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质米漂白制成"靓河粉" 记者目睹"变身"内幕

2010-12-29 10:25 来源: 羊城晚报
1011 收藏到BLOG

  12月8日,从河粉厂取的样米中有不少已发生霉变

  变质米漂白制成“靓河粉”

  ●羊城晚报记者随报料人“潜伏”业内,目睹“变身”内幕

  ●问题河粉每天源源流入东莞市场、小食店、工厂食堂

  东莞市民餐桌上晶莹剔透的河粉,是陈仓米和变质、发霉米经漂白加工制成的?羊城晚报记者接到一名业内人士的报料,随其“潜伏”业内一段时间后发现,“河粉专用米”来自于陈仓、变质、早稻、发霉米粮,在被磨成米浆前,均经过漂白粉漂白这一道工序;米质原料差及漂白后成功“变脸”的河粉含有二氧化硫、黄曲霉素等致癌物质。据业内人士透露,东莞50多家河粉加工企业每天需要总计30万斤“河粉专用米”,可制成上百万斤河粉。

  本月9日记者获悉,东莞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在最新一次的抽检中,共抽检35批次,河粉、濑粉仅五个批次合格,合格率为14%。其中河粉的合格率更低,只有7%。

  在这名业内人士的帮助下,羊城晚报记者连日来暗访了东莞部分镇街河粉加工厂,目睹了“河粉专用米”“变身”靓河粉的内幕。

  ■记者暗访

  问题米如何洗白

  暗访多家河粉厂

  均见黄米发霉米

  河粉这种米制品,是两广地区的家常食品。据记者从东莞市质监局及米制品协会了解到,东莞共有50多家大小不等的河粉企业,这还不包括以家庭为单位的河粉手工作坊。

  本月8日傍晚,记者随林先生相继前往散布在东莞东城区、厚街镇、道滘镇的多家企业。

  当天下午5时30分,在厚街陈屋村永福河粉厂,记者发现,待碾磨的原料桶里居然还残存着剩饭。在8日走访的四家企业中,除东城蓢基湖外,东城温塘、厚街陈屋村及道滘的三家河粉加工厂都是由两三间平房组成,没有厂名,没有正规的车间,室内充斥着一股呛人的硫化物气味。

  在实地走访的多家企业中,原料仓库里堆放的都是混杂有陈米、黄米、碎米以及变质发霉米的袋装米,包装上写有“河粉专用米”、“河粉加工米”等字样。生产厂家分别来自东莞大岭山镇、中堂镇以及湖南等地的大米加工厂。

  记者分别在东城温塘、厚街陈屋村的多家企业抽取原料大米细细观察:相比于市场上销售的食用大米,这些大米颜色暗黄,混杂黄米、碎米。在东城温塘一河粉企业的米筐中,记者还发现了结块的发霉米。  

子夜时分,河粉厂工人在为经销商搬运河粉上车

  ■夜半追踪

  问题粉销往何处

  问题河粉送货车工厂市场一路送

  东莞市米制品商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员告诉羊城晚报记者,东莞50多家河粉加工企业每天需要总计30万斤河粉专用米。记者根据业内人士提供的标准算了这样一笔账:一斤专用米可以加工生产成3斤河粉,意味着东莞每天共有100万斤的问题河粉上市。东莞每天上百万斤“问题河粉”到底销往何处?记者从米制品协会了解到,有10%的河粉被销往东莞市区、各镇街的农贸市场及各类大小餐饮食店,还有90%的河粉被工厂食堂的采购商买走,成为东莞成千上万工厂里工人早餐、夜宵的主要供应品。12月27日晚上,羊城晚报记者再次暗访本月8日曾见证问题河粉生产全过程的东城区金泉河粉厂。在该家送货车的“带领”下,记者在28日凌晨全程目睹这些河粉被配送到农贸市场、小食店、工厂饭堂。

  27日23:00,羊城晚报记者在金泉河粉厂门口看到,厂内灯火通明、机器不停运转,工人正忙碌地加工生产河粉,出厂的河粉被装进河粉专用塑筐,冒着热腾腾的热气。23:07,一辆粤H73670货车开到该厂门口,几个工人负责将一筐筐的河粉抬进车厢,20多分钟后装满一整车,货车司机踏上了送货路途。这期间,记者还看到有踩着三轮车、单车的商家到该厂购买河粉,每辆车装上大约二三十斤的河粉后消失在夜幕中。23:24,粤H73670进入一条村道,七拐八拐后,又从该社区的另一条出口开出。因村里设了关卡,记者车辆过了关卡后就发现送货车已不见踪影。就在记者在马路边继续寻找送货车的踪迹时,粤H73670车再次出现在记者视线中。几分钟后,粤H73670离开大道,驶向寮步镇方向的岔路。23:36,在经过一片工业区后,粤H73670到达寮步镇横坑第二市场,记者见到货车上的工人卸下不少于四筐外加两袋河粉。 23:46,粤H73670在七拐八拐后进入寮步镇霞边管理区香园三巷,这里都是民居。货车在一个打开大门、四五层楼的楼房前停下,继而有工人继续卸下河粉。原来这是一个小工厂。按照等待的时间计算,这站工人卸货的时间是最长的。23:56,穿过又一片厂房,粤H73670行驶到就在附近的霞边综合市场,在一家重庆酸辣店门口卸下河粉。

  28日00:06,粤H73670到达东城区同沙上元工业区,在一个小巷出口处熄掉车灯,停了一会儿车后,司机将车倒进该小巷里。几分钟后,粤H73670驶出小巷,开往下一个送货点。其间,在附近工厂下班的工人告诉记者,那条小巷里有个餐馆,附近工厂的很多工人在那里吃早餐,其中河粉就是主食。00:17,粤H73670进入107国道,开到了东城牛山综合市场,在一家店铺前卸下最后一批河粉,于 00:34返回了金泉河粉厂。记者看到,另一辆粤S号牌的同类型货车,和粤H的货车一起,分别停在河粉厂门口,工人再一次往车上装河粉。

  凌晨01:13,羊城晚报记者在返回的途中来到东莞南城的塘贝市场,看到该市场的一家卖河粉的店尚未开门,有10多袋用塑料袋、篓筐装着的河粉直接放在店门口外面的地上。在该市场卖肉的档主告诉记者,他们(河粉店)都是这样直接放在地上的,等明天早上一大早开门的时候再将河粉收进店铺。至于有没有老鼠吃或卫生不卫生,就没有人去关注了。

  溯源“河粉专用米”,记者在东莞一销售点见店员指着有霉味的米说——

  要么给猪吃,要么做河粉

  羊城晚报记者在暗访东莞的河粉厂时,多次看到原料米袋上书写着“河粉专用米”字样。记者在米制品商会了解到,和其他的米制品采用的原材料不一样的是,制作河粉向来用“河粉专用米”。

  12月22日,根据暗访东莞河粉厂的原料米包装袋的地址,羊城晚报记者先后走访了大岭山、中堂、樟木头、常平等地粮油批发市场及大米加工厂。

  含有陈化米,加工河粉才足秤

  12月22日上午11时许,在东莞中堂镇江南粮油批发市场一位老板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东莞中堂镇袁家涌村一家大米加工厂,该加工厂老板告诉记者,他们厂只剩十多包碎米,不适合做河粉。河粉米只能用含有陈化米的早稻米加工,而且越黄加工出来的河粉越足秤。该老板建议记者到中堂镇蕉利村一家大米加工厂问问。

  中午12时,记者依指引来到蕉利一大米加工厂,只见工厂车间堆满了麻包谷子,有两个工人在碾米机边操作着。其中一位工人说,这些谷子大部分都是加工成河粉米的陈年谷子……东莞市内以及广州增城新塘等地的河粉加工厂都到他们厂进货。

  听到是来买河粉米的,记者被带到一位被工人称作“老板”的女人身边,女老板告诉记者,目前的河粉米价格1.75元/斤。记者表示要先看看样品,女老板以工厂仓库已锁为由拒绝。于是,记者将随身带来的混杂有谷粒、陈米、黄米、碎米以及变质发霉米的问题米拿给她参照。此时,女老板身边的老工人眼睛一亮说: “我们厂的米没有你们这么多谷子,比你拿来的要好一点。”

  当天下午4时,记者从中堂镇南下东莞最具规模的粮油批发市场———樟木头白果油农批市场。在农批市场的粮食装运分销点,记者发现该市场只有一家河粉专用米的销售点。该销售点的女工作人员指着一人高的河粉米堆说,这些米要么给猪吃,要么用来做河粉。记者上前细看后发现,这些河粉专用米的米袋上标有“江西大米”字样,并用水性笔写有“超靓早米”字样。

  记者抓一把米拨开细看发现,这种米颗粒长条、颜色暗黄、且混杂有较多的碎米,用鼻子一闻,伴有淡淡的霉味。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种河粉米1.60元/斤,不还价;他们每天现货一般有6万斤,如果订货的话可以多一些。东莞东城、道滘、黄江等镇的河粉厂都来买过。

  收购霉变米,抛光加工河粉米

  12月10日,记者根据河粉加工厂老板提供的进货地点,来到位于东莞大岭山镇建卫南路的昌祥粮食有限公司,该公司是专业生产河粉、肠粉米的公司,就在大岭山粮所大院内。

  记者以河粉加工厂老板的身份与该公司一位郑姓男子交谈。记者询问该郑姓男子是否有差一点的大米。该男子带着记者进入他们的办公室内。在该办公室的样品区,记者看到各种问题大米的样品琳琅满目:碎米、黄米、黑米、发霉的米。

  该男子从样品区内挑出一种样品给记者展示。记者看到,在样品袋内的大米已经发黄,倒出手中一闻还有一股霉味。该男子告诉记者,这样的大米他们库存很多。东莞很多河粉加工厂的老板都跟他们进货,他们一天的销售量可以达到80吨左右。该男子还说,他们公司也收购一些霉变的大米,经过抛光加工之后,就可以变为河粉加工用的原料米。

  昌祥的总部位于常平镇江霞北路广东华南粮食交易中心常平粮库大院内。12月22日,该公司一名员工告诉记者,昌祥在广东省内是数一数二的专业生产河粉、肠粉专用米的公司,分别在东莞的万江、大岭山设有分厂,仅总部一天就可以销售200吨。“深圳、惠州的河粉加工老板都过来跟我们拿货,但我们主要还是供应东莞本地居多。”

  题话

  请司法多介入

  陈仓米变质米漂白制成靓河粉,流入农贸市场、餐饮食店、工厂食堂,这几乎是旧闻。旧闻之所以一再翻新,盖因问题依然存在,毒河粉仍在害人。

  此刻,你碗里的炒河粉,说不准就是霉变的旧米制成的。只是,人们往往“中招”而不自知。病从口入,在无数次快乐享用之后,积累下来的“毒素”,可能在某一天爆发,直取要害,再行治疗为时已晚,这才是最令人悲哀的。

  近年来,食卫部门不断加强监管,启动了食品的QS(质量安全)认证。但从报道的情形看来,至少在局部地区,这种监管是失效的。如果连一些有名有姓的加工厂都不愿意生产质量安全的河粉,遑论地下加工工场?可见,单单河粉一项,监管也是任重道远啊。

  人们都知道,每每不合格产品被查获后,有关部门会进行严肃处理,但运动一过假劣产品又冒头。如今,是否应该更多地借重司法了呢?倘若有更多的司法介入,不惮于侦查的繁琐,不轻视标的的微小,将一些厂家送上法庭,也许可以形成昭告民众的案例。有毒食品直接危害人的生命和健康,以这一条,就该有更大力度的司法介入。本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刑法修正案草案中,加大了对食品安全犯罪的惩处力度,食品掺毒料最高可判死刑,其立法用意也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