汞污染须纳入环境防控视野

2010-7-05 18:19 来源: 中国环境报
750 收藏到BLOG

  6月初在瑞典,一轮严肃的讨论在130多个国家代表之间展开。这是在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组织下,关于拟定一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性汞问题文书政府间谈判委员会第一届会议。包括一些NGO在内的众多与会者都希望,谈判能为“限汞”开辟道路,最终可以将汞的使用、供应、排放最小化,甚至消除。如果顺利,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有望在2013年达成国际汞污染控制公约。

  汞污染潜在危害不容忽视

  “含汞的产品实在太多了!”北京地球村环境教育中心(以下简称北京地球村)项目协调人姜超感叹。煤气灶、冰箱、门铃、卷发器等电器中的开关,电池,电脑中的电路板、屏幕的背光荧光灯,医疗器材中的血压计、体温计,一些祛斑霜、化妆品以及补牙的填料……这些产品中都有汞的存在。

  在环保防控的视野中,汞污染一直没有受到公众的关注。日常生活中,含汞的产品比比皆是,对于汞污染潜在的危害,大多数人并不了解。

  汞是一种剧毒物质,能对神经系统造成破坏,尤其对发育早期的婴幼儿影响更甚。环境中的汞可被微生物摄入,并随着食物链上升而富集在动物和人体中。汞能通过大气运动进行长距离迁移,污染全球食物供应系统,对人类健康造成严重威胁。

  国际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联盟、捷克组织和德国共同组织开展过一次国际含汞产品与无汞替代品的调查活动,活动目的是为了收集发展中国家和经济转型期国家中几类含汞产品与其无汞替代品的适用性、价格及获得产品的便利程度等方面的信息,并对这些信息进行分析比较。

  报告显示,在这些国家,无汞体温计的使用率非常低,几乎所有医院和医生的实际操作中都使用含汞的临床用体温计;仅两家医院和一项医生实际操作中专门使用无汞的临床用体温计。

  多数受访者认为含汞体温计较好。所有受访医生都知道无汞体温计,但63%的人认为含汞体温计更为精确、可靠、便捷和便宜,而且能够提供稳定的检测结果。同时,这些受访者表示已非常习惯于使用含汞体温计。

  在北京等4个中国城市的16家医院,调查人员发现,绝大多数医院和医生都在使用含汞的临床用体温计和血压计,只有两家医院专门使用无汞体温计。目前,涉及含汞的油漆、肥皂、开关、温度计、压力计、气压计、化妆品、牙科修复材料等,都可以通过使用无汞产品来替代。

  除了体温计外,另一项被广泛使用的含汞产品是节能灯。记者在北京一小区随机采访,居民纷纷表示,不知道处理节能灯不当会造成汞污染问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些居民一脸迷茫。人们很难辨认汞污染问题。

  专家表示,汞污染一般有3种途径:一是呼吸道,一是胃肠道,还有皮肤接触。一旦这些含汞产品送入焚烧炉,势必会产生大量的汞蒸气,进而污染大气、土壤和水流。而实际上,要淘汰这些含汞产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即使公众意识到汞污染问题,但是公众还是愿意选择相对价低的带汞产品。以体温计为例,在国外,无汞体温计和有汞体温计价格相差不多,而在中国,无汞体温计和有汞体温计价格相差悬殊。

  汞的人为排放迅速累积须引起重视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全球汞评估报告》中指出,从全球平均来看,汞的人为排放已导致现在的沉积速度比工业化前高出了1.5倍~3倍;在工业地区内及其周围,汞的沉积速度在过去200年间增加2倍~10倍。

  正是在此次全球性汞问题文书政府间谈判委员会第一届会议上,45名与会的政府代表、8名NGO工作人员以及土著居民接受了一份特别的待遇――检测头发中的汞含量。根据这一数值,可以估算出人体内所含的神经毒剂三甲基汞的多少。

  结果令人惊讶,被检的所有头发中都有汞。其中,多于1/3的汞含量还超过了美国国家研究委员会的汞参考剂量1000ug/kg。不仅如此,发展中国家、经济转型期国家代表头发中的平均汞含量,更是达到了发达国家代表的两倍。

  在中国陆地上,汞元素的地质多分布在南方的四川、贵州等地。中国的汞矿产业就几乎全部集中在西南部,其中,主要就是贵州省。由于很多矿产、天然材质中都含有汞,所以在煤电、化工产品、药品等生产加工中,就会生成汞,排放到环境中。

  事实上,无论何种形式的汞,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毒性。因此,呼吸被污染的空气、饮用受污染的水、食用被污染的食物,甚至通过皮肤吸收,都会让汞侵入人体。

  从长远利益讲,逐渐削减含汞产品的使用无论对人们的身体健康,还是对环境都起着积极的作用,它所创造的社会效益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回收或者寻找汞替代产品迫在眉睫

  事实上,北京地球村是为数不多的长期进行汞污染研究和进行“清汞行动”的NGO之一。虽然北京地球村的“清汞行动”开展活动已经有几年,但是汞污染问题依然没有纳入公众和政府环境防控的视野。

  “公众关于汞污染的科普教育和意识几乎是空白,令人十分痛惜。”北京地球村理事张弘表示。

  提高全民环境与健康的意识水平,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然而在我国,汞危害的健康教育工作并未开展起来。记者了解到,截至2007年年底,美国有13个州已经通过立法,禁止使用含汞温度计,医疗系统转而购买更安全的替代品。包括瑞典、荷兰和丹麦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都已经禁止使用含汞温度计、血压测量器械以及许多其他含汞设备。2007年,欧洲议会通过立法,禁止欧盟各国使用含汞温度计。在一些东欧国家,用含汞的材料补牙早已被禁止。

  姜超说:“目前,在中国医疗含汞器械还在被大量使用。此外,含汞器械、荧光灯、电池的回收和处理这一个环节,我们还做得不够;很多有害垃圾,在分类处理上还不太安全。”

  汞废弃物问题没有简单的解决方法,最好的方法就是杜绝使用汞以及含汞产品,回收使用中的汞,而不是让汞继续在市场流通。

  相关链接

  国际合作开展“无汞医疗”

  关于汞的健康研究,从上世纪60年代初到80年代中期,主要关注广义的工业造成的汞污染,也就是说主要关注甲基汞的健康危害,而对于医院系统造成的无机汞,研究相对较少。

  近年来,人们逐渐认识到不仅甲基汞会造成神经危害,无机汞也会造成肾脏危害。因此,必须大力提倡无汞化。

  如今,国内一些医疗机构已经开始了汞管理和无汞化方面的努力。北京天坛医院和积水潭医院与环境保护部和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合作开展了“无汞医疗”试点项目,是中国卫生保健部门减少汞使用量的重要开端。

  “从医院涉汞产品的调查可以看出,体温计是造成我院汞流失的主要原因。因此,使用替代产品和建立健全汞回收制度可非常有效地降低汞的流失量。”北京积水潭医院器械科科长杨旭波说。“到今年8月,我们已经购置了1350支电子式体温计和100块电子式血压计,分别投入13万元和47.5万元。如果全部完成水银式体温计和血压计的替代,这对医院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