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尘肺"民工:我的肺估计能洗出好多瓶黑水

2010-11-29 10:21 来源: 扬子晚报
840 收藏到BLOG

“我的肺估计能洗出好多瓶黑水” 

  山西一“尘肺”民工来宁治疗,3年维权终因微博网友“围观”迎来转机。

  10个月的矿工生活让他的肺“沾满了灰尘”,钟光伟一度赢得了和矿老板的官司,但对方拒不执行。昨日在南京胸科医院见到钟光伟时,今年仅37岁、正当壮年的他居然要戴氧气辅助呼吸!最终让他命运发生改变的,竟是小小的微博。

  他的辛酸 打赢了官司,却拿不到赔偿

  钟光伟原本身子特别壮实。2006年11月,钟光伟经人介绍到山西大同市云冈镇竹林寺煤矿打工,这是他身体变坏的开始。在井下,钟光伟负责在岩石上打。井下通风条件差,风钻一开动,粉尘到处飘,“到处是灰尘,根本看不见人,隔着一两米都得喊话。”钟光伟介绍。下班时,钟光伟一身是灰,头上、脸上全是粉尘,走在大街上连妻子几乎都没认出来。

  半年时间不到,钟光伟就感觉肺部不适,动不动就咳嗽,去小诊所看,经常被误诊为感冒,吃了不少消炎药,但病情不见好转。“后来肺痛得实在受不了”,医生又先后作为肺气肿、肺炎甚至肺结核来治疗,病情反而更加严重。这年年底,钟光伟这才弄清楚,他患的是“二期矽肺(尘肺的一种)伴肺功能中度损伤。”2009年7月,工伤鉴定结论显示,钟光伟为伤残三级,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其时,他的体重已从原来的130斤降到110斤,走路气喘吁吁,咳嗽一声接一声。

  为了给自己维权,钟光伟拖着病躯辗转到矿上和各个单位跑说法,3年下来满是辛酸。最开始,煤矿主自然不认。钟光伟找到了煤矿所在辖区的南郊区劳动局,结果劳动局最终裁决认定:钟光伟和煤矿不存在劳动关系。当时,钟光伟和煤矿企业确实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他对记者说,“你一定要把这个报道出去:现在的农民工兄弟一定要有维权意识,要和用人单位签劳动合同。”

  其后,钟光伟自然不服,他将煤矿告上南郊法院。南郊法院推翻了劳动局的裁决,认定钟光伟和竹林寺煤矿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判令煤矿赔偿49万余元。满以为官司赢了,就能够拿到钱治病,没想到美好的愿望还是落空。判决书生效4个多月,至今年5月份,钟光伟都没能拿到一分钱。而此时,为了打官司和治病,钟光伟一家负债累累,钟光伟本人的病情也愈发严重,“提个一二十斤的东西都提不动,咳嗽不止!”绝望的钟光伟几度想到了自杀。

  今年9月开始,听人介绍之后,钟光伟想到了用网络帮忙维权。他在新浪微博注册了署名为“钟光伟2010”的微博,开始讲述自己染上尘肺的不幸遭遇和未果的维权经历。

  在第一篇微博里,钟光伟写到:“我患有严重的‘二期矽肺’肺功能损伤,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找法院执行局长,他让当事人家属在门口等待,自己却从窗户爬出去跑了。”钟光伟的微博很快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全国各地几个好心的网友甚至集合到北京,专程赴山西看望钟光伟一家。“那个时候是我们最难的时候”,钟光伟介绍,一家几口人就只剩下90多元,全家大小吃了好多天的馒头,“因为馒头便宜啊,一块钱可以买三个”,当时大同下了好厚的雪,但那么冷的天,钟光伟盖的还是夏天朋友送的毛毯。

  钟光伟一家的困境让前来的网友心寒,“大同到处是煤矿,而他们家连取暖用的煤都买不起”,一网友感慨。其后,这几位网友不仅捐了钱,还给钟光伟一家买来了米油等生活必需品以及煤球。

  钟光伟的遭遇经这几位网友的传播后,开始为更多的人所熟知,其间加上一些传统媒体的介入,大同当地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今年10月28日,大同南郊法院召开执行听证会,在法院调解下,钟光伟无奈接受27万元的赔偿,这几乎是原来判决49万的对折。记者问钟光伟,何以接受了矿主几乎对折的赔偿,钟光伟说自己压根就跟矿主耗不起,“医生说我的病刚发现时就去治疗,说不定现在都好了,越拖越严重!”见矿主赔偿有了眉目,钟光伟就发了条微博,让大家不要再捐钱给他,并谢谢大家好意。

  在微博上,钟光伟公布了妻子的账号,其后陆续便有全国各地的好心网友捐款,至今善款已有3万多元。这些好心人中,来自北京的“北京厨子”、上海“巴黎行”等网友还帮忙安排了医院治疗,这就是钟光伟来到南京的缘由,“他们说这家医院比较专业”,钟光伟介绍。

  他的希望 下周一将在南京胸科医院洗肺

  公众对于“尘肺病”或许并不陌生。

  2009年6月22日,河南农民工为了证明自己确实患上了尘肺,而不是肺结核,选择了“开胸验肺”的方式。这一令人震惊的行为让不少大众第一次获悉了什么叫做“尘肺”。专业人士介绍,“尘肺”是由于在职业活动中长期吸入生产性粉尘,并在肺内滞留而引起的以肺组织弥漫性纤维化为主的全身性疾病,典型症状就是咳嗽、胸痛。

  最近一则关于“尘肺”的著名新闻来自于新疆,据11月9日《都市消费晨报》报道:新疆一名患有尘肺病的煤矿工人,从肺内洗出了48瓶黑水!

  钟光伟担心自己的肺也给洗出这么多黑水,“我的肺估计也能洗出好多瓶黑水”,“医生说整个肺上面全是灰”,钟光伟对本报记者说。

  昨日中午时分,钟光伟走出病房办点事,结果没走多长时间,人就感觉受不了,“胸闷,得大口大口的呼吸”,他没敢多走,又赶忙回到医院吸氧。“你看我现在说说笑笑好像没事,但我走路连个三岁小孩都不如”。

  一旁钟光伟的妻子介绍,今年10月份,丈夫和不到3岁的小儿子走在一起,结果没走多远,钟光伟就撵不上儿子了。

  记者了解到,下个礼拜一医院将对钟光伟“洗肺”,通俗地讲,就是用一根管子从嘴伸进肺里,然后注入药物清洗。

  与之相关的一则消息是,据工人日报报道:“记者从11月10日召开的全国煤矿职业安全健康经验交流会暨全国煤矿尘肺病防治现场会上获悉:全国煤矿有265万接尘人员,据测算,每年有5.7万人患上尘肺病,因尘肺病死亡的则有6000余人,是安全生产事故死亡人数的两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