电既要面临越来越严重的环境压力,如严重的雾霾天气等,还要面临用电高峰时的电煤供给困难。作为清洁、高效、稳定的能源,核电能有效解决湖南的能源需求问题。”张永祥说,随着核电技术的不断进步,核电站会越来越安全。我国核电,特别是新建核电,都是按照世界上最高标准进行建设,安全是完全可控的。

  湖南省核工业地质局核电办主任刘又红也谈到了湖南建立核电站的必要性,“在社会用电量持续增长的背景下,如果今后电力建设以火电为主,电煤运距长、电价高、燃煤污染空气给环境保护带来的诸多压力,都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国家应该尽快启动内陆核电站的建设。”刘又红认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耗国家,发展利用核能是必然的选择,美国、俄罗斯、法国核能发电比例远高于中国,这些国家的核电规划是以靠近电力负荷中心和水源地作为依据,其中内陆核电数量并不少于沿海核电数量。此外,从满足我国的电力需求考虑也应该尽早建设内陆核电站。

  全国人大代表、桃花江核电有限公司总经理郑砚国表示,对于内陆核电建设,最大的障碍在于公众对“内陆核电”的一些理解偏差,比如排放、水污染的一些说法,我国已具备发展内陆核电的经验和技术,核电技术不断进步并日臻成熟。“比如我国内陆核电站拟采用的第三代压水堆(AP1000)核电技术,它的安全系数比第二代核电技术高100倍,可实现在72小时内无操作人员干预情况下,自行维护核电站的安全。”

  此外,他告诉记者,湖南省铀矿资源占全国的30%,铀矿地质勘探、采掘、加工、科研、发电等核工业体系完备,电力市场空间巨大,发展核电具备得天独厚的条件。

  “桃花江核电项目4台机组全面建成后,年发电量350亿度,按0.43元/度测算,年产值超过140亿元。湖南目前的火电上网电价是0.509元,核电站的建成能降低电价,优化能源结构,将为湖南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的能源保障。”郑砚国说。

  此外,据国家能源局有关领导日前透露,内陆核电或将于“十三五”重启。

  乙方观点

  重启内陆核电,AP1000技术是一大砝码。AP1000目前还没有投产,因而需要用实践证明其安全性,要让公众看到它是安全的,这样才能说服公众。所以一切还有待时间检验,不宜操之过急。

  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内陆核电的发展应考虑所在区域的综合能源规划,先从常规能源来看,当地是否有缺口,缺口有多大,确实有需要再考虑核电的发展。内陆核电的发展应该“慎之又慎”。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明康表示,内陆核电要靠河水和江水提供冷却水,由于气候变化,河流在水位方面变化太大。尤其是在枯水季节,冷却水是大问题。“所以内陆核电不是不能搞,但是要慎重地搞,着什么急啊?核电的确事故率很低,但一旦发生,境况就很糟糕,这些流域的生态必遭严重影响。”

  据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禹民介绍,三代核电技术的首次应用都在我国,一个是美国的AP1000,另一个是法国的EPR,两个堆均未投产,且都是第一台,设备、设计理念以及首堆运行后的经验积累等方面存在问题难以避免,业内对此也颇有争议。至于我国已有的第二代核电机组,虽然二代堆型经过自主创新已经有了很大改进,但仍难以应对类似福岛核电站的遭遇,所以现在中国核电的前进方向基本统一在AP1000上。

  “当前之所以没有搞内陆核电,就是因为AP1000还没有投产,需要用实践证明其安全性,要让公众看到它是安全的,这样才能说服公众。所以别着急。” 王禹民说。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计划部原副总工程师温鸿钧认为,为确保安全,规避风险,我们对引进AP1000项目的前提必须有清晰的认识。“我们要以更加耐心和客观的态度面对其引进和开工建设过程中的各种环节;其新机型的成熟性、设计认证的完整和科学性及经济性也还需要进一步斟酌推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