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多次遭遇环保问题 被指存在官员庇护

2010-7-22 07:52 来源: 中央电视台
732 收藏到BLOG

  央视《新闻1+1》2010年7月21日播出《紫金,是谁的金子?》,以下为节目实录:

  主持人(董倩):

  欢迎收看《新闻1+1》。

  为什么当地的相关部门反复保证说当地的自来水已经有了保障,可是居民却拒绝饮用?为什么一家被环保部反复通报批评的企业,却能够自许自己是一个环保品牌?为什么在一家上市公司里面会聚集着如此之多的前官员,这个紫金矿业带来的污染事件,给我们带来的疑问远远没有得到解答,今天我们就继续关注。

  (播放短片)

  歌词:

  鱼在水里哭,我握着你的手说鱼在水里哭……

  解说:

  水和鱼有关,更和人有关,在紫金矿业污染汀江事件发生后,相对于媒体关于企业监管漏洞的纰漏,生活在上杭县的40多万居民最关心的只有一点,我们的水安全吗?

  声音来源:福建上杭县居民

  紫金矿业泄漏了什么东西,不能喝了嘛。我们都喝买的水。这水放在桶里,然后过几天,就会起一层青苔那样的东西。

  解说:

  其实对于水质的不安全感在上杭县已经存在了很多年。与此同时,这也让当地的桶装水生意越来越好做。

  陈俊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虽然说紫金矿业采取了很多措施,防止环境遭到破坏,防止污染环境,但是这个也不能不引起他们(当地居民)对于当地的水,环境等方面的安全的担心,所以当地居民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不引用来自汀江的自来水。

  解说:

  作为福建西部最大的一条河流,汀江被誉为客家人的母亲河。目前,受到污染的水体沿汀江顺流而下,已经进入广境内。广东省环保厅昨晚公布的检测数据显示,截止到昨天上午8点,广东境内实有污染水域断面的六价铬浓度低于检出限,但是六价铬的含量在上游福建境内是否超标,却依然引来各方猜测,这种物质如果超标,可能导致癌症的发生。

  记者就六价铬的问题,专门采访了上杭县自来水公司董事长邱志强,得到如下答复。

  记者:

  六价铬呢?

  声音来源:上杭县自来水公司董事长邱志强:

  六什么,六价铬,这个想不起来了,那个我背了,但我不是自来水专业的。我是董事长,记不了那么多。

  解说:

  在上杭县街头的政府公告栏中记者发现,上杭县环境监测站曾公布过6月26号的水质监测结果,六价铬的检测位列其中。但7月3号泄漏事故发生后,六价铬的检测数据却消失了。记者就此专门走访了上杭县环保监测站。

  记者:

  六价铬有检测吧?

  声音来源:上杭县环保监测站站长罗伟金

  有,那个有。

  记者:

  最新的数据能给我们看一下吗?

  罗伟金:

  这个不是很方便,这是机密问题。

  解说:

  回顾紫金矿业发生环境污染事故的这几天,这样的回避和闪躲公众并不陌生。7月12号,福建省环保厅通报称,紫金矿业集团公司旗下的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发生泄漏,污染了汀江,部分江段出现死鱼。很快人们发现,这起污染事件实际发生在更早的7月3号。

  从发生污染到对外公布,整整经历了9天时间。截止7月13号,这一事故已导致当地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最后,7月15号深夜,奔赴上杭县的记者们参加了一个闪电式的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上杭县的副县长宣布处理结果,责令企业停产整顿,严肃追究责任。整个发布会只进行了大约15分钟,并且未设置提问环节。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不到24小时,紫金矿业3号应急中转污水池发生泄漏。初步估算,此次泄漏污水约500立方米。对于此这次的泄漏原因,无论是上杭县还是企业,均选择了沉默。

  主持人:

  企业是在事发之后的9天才对外公布,原因是为了维稳。那现在问题是,是马上就公布能够维稳,还是说9天之后才能维稳?

  白岩松(评论员):

  其实我觉得恰恰相反,因为在这样的一个涉及到公共利益的事件的时候,越早透明,其实越是稳定的真正来源。反而大家人心是乱的,而且会去猜测,会去质疑,会去想象,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反而会在民众当中引起更大的恐慌。比如就说现在,为什么当地的官员都不断地,甚至都播出专门的新闻,官员都在喝自来水,也就是说用这种方式告诉老百姓,自来水没问题。但是老百姓却依然用买桶装水的方式来表达着对政府这样的公关是一种不信任。这里的确又存在一个问题,为什么6月份的时候有六价铬这样一个指标,因为六价铬是有毒的物质,如果要是吸入,或者是渗进去,或者是喝进去,都会对人体造成问题。但是为什么在7月3号事件之后它又没了,那么你就不能阻拦住人们这种想象的空间。

  我觉得不妨举一个例子,为什么说透明应该是稳定的最重要的一个基础呢?几年前的时候大家印象很深,吉林市发生了化学污染事件,把整个松花江给污染了。然后松花江被污染的水流到哈尔滨的时候,哈尔滨也知道这个水不能用,于是它对公众撒了个谎,说我们要停水四天,因为管道老化要维修。但是在单位里头内部通知却告诉大家,水被污染了,吉化导致的,因此要停四天水。于是人心皇皇,老百姓上街采购,甚至连啤酒都给买没了。你就想象一下吧。一天之后觉得这事不对,不能再撒谎了,然后把真相告诉给了老百姓,结果很快地平息下来。也不会再出现抢购的事件。

  我觉得紫金矿业也应该选择用透明的方式,不管是之前9天才说真实的消息,当然它是错的,因为它违法,我们的《证券法》里头明确地规定,作为一个上市公司,出现类似事件的时候,两天之内就要通报给股民,因为股民要蒙受多少损失。另一方面,我觉得从自来水的问题也再次显现出了,应该给大家更透明的一个答案。

  主持人:

  你看从企业的表态里面,似乎它在替政府来承担所谓维稳的责任。但是它这么做,9天之后才公布事实到底是怎么回事,反而把政府给折进去了。因为连老百姓都不再信任,你怎么表态我都不信任你了。

  白岩松:

  对,所以说它是用什么投票的问题,人家是在用买桶装水的方式来进行投票,所以在出现类似的事情的时候,不管你说出什么样的理由,它都站不住脚。

  刚才短片中有一句话不知道大家记没记得,当记者问关于六价铬的数据,结果对方说,这个不方便告诉你,这是机密。不对,自来水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如果你要没问题,为什么不公布呢?因此大家就会有这种想象,我当然希望没问题,因为官员喝自来水,他也是人。如果真有问题的话,也会对身体造成损伤,所以尽早地赶紧恢复,甚至请第三者介入。如果大家对当地不太信任了,那么福建省,或者说国家环保局来对它的水质进行监测,给大家一个答案,这个时候老百姓就会再次用喝自来水的方式来投票。

  主持人:

  紫金矿业遇到环保方面的问题,这次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每一次它都能够奇怪地化险为夷,到底为什么,接下来这个短片可能会帮助您找到答案。

  (播放短片)

  解说:

  污染事件还在扩大,落马官员也在增加,但是我们距离真相还有多远?

  翟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我走访了一些当地的官员,包括普通的民众,他们都表示紫金矿业其实和当地的政府之间的关系也确实是非常之深。有一位资深人士说,紫金矿业和当地政府之间的牵扯就好像一棵大树一样,很难会想象到下面的根基究竟有多复杂,有多么的长。

  解说:

  在紫金矿业崛起之前,上杭县在过去几十年一直都是福建省的贫困县。而如今,随着紫金矿业的兴盛,上杭也成了显赫一方的富裕之地。

  郭煦(经济参考报记者):

  我是从上杭县财政局了解到,紫金矿业去年是贡献了他们全县的财政收入的60%。

  解说:

  紫金污染事件发生后,很多人注意到,在紫金矿业,从公司的管理团队到董事会、监事会,不少人都曾经在政府部门供职。仅在去年11月,这家企业就有两名前任政府要员加盟。紫金矿业监事会主席林水情,此前是上杭县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监事林新喜也曾任上杭县纪委副书记、常委。

  郭煦:

  这已经成当地不争的事实了。他们当地好多的政府官员,有的是退休了,有的是中途辞去了公务员职务,然后到紫金矿业去任职。至今还没有退位的一个县政协主席温文彪,现在还兼任着紫金矿业的党委副书记,很多了,这样的例子。

  (字幕提示)

  副董事长 刘晓初

  曾任福建省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处长

  副总裁 黄晓东

  曾任福建省福建科学技术委员会处长

  副总裁 李四德

  曾就职于原国家黄金管理局

  冶金工业部黄金管理局

  国家经贸委黄金管理局 历任副处长、处长

  投资部主任、咨询委主任、局副总工程师

  2003年至2005年就职于中国黄金集团公司

  任总工程师和投资决策

  安全和预算考核委员会副主任

  …………

  翟敏:

  这些是我们可以能够统计到的,还有很多,就是说大大小小的,当地的一位政府官员,执法部门的官员就告诉我,这些实际上人数非常之多,可能有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都有可能。紫金矿业方面对此也是没有否认。就是按照在紫金矿业里面,肯定是比公务员收入会高一些,可能是几万、十几万都有。

  郭煦:

  在我采访的过程中,当地的居民和当地的政府官员,他们一直在说紫金矿业和地方政府有错综复杂的关系,因为毕竟好多上杭县的一些原来的老领导在紫金矿业现在任要职。比如说当地的一些执法部门,也只能是说去执法的时候,不可能不给老领导、老同事的面子。

  解说:

  为什么紫金矿业近年来屡屡陷入污染质疑,却始终安然无恙?为什么此番污染事件竟然可以被瞒报长达9天之久?为什么当地政府所谓维稳,竟可以成为企业瞒报的借口?是企业还是政府?是商人还是官员?是上杭县还是紫金县?被紫金矿业污染的仅仅是一条河流吗?

  主持人:

  俗话说人走茶凉,为什么在官场长退下来,或者辞职的这些人,紫金矿业愿意接着他们呢?

  白岩松:

  我们先来看一个数据,其实刚才短片里说了,紫金矿业它占上杭县一年的收入接近60%,那简直是一股独大,在当地。那么就可以看到政府跟它的这种关系,保紫金矿业就是保自己,因为你的钱袋子在紫金矿业这儿,占到接近60%。

  至于你刚才提出的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官员利用自己在职位时候所拥有的权利,给自己安排了去路,反正两者之间由于刚才说到了一股独大,关系是非常密切的,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大家会有这样一个近距离。因此第一种可能是,官员利用在职的时候权力给自己安排好了后路。你要知道,到了上市公司里收入当然一下就会增高很多,这是第一种可能。

  第二种可能企业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因为他觉得这样方便,这样我可以去处理很多很棘手的事情,因为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方方面面,一会儿环保查你,一会儿这个查你,一会儿那个查你,但是老的领导们都在我这儿坐着呢,你说你好意思吗?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了。我们也甚至反过来要去猜测,睁一眼闭一眼是不是也是这次发生污染事件的一个重要的因素所在呢?这是第二种可能,也就是企业愿意这么干。

  第三种是两者都有,既有官员想去,同时企业也愿意让官员来,让自己方方面面公关能力强,有那么多的领导干部。但是有一点我们反过来要提出质疑,大家看一下我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务员法》。“公务员辞去公职或者退休的,原系领导成员的公务员在离职三年内,其他公务员在离职两年内,不得到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企业或者其它营利性组织任职,不得从事与原工作业务直接相关的营利性活动。

  《公务员法》在这儿放着呢,刚才我们的记者都已经说了,有的是还没离任的,那边职位都已经有了。那拿公务员法当什么了?又是一种违法的行为。

  主持人:

  可是像紫金矿业,它跟当地上杭县分不清你我的时候,避免不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白岩松:

  因为这里有好处,双方都有好处,从去到那儿,从官员的岗位退了之后到它那儿去任职,可以自己的收入一下增高了很多。另外一方面,企业得到好处,公关能力强,在当地都照得开,方方面面全有人。

  但是另一方面,除了违法之外,你还会展开很多的猜测,这是会不会是一种变相的行贿受贿,有没有在你拥有权力的时候替人家办很多不该办的事等等。我觉得难怪大家会有这样的一些想象,否则的话你怎么会去解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仿佛像联体兄弟这样的红顶商人这样的感觉呢?

  主持人:

  像紫金矿业这样大的企业,有一些官员在庇护着他们。但同时我们应该想,是不是相关的处罚对他们不足以造成负担,所以才让他们能够一次次地化险为夷呢?稍候继续。

  (播放短片)

  最新消息主持人:

  我国证监会,福建监管局对紫金矿业的污水渗漏环保事故已开专项的核查。

  新闻直播间主持人:

  污染的铜矿湿法厂已经无限期停产,全面开展整改。

  最新消息主持人:

  19号晚上,紫金矿业集团公司董事会向社会发布了正式的道歉信。

  解说:

  道歉、停业整顿、立案调查、刑事问责。依然身处层层重压之下的紫金矿业昨天股价却奇迹般的涨停了。再看究竟,原来是已经有分析师发出了超底报告,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认定了紫金矿业潜在赔偿责任很小。

  丘开武(上杭县上都乡村民 鱼贩):

  现在失业了,没有鱼收了。鱼都有毒,他们都不敢吃,现在县里面很少有人敢吃鱼,都怕是我们这边搞上去的。我们发出的货,老板也不敢要。

  傅邵武(上杭县下都乡乡长):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到底我们下一步,需要根据专家论证,水面能不能进行水产养殖。

  解说:

  专家论证还需时日,可是当地百姓的生活却是要一天一天地过,那么如今他们靠什么生活?有的乡政府已经主动给予了养殖户一些补贴。

  阙启旺(永定县洪山乡乡委书记):

  我们政府出台了每平方米40元的网箱转产补助,同时发给每人100元和30斤大米,半年的转产安置费。

  解说:

  此次遭受紫金矿业污染的汀江,是广东省重要内陆河韩江的一个支流,而韩江是汕头、梅州等地居民重要的水源地。据广东省环保厅介绍,本月12号他们收到福建省环保厅通报后,就迅速启动应急监测,密切注意水质变化。根据监测,几天前,广州梅州韩江青溪电站水体铜含量明显增加,截止到昨天,梅州市环保局的报告显示,目前韩江水质基本能达到三类水标志,但超出了渔业水质标准。

  虽然没有发生死鱼现象,为了确保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梅州沿岸已经发出了禁渔紧急通知。

  梅州市民:

  上游的水量那么大,证明那个水的污染面积肯定很大。如果水流到下面来,那肯定对我们也不是很好。

  解说:

  昨天,紫金矿业公司表示,将积极做好善后各项工作,妥善处理损害赔偿事宜。但公众最期待的具体如何赔偿,赔偿对象怎么确定,补偿标准等细节却没有看到。

  主持人:

  污染造成的损失,应该说是不可估量,但是你看,短片里面提到一个细节,昨天这个公司的股价居然是涨停,这两个现象我们觉得都无法解释简直是。

  白岩松:

  有人在分析,说莫名其妙突然发出了一次涨停的机构,背后显然有机构在动作,是不是跟紫金矿业有一定的关系。另外说,这个股价在昨天突然涨停了之后,可能会一下子减轻了对他们索赔的压力,因为他们犯错误在先,你是9天之后才公布了这样一个信息,导致了很多的股民可能会受损失,股民有权也向他们提出索赔。但是利用昨天这样一个快速的涨停,让很多的股民的损失就变小了,索赔的动力可能就不足了。当然这是经济方面专家的分析。

  可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觉得如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就能够轻易过关的话,今后我们还会看到更多的类似的紫金矿业这样的企业,因为它不真的疼。

  主持人:

  怎么让它疼,因为你看不仅是福建,连广东,广东招谁惹谁了,现在连带承担这么多的一系列的(责任)。

  白岩松:

  比如说,从广东这个角度来说,它肯定要付出相当多的成本,包括也会对生活等等产生很大的影响,除了广东和福建两省密切沟通,信息勾兑等等,这是重要的。另外一方面,谁来买单呢?就是所有给它带来的这一套麻烦,在广东这块儿谁来买单呢?紫金矿业有承担什么样的赔偿责任,我们还要去追究它的一些什么样的责任?在昨天道歉的过程中,紫金矿业的老总明确的说我们愿意接受任何的处罚,因此恐怕就不仅仅能够轻易过关。但这件事情真正让你想的更多的还是一个,它为什么可以当初闯过一道又一道(关),环保部不断地给他下发黄牌,但是人家能一路地闯过来。

  主持人:

  所以问题就在这儿,它能一路地闯过来,我们怎么就能知道这件事它就会栽跟头。

  白岩松:

  是,包括它自己这回都承认了,它装污水的池子居然建在一个有可能发生洪水的古河道里头,这本身也是当初通过了环保等等很多部门的过关。环保当时让它上市的时候发现了它环保的问题,让它限期整改,但是等于它得到了免死牌,限期整改不影响我上市,然后接下来的时候环保不断地遭受黄牌,但是它也不会在年报,在季报里头去公布,因为没有硬性要求。这个时候透过紫金矿业我们需要整体去思考,我们对类似的这种高污染的企业要不要有硬性的规定,信息披露制度,我觉得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它就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