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产能陷越淘汰越过剩怪圈 国务院铁腕效果待考

2010-6-29 14:30 来源: 东方早报
642 收藏到BLOG
  起始于2000年的中国钢铁行业淘汰落后产能的“壮举”,时至今日仍未能摆脱越淘汰、越过剩的怪圈。

  26日,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苗圩在某论坛上再次“炮轰”落后产能,称“18个行业落后产能占总产能比例达到15%~25%”,未来将坚决防止“一边淘汰落后产能,一边新增落后产能”。

  苗圩说这番话之际,十天前,国务院刚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大节能减排力度加快钢铁工业结构调整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国家对淘汰落后产能“首当其冲”的钢铁业再度使出“铁腕”。

  刊登在中国政府网上的《意见》明确,2011年底前不再核准、备案任何扩大产能的钢铁项目,并对2005年以来建设的钢铁项目进行清理,同时要求工信部尽快公布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

  更早之前的5月5日,全国节能减排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提出,要采取铁的手腕淘汰落后产能。其中,今年要淘汰落后炼铁产能2500万吨、炼钢600万吨,5月底前要把任务落实到各地区和企业。

  钢铁业落后产能,已经成为伴随中国经济增长多年的“痼疾”,然而市场一直在反问有关部门:钢铁业重复建设为何屡禁不止?落后产能又缘何“越淘越剩”?

  “就像超生游击队”

  就钢铁行业落后产能现状,业内两位专家近期分别对山西、河北地方钢企进行了实地调研。

  山西、河北两地钢铁企业在中国钢铁行业颇具代表性。山西钢铁巨头有太原钢铁(集团)公司、海鑫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后者还是该省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河北的邯郸钢铁(600001,股吧)集团公司,由两大钢铁公司――唐山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和邯郸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联合组建而成。

  北京科技大学冶金学院教授许中波在山西调研时发现,在一些贫困地区,钢铁企业是纳税大户,当地政府在贯彻淘汰落后产能时消极应付甚至暗地里支持钢企。

  中国钢铁业陷入越淘汰、越过剩的“怪圈”,其中究竟是何作怪?

  许中波一个幽默的比喻道破了其中玄机:“钢铁企业几乎已经形成共识,胆大的先建了再说,就跟农村的超生游击队一样,老实的就吃亏了。”

  许在山西实地调研发现,目前山西各地拆掉炼铁小炉子,新建大炉很少有小于1000立方米的。许中波解释称:“越大的越能节能减排,同时也不会在工艺上落后,也有利于加快生产,“但这同时无疑大幅增加了产能。”

  早在2006年,国家发改委就曾发文要求,2006年淘汰全部200立方米以下的小高炉,2007年淘汰300立方米以下的小高炉和20吨及以下的转炉。

  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宋继军在河北进行了调研。宋继军告诉早报记者,除了经济发展对钢铁产能扩张的实际需求外,国家要求淘汰小高炉时,地方变相改扩建大高炉,如此一来产能非但没有减下去,重复建设与产能过剩现象却越来越严重。

  宋继军10年前担任河北省冶金行业管理处处长,彼时负责淘汰当地钢铁落后产能工作。

  3亿吨产能未经批准

  根据许中波的调研结果,去年年产在500万吨以下钢铁企业,由于产品以建筑用材为主,利润增幅在70%左右。年产在500万吨以上的钢铁企业,尤其是特大型的钢铁企业,因为产品以高端为主,效益反而不好――利润下降50%。但大企业不敢缩减产能,小企业因效益好而加大产能,这使得今年以来钢铁生产继续加快。

  “在落后地区,钢铁是一些地方政府的纳税大户,有了钢厂,财政收入就有保障,除了钢铁,落后地区干其他的又没有优势,假如钢厂把污染标准放低点,还是有一定效益,所以地方政府不仅不愿意把它们关掉,反而会在暗地里支持它发展。”许中波说。

  政策力度再大,或许都要看地方钢企与地方政府的“脸色”了。许中波表示,国家政策是灵活的,经济形势好的时候,节能减排作为软任务就抓一抓,不好的时候就赶紧调控。“所以地方钢企和地方政府对中央政策也摸清楚了,它们也不是不干,但也不是真干,就是消极应付。”

  许中波对地方政府淘汰落后产能的态度并不乐观。

  可查资料显示,从2005年开始,中国钢铁产能急剧飙升。2006年,国内钢铁产能迅速超过4亿吨规模。随后国家发改委调整了调控目标,将“十一五”期间的钢铁产能调整到5亿吨的规模。然而,2007年国内钢铁产能不降反升,居然达到了4.89亿吨。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受惠于四万亿投资,落后产能依然能找到市场需求而免遭淘汰。

  在今年2月5日举行的中国钢铁工业协会2010年理事(扩大)会议上,工信部副部长苗圩透露,2005年以来建设的钢铁项目有近3亿吨产能未经批准。

  河北标本

  作为钢铁大省,河北省淘汰落后产能任务非常艰巨,早报记者了解到,今年前三季度,河北将淘汰钢铁落后产能1440万吨,其中炼铁产能1240万吨,炼钢产能200万吨,其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在全国应该是最大省份之一。

  然而截至目前,河北省已淘汰的落后产能仅240万吨。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第三季度,该省将面临淘汰1000万吨落后产能的艰巨任务。

  “我们有一整套实施方案已经报送给省政府,上面也很重视,到第三季度末完成淘汰落后产能目标没有任何问题。”江西省工信委产业政策处处长朱印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而据宋继军介绍,新一轮信贷紧缩对河北省民营钢企影响特别大,将对钢铁业调整结构、节能减排和淘汰落后产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因为它卡断了落后产能的资金来源,可以说是致命一击。这对河北省来说,不知道能不能算是淘汰落后产能的“福音”。

  早报记者同时了解到,目前山东、江西等省份已经开始着手落实中央政策,并表示在第三季度末完成淘汰落后产能目标“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