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血铅事件调查:居民点于污染项目投产后启用

2011-1-07 18:19 来源: 新华网
1128 收藏到BLOG

  新华视点:扑朔迷离的“血铅迷局”

  ——安徽怀宁高河镇儿童“血铅超标事件”追踪

  新华网合肥1月7日电(“新华视点”记者熊润频、朱青)新年伊始,安徽省怀宁县曝出“血铅超标事件”:该县高河镇新山社区部分儿童被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检测出血铅超标,其中24名儿童已经住院治疗。怀宁县委县政府6日通报称,初步判断此事件系由新山社区附近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超时违规试生产”造成。但在同一天,安徽省疾控中心在公告中称:23名住院儿童采血检测后血铅指标“均在正常范围之内”。

  如此短时间内,两家权威机构的检测结果为何会有天壤之别?一家未通过环保验收的电池生产企业为什么能够长期“试生产”?

  尽管事件扑朔迷离,但安徽省委省政府和事发地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停止了相关企业的生产,并组织儿童到医疗机构检查治疗。高河镇儿童血铅超标事件真相究竟如何?“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血铅之痛是否企业污染所致?

  2010年的最后一天,远在银川做生意的黄大寨接到了媳妇从老家打来的电话。电话里传来的不是新年祝福,而是一个令人忐忑的坏消息:村里很多小孩被检查出来血铅含量超标,5岁的儿子次日也要到合肥的大医院检查,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放下电话,黄大寨立马丢下生意坐上火车,回到了位于安徽怀宁县高河镇新山社区的老家。很快,儿子的检验结果出来:血铅含量330.9微克每升,属于中度铅中毒。

  据调查,去年12月24日,怀宁县高河镇新山社区就有3名儿童在安徽省立儿童医院被检出血铅超标。之后,怀宁县委、县政府先后组织博瑞电源有限公司附近206名儿童赴省立儿童医院进行血铅检查,不少儿童检测出血铅水平达到100微克每升以上,属于高铅血症或者轻度铅中毒。截至1月5日,检测结果显示有28名儿童血铅水平超过了250微克每升,属于中度铅中毒,他们中的24名从今年年初开始陆续住进省立儿童医院观察治疗。其余病情较轻的孩子则居家观察。

  医院里,黄金华抱着14个月大的孙女黄袁艳站在病床前不住地叹气。她告诉记者,最初是村里有人发现自家的小孩智力下降,性格也很暴躁,吵着恼人,就带他到医院检查,这才发现小孩血铅超标。“后来村里的小孩都到医院检查,我家两个孩子都超标,这个孙女最高,有392。这么小的小孩就超标这么多,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后遗症。”黄金华抹着眼泪说。

  家长们怀疑,这么多孩子血铅超标,可能与新山社区附近的两家电源厂造成污染有关。“尤其是博瑞电源有限公司,就在家门口,中间只隔着一条马路。而且当初他们招工时就声明不要我们本地人,不招未婚未育的,我们就猜想这肯定对人健康有影响。”

  6日上午,怀宁县委县政府对此事件发布通报,初步认定与新山社区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未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超时违规试生产,是造成此次事件的主要原因。而在此前,在家长的要求之下,当地已经对该公司实施了断电停产。


  环保局参与引进污染项目 未通过验收却“试生产”背后谁在撑腰?

  在已经停产的博瑞电源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公司在2008年建成的铅酸蓄电池极板项目确实未通过环保“三同时”验收。

  怀宁县环保局副局长吴延圣也表示,500米卫生防护距离不够是该项目至今未通过环保竣工验收的核心问题。

  尽管博瑞极板项目违规“罪证”确凿无疑,但记者却在怀宁县环保局提供的针对该公司环境监管情况的汇报材料中发现,早在2008年12月,怀宁县环保局就批准了该项目“试生产”。其间,当地环保部门也多次对其违规行为进行处罚,责令其停产整顿。2010年9月,省、市、县环保部门在涉铅企业专项检查时出具重量级“罚单”;11月安徽省环保厅领导“带案下访”,明确要求要么将当地居民区迁走,给予补偿,要么要求企业停产,或者搬迁,博瑞才正式进入 “停产整顿”状态。即使这样,在去年12月底血铅事件前后,该公司还被群众举报擅自生产,最后被强制断电。

  为何上级环保部门三番五次“禁令”难以生效?相关部门没有给记者一个明确答案,但记者却在怀宁县环保局网站上找到了一则博瑞公司在2007年开具给环保局的“证明”,证实县环保局参与了博瑞电源有限公司二期极板生产线建设项目的招商引资。对此,刚来怀宁县环保局不久的吴延圣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


  先建工厂再建居民小区 板子该不该只打企业?

  地方政府初步认定博瑞是造成此次事件的“元凶”,从浙江被“招来”的黄亮则感觉有些“冤枉”。“企业二期项目没有通过环评是真的,但企业离居民区距离太近并不是我们造成的。当初我们来的时候马路对面还是一片荒地,我们已经开工生产了,对面才盖了房子住了人。现在最后的调查结果还没出来,如果最后权威机构认定确实是我们工厂造成污染,我们也会负责。”

  尽管造成当地居民血铅超标的原因还没有最终认定,但从记者调查看,先建工厂、再建居民区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怀宁县环保局提供的情况介绍中,博瑞电源有限公司一期蓄电池项目是2006年10月开工建设。

  2007年环保局现场踏勘时,“项目所在地500米范围内无任何居民点”。同时,根据2003年的城市规划,该项目区周围也“非居住用地”。但此后新山村三个村民组的农民拆迁安置小区开始建设,“县环保局对此规划变更不知情。到该项目经县环保局批准投入试生产后,拆迁安置小区开始陆续有居民迁居”。

  怀宁县副县长曹紫权也证实,工业区厂房建设是在2006年10月,但是当时没有明确用途性质。而与社区立项并签订建房协议是在2006年12月,开工建设是在2007年上半年,2008年居民搬入。

  对于为何将居民社区建到工业区尤其是电源厂附近,曹紫权解释说,是因为拆迁安置群众希望靠近厂区,可以通过店铺增加收入。而新山社区居民却普遍反映,当初入住,并不知道对面就是电源厂,“如果知道肯定不愿意住这里啊。”

  事实上,在怀宁县,因重金属污染导致人体血铅超标的事件并非孤例。据了解,怀宁县月山镇在去年10月刚刚发生过43名工厂职工血铅含量超标事件,成为环保部点名2010年重金属污染引起的“9起血铅事件”典型之一。


  两家医疗机构检测结果迥异到底该信谁?

  在怀宁县政府下定决心准备搬迁博瑞时,6日上午,安徽省卫生厅网站出现一则公告,让整个高河血铅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公告说,自2010年12月28日以来,怀宁县高河镇200余名儿童陆续来到安徽省立儿童医院,要求进行血铅检测。经省立儿童医院采集末梢血初筛,发现有23名儿童血铅超标。1月5日,经安徽省疾控中心采集静脉血检测,该23名儿童血铅指标均在正常范围之内。

  两家权威机构的检查结果大相径庭,无论是当事家长、医学专家都觉得很意外。患儿家长黄大寨、江风等6日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5日确实有医生来给小孩抽过血,“但是到现在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检测结果,只是下午医院召集我们家长开了个会,通报了一下情况。我们正在商议,可能会到外地去再作检查。”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儿科专家也表示,人在日常生活中处在各种不同环境中,人的血液中肯定含铅。“在日常普查和门诊接诊中,即使是很健康的人,其血铅水平处于50微克每升以下的都会非常少,大部分处于60、70左右的水平。”而在记者获得的疾控中心检测结果汇报单复印件上,23个检测儿童中,血铅含量小于50微克每升的儿童居然有21个。

  安徽省立儿童医院是直属于安徽省卫生厅的安徽唯一一所综合性儿童医院。该院血铅超标儿童救治专家组的专家们认为,由于抽血、化验的方法不同,对患儿的检测时间也有前后数天的差距,两次检测结果存在差异,也是有可能的。安徽省立儿童医院专家组组长华山表示,通过脱离铅环境,配合药物治疗和饮食干预,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实现血铅含量迅速降低。

  两家医疗机构的检测结果到底该相信谁?安徽省卫生厅有关人士表示,两家机构都具有检测资质,两家机构使用的是两种不同的检测方法,都是国家卫生部门认可的。“目前,省卫生厅已经要求两家单位对各自的检测方法和检测仪器再次检查,如果确认没有问题,那么将考虑找第三方检测机构来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