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委之间利益博弈 环境税划分重新陷入拉锯争斗

2010-9-25 08:20 来源: 《中国经营报》
收藏到BLOG
  但凡利益纠葛巨大的政策,总是难产,被地方税务部门视作一块肥肉的环境税,这一次又应验了这个道理。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目前财政主管部门已经基本确定,在进行试点的甘肃、湖南、湖北、江西四省,环境税收入将划归地税。这意味着,这个牵动汽车、能源、水处理等方面的利益重新划分的税种,将为地方财政带来的增量收入,或达千亿元之多。

  但正是由于这样巨大的利益,让环境税重新陷入了一场拉锯的争斗当中,这其中既有中央财政与地方财政的纠结博弈,也有中央部委之间利益的重新划分。这一切,或许将导致这个被寄予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关键税种,继续难产下去。

  试点“利益化” 

  “一块肥肉马上就要到嘴里了,无论地税局、财政局,还是环境保护局,显然都要有所表现。”一不愿具名的财税专家称,甘肃等4省计划推动环境税地方试点消息年初传出以来,地方政府要求相关部门齐心协力共同攻坚环境税试点的会议就一直在开。

  湖南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财税专家罗宏斌观察到的湖南情况,间接证实了以上说法。“试点肯定是必然的,我们获知湖南目前具体的实施方案已经在紧锣密鼓的制定中,据说只需领导签字同意就行了。”罗宏斌称湖南省围绕环境税的准备工作已有时日,但具体方案不便公开。

  作为地方政府牵头申请环境税试点的主体,湖南省税务局对记者表示,具体方案还在酝酿中。湖南省环保厅宣传处黄处长对本报记者表示,这项不是环保厅在做,而是地税部门在牵头。环保厅没有参与,只是协助。

  据罗宏斌了解,湖南省税务局或已在8月底之前就拿出了具体试点实施方案。

  “由于试点方案的大框架此前已经由国税总局拿出,因此各地方政府组织有关部门依样画葫芦,各自因地制宜即可。”甘肃省政府办公厅有关消息人士称,推行环境税的另一重意义在于,甘肃与其他3省之间,各自都想优先拿出自己设计的方案。反映的是大家都想赌一把政绩,谁的方案最牛,最符合国情,就最有可能得到全国范围的推广。

  财政部税科所副所长贾康及罗宏斌两人均表示,环境税试点仅限上述4省之间推行基本已经划定,但他们还表示,上述4省并不一定全部推动环境税试点,未来一旦进入实施状态,还可能缩减,但是出局省份可能仅限一个。

  同时,另外一种可能是,在以上4省之间分别征收不同的税种试点,如甘肃征收排污环境税等。但以上说法无法获得证实。

  千亿利益如何分配 

  环境税亮相之前,不可或缺的工作之一是如何来确定税基,即污染排放量

  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此前表示税基是个大问题。他认为税基的确定工作如果不能落实到位,环境税出台就不能急于求成。

  一直在参与环境税方案设计的王金南对记者表示,他已经向环保部、国税总局和财政部多次建议我国应该从四个角度推动环境税工作:第一部分是污染排放,环境税税基应该建立在污染排放量的基础上;第二部分是污染产品,对一些有潜在污染的产品,或者一次性消费的资源产品进行征税;第三部分是生态保护税,对一些自然资源产品,如矿产资源开发带来资源破坏,应该征税以作生态补偿;第四部分是碳税。

  王金南认为碳税可以先看看其他国家会采用的征收方式,我们到2013年、2014年再征也不迟。罗宏斌对此也颇为认同,他认为环境税征收难点,在于计税依据如何确立。凭什么征税,征多少,多大单量,这些标准问题非常难以确定。

  事实上,比谁来主导环境税税基这一污染排放量标准更难确定的,是环境税最终由谁来收,怎么个收法。

  罗宏斌认为环境税肯定是地税,从试点省份来看,也是对地方税源的配置。但从长远看,未来所有涉及到环境保护的税目和收费项目可能都会装入这个系统中,这意味未来不仅仅是涉及地方利益的收费项目会囊括其中,也有触及一些原本属于国税的税目。

  “这势必涉及利益再分配问题。”罗宏斌透露,目前中央财源在增加,地方财源在减少,而环境税的设立能促进地方税收的发展。另一方面,从限制地方环境污染角度出发,设立环境税可以在税务上引导企业民众的消费行为。他认为财政部财政压力很大,因此开征环境税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进行可持续性的财源建设。因为未来财政支出有相当大的一块将是环境保护方面的支出,这样也可缓解国家在这方面的支出。

  然而,一旦涉及费改税,就意味着原来收费的利益部门的权利将被转移到税务部门。甘肃省政府办公厅相关人士称,费改税的第一步还不是由谁来收费的问题,而是以前从事收费工作的人员如何安置,他们是划转到税务部门继续从事相关工作,还是留置到以前的单位?

  社科院财贸所税收研究室副主任张斌认为相关利益的协调工作肯定是重中之重。“这个需要一开始就搞好制度设计”,据张斌了解,官方现在仍在就环境税能否作为一个独立的税种来推行进行讨论,也在讨论环境税未来如何对涉及环境问题的税种和收费项目进行整合。

  上述不愿具名的财税专家认为,在设计上千亿元的蛋糕如何重新分割面前,不能指望4个计划中的环境税试点省份都能最终展开试点。“我们现在只需要有一个试点省份能够率先站出来吃螃蟹,有人做了,打开这个突破口,最后的事情或许会简单一些,利益再分配方面的难题,将会逐步得到解决。”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