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电联动“搁浅” 今夏局部电荒风险加剧

2010-6-30 08:09 来源: 经济参考报
收藏到BLOG
  电价上调的预期或已经落空。近日,国家发改委有关司局先后与神华、中煤集团,以及内蒙古伊泰集团,山西同煤、晋煤、阳煤、焦煤集团,河南郑煤集团进行座谈,要求主要煤炭企业维持煤炭价格稳定。

  煤价上涨是导致电价上涨压力加大的主要原因。在今夏用电高峰即将来临之际,国家发改委禁止煤炭企业涨价的举动,预示着煤电联动的可能性变得很小。而由于煤电价格未能理顺,今夏中国局部出现“煤荒”和“电荒”的风险陡然增加。

  “马上就是新一轮夏季用煤和用电高峰了。以目前的电价水平,一旦煤价上涨,电力企业将难以承受,所以发改委提前给煤企打招呼,以稳定今年夏季乃至下半年的煤炭价格。”中国煤炭市场网观察员李朝林告诉记者。

  座谈会上,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提出了两个具体要求:一是年度合同煤价不能变,已涨价的煤炭企业要在6月底前退回;二是国有煤炭企业、行业龙头企业要带头保持市场煤价基本稳定,不能带头涨价。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告诉记者,即便是目前的煤价,今年电力企业整体可能是亏损的,亏损既影响发电企业的积极性,同时也导致一些发电企业资金链紧张,影响买煤和存煤。

  不过,林伯强表示,通过行政手段来压制煤价上涨不是长久之计,其效果也很有限。一方面,煤炭企业可能会选择不卖、少卖煤炭,或者把煤炭卖给出价高的;另一个方面,煤炭的质量可能会出现下降。

  政府管制煤价并非首次。2008年6月20日至12月31日,国家发改委对全国发电用煤实施临时价格干预措施。在临时价格干预期间,全国煤炭生产企业供发电用煤的出矿价,不得超过今年6月19日实际结算价格。但最终证明效果并不理想。

  “政府部门要求煤炭企业稳定煤价,显然是要减弱通胀的预期,但此举是用计划经济的手段来管理市场经济的问题,对中国经济其实是不利的。”李朝林说。抑制煤价导致煤炭企业没有积极性,而不涨电价则导致发电企业没有积极性。煤电价格形成机制的未能得到理顺,给今年夏季可能出现的“煤荒”和“电荒”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此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在2010年全国电力迎峰度夏电视电话会议上透露,今年迎峰度夏期间,预计全国电力供需总体平衡、局部偏紧,西北、东北供需形势较为宽松,华中基本平衡,华北、华东、南方平衡偏紧,高峰时段存在限电可能。

  中国电力联合会也预计,下半年,全国电煤供需偏紧的趋势很难得到改变,在个别地区、个别时段仍会出现缺煤的情况。预计2010年全国电厂发电、供热生产,电煤消耗将超过16亿吨,需求总量增加和结构性、地区性矛盾将进一步加剧电煤矛盾。

  “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还是煤电联动。”林伯强认为,无论是从理顺煤电价格形成机制的角度,还是促进节能减排的需要,启动煤电联动,适度上调电价都具有紧迫性。

  从2004年开始,政府通过实施煤电联动来缓解发电企业的困境,即当煤炭的价格累计变化幅度连续在6个月以上超过5%时,通过调整电价来弥补发电企业成本的增加。不过,这一机制未能得到很好的执行。

  林伯强进一步指出,煤电联动后,如果煤价出现快速上涨,可以考虑像对石油一样,由中央政府对煤炭征收“特别收益金”,即通过测算煤炭资源的成本、各种费用以及利润空间,保证留给企业足够的收入用于可持续发展的开支后,计算出特别收益阶段。

  “征收煤炭‘特别收益金’提供了卖多而不是卖高的动力,可以缓解煤价上涨的压力。而且,中央政府还可以用‘特别收益金’的收入建立特别基金来稳定电价,避免电价大幅度波动。”林伯强说。

  上周,记者致电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分管电价的副司长李才华联系采访,被婉拒。更早的时候,有消息称,国家发改委官员透露正在研究电价调整一事,但这一说法遭到了国家发改委的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