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科学家:全球变暖正引发空前的暴风雪和洪水

2011-3-11 10:57 来源: 人民网
642 收藏到BLOG

2011年2月21日,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遭遇暴风雪。图片来源:安迪・塔克(Andy Tucker)
  

2011年1月26日,纽约市的雪灾。图片来源:胡安・何塞・理查兹・埃切维里亚(Juan Jose Richards Echeverria)
  

在夏日阳光下融化的北极海冰。图片来源:爱荷华・艾斯(Iowa Eyes)

  据环境新闻网报道,在美国忧思科学家联盟日前的会议上,气候科学家表示,全球变暖作用下,规模类似于近两年欧美所遭遇的创纪录的暴风雪的出现频率正在加大。

  “猛烈的暴风雪并非与全球变暖不协调。”地下气象网站创始人之一杰夫・马斯特斯(Jeff Masters)说,“事实上,当地球变暖,大气中所吸收的水分就越多,也就给各个季节中出现更极端、对社会造成更大影响的风暴创造了有利条件。”

  今年冬天还将有更多的大雪,(美国)中西部的北方地区也应该做好防范春季创纪录洪水的准备,马斯特斯警告说。“本周预计中西部的北方地区将有一两场大的暴风雪。”他说,“那里已经积雪成堆,创下降水量最多的纪录。今年春天,明尼苏达州、南达科他州和北达科他州可能会受到有史以来最大的洪水威胁。”

  “我们也正在感受春天悄然到来的气息,高于平均水平的气温让冬天变短了。”马斯特斯说,“比如,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美国西部山区的春季径流比60年前提早了一至三个星期。”

  忧思科学家联盟的气候科学家托德・桑福德(Todd Sanford)说:“将大气想象成为一块海绵,那么有两件事情发生:更多的水从海洋中蒸发;与此同时,随着大气升温,它能够容纳更多的水蒸汽。也就是说,当我们在风暴期间将海绵中的水挤出来时,我们看到的是更猛烈的降水事件。”

  “北极海冰面积创纪录之低影响了大气环流模式,导致了我们所看到的极端的冬季天气。”桑福德说,“我们能够预期将来会出现大雪、春季悄然提前和严重洪水的威胁。”

  马斯特斯说,美国东北部地区已经在刚刚过去的两个冬季分别经历了3次降雪规模达到3级或以上的暴风雪,而类似的暴风雪在过去的50年中仅在1960年至1961年间出现过一次。

  今年冬天和去年冬天,纽约市开创了两个降雪最多月份的纪录:2010年2月(36.9英寸)和2011年1月(36英寸),而费城历史上10场最大的暴风雪有4场出现在这一时期。

  在中西部,芝加哥2月遭到该市历史上第三大暴风雪袭击,而明尼苏达州、南达科他州和北达科他州的今冬降雪规模都已经接近历史最高纪录。

  虽然在美国部分地区,这个冬季的天气异常寒冷并且漫长,但气温没有太低于平均水平,这也为大雪的降临提供了一个解释。“‘天气太冷了,下不了雪’,这句古老的格言有一定的道理。”马斯特斯说,“温度较低的大气含水量会比较少,限制了降雪的发生。”

  他援引的一项研究显示,20世纪美国遭遇的超过六英寸的降雪中有80%出现在气温高于平均水平的冬季。

  “如果气候持续变暖,我们应该能够预期,在未来数十年中剧烈暴风雪出现的频率将增加。”马斯特斯说,“但最终,随着冬天越来越短,我们可能到达一个因为天气太温暖而无法下大雪的节点。”

  自20世纪80年代初就开始研究北极气候的美国国家冰雪数据中心主任马克?塞瑞兹(Mark Serreze)说,今年冬天的气温几乎接近历史最高水平,2010年12月至2011年2月,海冰覆盖面积缩减到创纪录的低值。

  海冰减少意味着大气中的水分增多,进而从其他方面影响全球天气,塞瑞兹说。

  他解释说,科学家们第二次在冬天连续观察到北极涛动处于不寻常的强烈的负位相。北极涛动是极地地区的一种大气环流模式,当北极涛动处于负位相时,北极地区的大气压高于正常值,由于风的作用,北极气温偏高,而冷空气则被排挤南下,进入美国和欧洲的中纬度地区。

  最近的研究表明,海冰面积缩减可能是导致北极涛动处于负相位的一个因素,塞瑞兹说。“这仍然属于前沿研究,还没有确凿的证据,但有迹象表明,当海冰减少时,海洋中的大量热量释放到大气中,大气环流则会对此作出响应。我们已经看到有一种趋势,如果秋季的海冰覆盖面积较小,北极涛动会随之处于负相位。”

  唯一可以解释我们目前看到的气候变化的因素就是“由于温室气体含量不断上升导致的辐射强迫”,塞瑞兹说。尽管他承认“得出明确结论非常困难”,并称气候科学家们还在进一步了解中。

  比如,由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开展的2001世界科学研究回顾认为,暖冬将减少而不是增加强暴风雪出现的频率,而这一结论与马斯特斯所言相左。

  马斯特斯对此回应说:“研究仍在进行,我们并没有得到所有的答案。目前正在进行的所有研究将来并不一定会与我所说的预计将有更多暴风雪的言论相符。IPCC的下一份报告会修正2001年的结论吗?结果令人期待。”

  塞瑞兹说:“从那时起,科学家们就明白了,气候科学是一个不断发展的领域,而我们在不断完善我们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