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煤制气项目触雷停产:60公里外一股刺鼻嘎斯味

2014-4-03 09:07 来源: 华夏时报
收藏到BLOG

  坐拥第一个获批、第一个商业化运营等诸多桂冠的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历经波折终于去年底投产,然而仅投产不到一个月,却遭遇意外停产持续至今,并酿成一场有人员伤亡的安全事故。

  更麻烦的是,停产不仅带给公司日以百万元计的经济损失,更让造成这次事件的“隐形雷”浮出水面,如不妥善解决,总投资超500亿元的大唐克旗和阜新两个煤制气项目恐将全部重蹈覆辙。

  这让身后试图将其作为“样本”进行“批量复制”的诸多煤制气项目负责人颇为震惊,停产事件在带给大唐集团以及整个行业阴霾之时,更无意间暴露出利益驱动下我国数千亿煤制气狂飙背后的盲目与无序。

  这场关乎企业、投资者、当地政府以及居民等多方利益的豪赌游戏,到底背后还藏着多少“隐形雷”?

  意外停产

  身为电力大鳄的大唐集团多年发力煤制气终于迎来“果实”之时,却遭打击,这给此前已然疯狂到多达60多个在建或拟建的煤制气项目泼了一瓢及时的冷水。

  “临近春节时,大唐克旗煤制气出事儿了。”一名内蒙古克旗当地居民王军(化名)对记者感叹称,“他们生产时60公里外都会闻到一股刺鼻的嘎斯味道,这气味至今很久没有闻到了。”

  据报道,1月13日,大唐克旗煤制气公司(全称“内蒙古大唐国际克什克腾煤制天然气有限责任公司”)的工厂内发生了一起中毒事故,并有人员伤亡。记者获悉,彼时,因气化炉出现故障不仅发生安全事故,而且刚正式运行一个月不到的煤制气设备遭到停产检修。

  大唐电力证券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现在检修基本完毕了,但具体什么时间重新投产并不知晓。

  在这次意外停产事件发生前,克旗煤制气项目坐拥多个桂冠,2009年第一个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的煤制气项目,2013年12月18日成为第一个商业化运营的煤制气示范工程,并且该项目一期荣获“化学工业建设优质工程奖”。

  作为煤制气领域“第一个吃螃蟹者”,曾让整个业界颇为振奋的是,2013年12月10日,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唐发电”)发布公告称,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年产13.3亿立方米的一期工程投产在即,公司已与中石油签署了高达2.75元/立方米的煤制天然气供销协议。

  让众多涉足煤制气大佬艳羡的是,目前国内煤制天然气的生产成本多集中于1.6-1.8元/立方米之间,按此计算,加上当前国家对煤制气项目0.2元/立方米补贴,如果按照供销协议中一期正常供应12亿立方米/年的产量来说,大唐电力每年将新增12亿元以上的盈利能力。

  似乎大唐电力已经触摸到了“点气成金”的法门,然而不到一个月后的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改变了这一切。

  蹊跷的症结

  荣获“化学工业建设优质工程奖”的克旗项目一期缘何投产不久后就意外停产,看似成熟的煤制气技术背后又埋着怎样的“雷”?

  问题出在煤制气最核心的设备——气化炉上。1月23日,大唐能源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原总经理张明在克旗项目现场召开气化炉抢修专题会。不仅如此,公司还委托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在北京组织召开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气化炉问题专家咨询会。

  经过一番检查探究,初步查明,造成停产的主要原因是,气化炉对项目所用的蒙东褐煤煤质不适应,导致气化炉内壁腐蚀以及内夹套件等出现问题。

  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化工事业部副总经理裴兴社告诉本报记者,煤制气是指用化工合成的方法,将煤气化处理得到含95%甲烷的替代天然气,能源转化效率可达50%左右,这意味着煤制气技术目前已基本成熟。

  但是,就如“千人眼中的哈姆雷特”一样,裴兴社一针见血地指出,根据当地不同煤种的煤质来选择不同的气化炉炉型是一个项目能否成功的关键。靠简单复制某个样本项目的设备流程以及技术是一个误区。

  而本报记者发现,与大唐克旗项目气化炉遭遇问题类似的是,广汇能源新疆5亿立方米/年的煤制气项目也曾于去年4月试生产时因气化炉炉壁遭煤炭内化学物质腐蚀而引发燃爆火灾,而查明这个原因经历了漫长的一年时间。

  值得关注的是,大唐克旗项目选用了鲁奇(Lurgi)碎煤加压气化技术的气化炉,选用这个技术的已建项目还有总投资245亿元的大唐阜新40亿立方米/年和总投资278亿元的新疆庆华55亿立方米/年的煤制气项目。

  业内专家接受采访时质疑称,大唐克旗项目此前经历了小试、中试等试烧实验,为何在投产后会发生这种停产检修情况?该项目在安全控制方面很可能做得不到位。

  对此,大唐发电证券处上述人士比喻称,就如买了一辆新车,在开之前并不能预知其将会发生什么问题,只能在很长一个生产周期内去摸索。

  试错学费?

  虽然初步找到了意外停产的症结,但不可避免的是,大唐将为其克旗项目的试错交一笔高昂的学费。

  大唐煤制气项目一位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透露,总投资257亿元的克旗三期项目共48台气化炉等一系列配套装置和公共设施建设。而已完成投资165亿元的一期工程大概拥有16台气化炉以及空分装置、冷却装置以及甲烷化合成装置等诸多设备。

  根据大唐发电此前的公告,克旗煤制气项目分为试运期、递增期及高产稳产期三个阶段,其中递增期的第一系列、第二系列的年合同量分别为12亿立方米、25亿立方米,高产稳产期的年合同量为40亿立方米。

  万博资讯产业研究院能源分析师朱彦冰告诉本报记者,煤制气项目比一般的制造业复杂,技术水平要求高,前期工程资金投入量大,回报周期更长。

  万博资讯产业研究院研究数据显示,煤制气项目的回报周期在7.5年左右,存货周转天数在10-20天。就其收益来说,煤制气项目可以获得的净资产收益率在8.08%,销售净利率在11.25%。举例比较,陕天然气的净资产收益率为7.06%,销售净利率为10.41%,存货周转天数只有8天左右。

  但这类动辄投资数十亿、几百亿元的项目,设备一旦投产后再停产便会损失惨重。一位多年浸淫于煤制气领域的业内专家分析称,165亿元的一期工程中除了公共设施的建设资金外,投资在设备上的资金达百亿元以上,而这些设备一旦投产便会有高昂的设备折旧费。

  上述专家补充道,另外,加上停产以及人员中毒事故的直接损失,还有事故修复和环保处理待检等一系列的成本都将体现在资金投入上。累计得出,大唐克旗项目的停产将导致每天上百万元的损失,截至目前,已经停产有80天左右了,累计损失已约8千万元。

  让该专家颇为痛心的是,大唐煤制气如今“木已成舟”,克旗和阜新两个项目所有的气化炉都是鲁奇(Lurgi)碎煤加压气化技术,这意味着煤质与气化炉不适应情况普遍存在,气化炉内壁腐蚀将成为其总投资达500亿元以上两项目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更多“隐形雷”

  一度被60多个项目中的绝大多数奉为“成功版本”、准备进行“批量复制”的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意外停产,给整个煤制气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

  裴兴社告诉记者,河南能源化工集团在新疆的煤制气项目目前处于安评、环评的前期筹备阶段,大唐克旗煤制气项目的问题值得反思,目前我们想在建设之前好好论证,对煤腐蚀气化炉内壁的问题进行专项评估。

  一边是到2020年国内天然气缺口预计将达800亿立方米,一边却要迫切治理大气污染。

  国家曾一度收紧煤制气审批,2013年迎来史无前例的“宽松”,去年下半年有7个煤制气项目一起获得发改委“路条”;其中,需要注意的是,总投资 1830亿元、中国最大的煤制气项目——新疆准东煤制天然气示范项目已获得国家放行,并计划于今年开春开工建设,力争2017年上半年全面建成投用。

  统计资料显示,在2011年之前,国家发改委仅核准了大唐内蒙古赤峰、大唐辽宁阜新、汇能鄂尔多斯、庆华新疆伊犁等4个煤制气项目,年产能共计151亿立方米。

  而根据清华大学气候政策研究中心的统计,截至2013年9月,国家发改委共计审批煤制天然气项目19个,年产能达771亿立方米,远远超过《天然气发展“十二五”规划》中“150亿-180亿立方米”的规划要求;其中,2013年以后审批的项目产能高达620亿立方米,占总产能的80%以上。

  如果把各地建成、在建或拟建的煤制气项目加在一起,截至2013年10月,一共有61个,年总产能达到2693亿立方米。

  朱彦冰说,在地方政府和企业对煤制气投资冲动的驱使下,很多项目在没有认真论证工艺适用性和项目经济性的前提下就匆忙上马,建成投产后会面临巨大的技术风险和市场风险,目前我国煤制气关键技术还需从国外引进。

  煤炭专家李朝林则对大型煤制气项目都位于水资源缺少的西北部表示了担忧:“煤制气的发展面临着碳排放和废水、废气等污染物处理的环保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