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章元:混合垃圾的焚烧确实到了该淘汰的时候

2010-7-07 13:41 来源: 人民网-环保频道
收藏到BLOG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赵章元、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景志、中国环境报记者姚伊乐做客人民网,以“思路探讨――综合处理能否担当垃圾处理重任?”主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以下是文字实录:

  主持人:长期以来关注垃圾处理过程中的对环境的污染问题,请您谈谈几种垃圾处理可能造成的混淆污染问题?

  赵章元:关于垃圾处理和对环境污染问题,是我近几年关注比较多的问题,因为我原来是搞水环境的,但是我们的水环境最后,要追踪到水环境的污染源,其中垃圾填埋场、加油站、工业废弃物,必然追踪到垃圾填埋问题,这些年我关注比较多的是关于垃圾如何处理才对我们环境影响尽量少。根据我多年观测,感觉到第一,最原始的就是填埋,古今中外多少年来都是填埋,因为它最简单,也经济,不用花多少钱,方法也很简单。但是后来越来越引起人们的重视,就是因为混合垃圾填埋到一个填埋场以后,造成了对大气的污染、对地下水的污染、对地表水的污染,最后连土壤都受到污染,废渣子漏到土壤里造成土壤板结。这样典型的垃圾填埋场,污染空气、水、土壤这个现象非常多。我走过不少垃圾填埋场,最初我在追踪垃圾填埋场的时候,主要是关注到北京市最大的几个垃圾填埋场,我们用国内比较先进的仪器设备检测,发现地下渗漏在多深的地方、什么位置渗漏的、规模多大,我们都有图像。从这儿我开始关心填埋的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渗到地下水,影响老百姓饮用水。空气中的硫化氢有毒物质呼吸进去,造成呼吸疾病很多。再加上长的庄稼也受到土壤污染。在大型的垃圾填埋场几乎都出现了高发病村。我亲自到了北京几个垃圾填埋场周围的村庄一一做过调查,确实如此,自从我们测量以后,和调查了那个高发病村以后,我们全国第一次在人民日报、新华社发表一篇文章,北京周边出现了高发病村,自此以后,普遍认为垃圾填埋要谨慎,应该注意。

  卫生填埋要好一些,卫生填埋有规范,下面做了防渗设施,下面有一些沼气抽出来要处理。根据我了解的国内外大量的资料,即使是卫生填埋场,也基本上没有躲过地下渗漏和大气污染,一个是渗漏防渗层防渗期限很有限,防渗材料老化,一些企业往往省点钱,不处理,随便一倒,这种现象也挺多。所以,基本上填埋的方式对广大人民群众所厌恶,都反对。我认为,填埋的方式如果是混合垃圾用不得,这种办法不是好办法。

  当然,最后经过改进了,最后就剩了点泥土块、砖瓦块去填埋,这种污染不会太大。这是另外一个问题。起码我们传统的混合垃圾填埋的方法不能用。最后讨论到第二步怎么办,面临着很现实的问题就是焚烧问题,国外先进国家,欧洲、日本积累了很多丰富经验,有很多优点,比如减量明显等等,适合人多的地方。但是我开始也是这么认为,也应该是一种辅助办法之一。但后来我不得不认真地总结了这些焚烧整个化学过程,从科学上来研究到底怎么样,从实践中调查了很多信息资料,国内、国外的,大家共同来回交流、学术探讨,根据我了解的这些情况看,混合垃圾的焚烧确实也是到了该淘汰的时候了,尽管我们国家走得很少,我不希望再走这个弯路,因为发达国家已经走了这段弯路,混合垃圾焚烧使不得,因为造成了污染,会产生一些致癌物是很难避免的,对人体危害极大。现在改进的所谓现代化的焚烧炉可能比以前好了。

  第一,如果是直接焚烧就是一个氧化过程,跟那些氯化物、苯类和氧在一起结合,在燃烧过程中只要温度低于一千度以上不产生二恶英,但是在不稳定的时候,很难避免不产生二恶英,产生以后当然有很好的先进办法把它滤掉,不带除尘或者容易洗掉,最好的先进技术能达到0.1纳克的欧盟标准。但是我认为大气问题确实是浓度很低的,对人体健康影响可能不大大了,不敢说没有,因为二恶英是蓄积的,不降解,在人体内长期积累还是会发病。

  第二,即使达到欧盟标准,把二恶英拦截到哪儿去了呢?据很多垃圾回收专家介绍,92%的二恶英都在灰渣里,这怎么处理?如果飞灰和灰渣处理得很好那倒安全了。但是到现在为止处理起来很难,一个是花钱多,一个是处理完了以后。比如固化,体积又增加了,可能还没处埋,拉到危险废物垃圾填埋场去埋,那占的体积很大,又是一个矛盾。现阶段经常在这个问题上有很多漏洞,给随便填埋了,这样更危险,这样照样污染我们的土壤和地下水。如果是混合垃圾焚烧,我是不赞成的,产生二恶英的可燃物不烧了,那是另外一个问题,不产生污染物我当然不会反对,但是得真正做好垃圾分类,在焚烧前一定要把可污染产生对人体污染物的那些可燃物要提出去。我认为餐厨垃圾不易焚烧,塑料类的制品不易焚烧,那些电器提出去,还可以回收,最后剩下的可燃物并不太多,有一点植物,没有可污染的东西。所以,最终我们如果把两个排出去了,彻底分类,都资源化。当然这个难度会比较大,有的资源化达到50恩%了,有的到60%、70%、90%,有的百分之百资源化了,最后什么都不剩了,当然这是个目标,但是这是个方向,迟早我们还要走这个方向,这是我今天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