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节能灯污染180吨水

2010-11-03 09:16 来源: 法制日报
收藏到BLOG

一只节能灯污染180吨水 废弃节能灯或成生态杀手

  【调查动机】

  节能灯又叫紧凑型荧光灯,因其节能高效而被视为传统白炽灯的替代品。中国节能灯推广战略由来已久,仅上海市以政府补贴的形式进入上海居民家庭的节能灯就超过2200万只。但是,有研究标明,目前市场上的节能灯均在不同程度上含有极其微量的,而这些汞极有可能对环境造成威胁。那么,废弃节能灯的回收工作谁来负责?目前,我国的回收现状如何?

  市场上出售的节能灯型号在包装上并未对丢弃方式进行说明,也未对“灯管含汞”作出任何警示,只有一家国际品牌的节能灯,在外包装上印有“可回收”、“勿丢入垃圾桶”等图片标识。商店店员表示,没听说厂商有回收服务。记者拨打“962300”上海市再生资源回收服务热线,工作人员称不收废弃节能灯;上海市环保热线“12369”表示,环保部门未参与推广节能灯活动,如何回收这类废弃物并不清楚;而上海市废弃物管理处有关人员则表示,废弃节能灯处置目前没有具体管理部门。

  “居委会又开始新一轮政府财政补贴节能灯的申购、发放工作,对节能减排广大居民都很赞同。可是听说节能灯管内含汞,废弃后如处置不当,会污染水土。”11月2日,上海市市民曹女士一脸无奈地说,“我询问居委会干部如何回收废弃节能灯,大家都说不清楚。”

  如今,越来越多的节能灯因为政府的补贴政策进入寻常人家。然而,有业内人士指出。我国对废旧节能灯的回收体系还处于空白,这意味着加速覆盖的数以亿计的节能灯在完成节能使命后,可能会被当做普通生活垃圾处理,而成为生态的隐形杀手。

  一只节能灯可污染180吨水 千万节能灯患含汞“后遗症”

  “换下白炽灯,让节能灯走进千家万户”――今年是上海市连续第3年通过政府财政补贴的方式,向居民推广节能灯。据了解,2007年,为鼓励市民多使用节能型的照明产品,上海市有关部门制订一项双重优惠政策,即市民申购节能灯时,不仅能享受50%的国家财政补贴,还享受20%的地方补贴。也就是说,市场价在十几元的节能灯,上海市民只需5元左右即可带回家。粗略统计,仅以政府补贴的形式进入上海居民家庭的节能灯就超过2200万只。

  然而,另一个“不起眼”的问题也开始随之显现。

  一家知名照明企业的员工向《法制日报》记者透露:“受制造工艺的限制,目前这代节能灯产品多少总会含有一点汞。”

  据了解,虽然节能灯与普通白炽灯相比优势十分明显,但含汞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为此,在照明行业业内有一个标准,每只节能灯的含汞量必须控制在5毫克以下。

  那么,5毫克汞到底是多少?记者了解到,这些汞的体积相当于一支圆珠笔的笔尖大小。而目前一只普通节能灯实际含汞量平均约0.5毫克,少数品牌产品可达0.25毫克左右。

  “虽然节能灯的汞含量微乎其微,但其数量庞大,因此仍不可忽视。”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蒋大和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当1毫克汞渗入地下,可造成大约360吨水受污染,由此计算,一只废弃节能灯,如处置不当,可能污染90吨至180吨水及周围土壤。

  “节能灯含汞并不是一个小问题。”蒋大和说。

  上海市农工党松江区委专职副主委马蒙恩也非常关注节能灯含汞是否会造成危害的问题。他分析说,汞和汞化合物都可以透过皮肤进入人体,但从人体中排出却很缓慢,对肝肾功能、中枢神经系统和植物神经功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

  “由于汞的沸点低,常温下即可蒸发,汞蒸气易经呼吸道进入人体,废弃的节能灯管破碎后,瞬时可使周围空气中的汞浓度超标上百倍。”马蒙恩说。

  生产厂家“不负责任” 环保部门间“踢皮球”

  “自从用上节能灯后,家里已经换了十几只,听说灯管内含汞会污染环境,所以不敢乱扔,可是现在又没有地方回收,我们就是不想乱扔也不知如何是好。”从居委会回来后,曹女士一脸无奈地说。

  据上海市绿色照明推广办公室人士介绍,今年国家就高效照明产品补贴推广项目进行招标时,已将废旧灯管的回收比例、有无回收设备及企业是否通过清洁生产评审列入了标书的要求中。上海市节能灯推广文件中,也明确推广企业“设立废旧灯管回收箱”。

  然而《法制日报》记者获悉,今年共有10家公司作为上海市节能灯推广企业,但大部分企业目前不具备回收条件。

  曹女士所属的上海瑞金二路街道南昌居委会今年发放的政府补贴节能灯都产自北京某公司,5W、11W的两种规格节能灯均仅需3元,不过,居委会干部告诉记者:“这家企业没有设立废旧灯管回收箱,也从未就此联系过居委会。”

  此外,记者在上海一家大型超市以及某大型建材商城内发现,货架上出售的节能灯型号虽然多样,但包装上并未对节能灯的丢弃方式进行说明,也未对“灯管含汞”作出任何警示,只有一家国际品牌的节能灯,在外包装上印有“可回收”、“勿丢入垃圾桶”等图片标识。店员表示,没听说厂商有回收服务。

  生产厂家“不负责任”,记者只得将希望寄托在相关的环保部门,但是同样遭到了“闭门羹”:

  拨打“962300”上海市再生资源回收服务热线,工作人员称不收废弃节能灯;上海市环保热线“12369”表示,环保部门未参与推广节能灯活动,如何回收这类废弃物并不清楚;而上海市废弃物管理处有关人员则表示,废弃节能灯处置目前没有具体管理部门。

  对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环保专家坦言,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废电池有毒有害,不能乱丢,小区内还设有专门的废电池收集桶,但是同样存在潜在污染危害的废弃节能灯管,在回收上却有很大漏洞。

  不过,同时也有业内人士表示,厂家“不负责任”实在是有难言之隐,“企业内部对残次品的环保处理相对容易一些,而开展社会回收的难度要大得多,收集、运输、处理的成本很高”。

  马蒙恩告诉记者:“节能灯的回收处理线每条造价约为1000万元,大一些的照明企业一般需要两三条处理线,由于回收处理旧节能灯的成本很高,又没有政府补贴,因此一般生产企业都不回收处理。”

  据了解,上海市区域的固体废物处置中心和洁申实业有限公司是上海市获准收集废弃荧光灯、节能灯的单位。不过,这两家单位主要负责收集企事业单位的废弃灯管,家庭的废弃灯管还没有纳入收集管理范围。

  改善技术构建回收体系 保护环境需“双管齐下”

  查阅相关资料,记者发现,2008年颁布的《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新名录》里,家庭废荧光灯管被列入可不按照危险废物进行管理的范围里。马蒙恩告诉记者,这就意味着同属荧光灯的节能灯也得不到针对性的无害处理。

  同时,据上海市废弃物管理处特殊废弃物管理科负责人透露,由于节能灯不在特殊废弃物的指定范畴,因此根据专项处理原则,并未设立节能灯的专项回收系统。

  据了解,在今年上海“两会”期间,曾有多位代表委员呼吁尽快出台相关措施,尽快改变现状。

  作为上海市政协委员的马蒙恩建议,在各个社区、居委会设立回收点和专用箱;鉴于企业回收成本高昂,建立定点的废旧节能灯回收、处理中心,政府予以补贴;鼓励民间组织积极参与回收、处理,政府出台相关政策予以鼓励;强制生产企业实行回收处理,建立强制回收制度势在必行。

  上海市人大代表黑新雯则建议,积极改进节能灯生产技术,开发无汞或低汞节能灯,学习国际先进技术,把容易污染环境的液态汞换成固态汞。

  “最理想的情况是,由政府部门牵头,构建一个社会回收体系,这样才能有效集中处理节能灯含汞的问题。”一家节能灯制造企业负责人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由于早就意识到节能灯“汞污染”问题,他们已在江苏设立了一个实验性的回收基地,“但毕竟只是一个小基地,回收到的废旧节能灯实在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