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古镇无人负责水污染事件调查:一江污水天上来?

2011-3-25 08:1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收藏到BLOG
 

3月4日,在怀远镇怀远大桥一带约2公里的河面上,河水浑浊如“墨水”一般,河面上漂浮枯树枝、塑料袋等垃圾,并附有一层薄薄的油状物质

  对一起无人负责的水污染事件的调查

  龙江河变“墨水河”

  “打开水龙头,自来水都是臭臭的,连洗手都嫌臭,像那种死鱼的鱼塘水一样的味道。”3月1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宜州市怀远镇居民叶女士回忆起10多天前发生的一幕仍记忆犹新。那段时间,她天天都要排队去附近的水井打水喝。

  怀远镇是广西四大古镇之一。在陆路交通还不发达的年代,龙江河、中洲河交汇的怀远镇因水运便利一度成为桂北最重要的商业重镇。生活在这座小镇上的人们也许没有想到,曾带给他们文明和财富的母亲河,如今却因为水质污染,成了小镇居民的烦恼。

  今年春节过后,50岁的渔民梁先生发现龙江河的水开始变浑浊。3月前后,河水的污染越来越厉害,在怀远一桥一带约两公里的河段,河水已经黑不见底,并散发出强烈的刺激性气味。靠水吃水的梁先生无奈之下,只好弃船上岸,到儿子家暂住。

  由于龙江河水量较大,随后污水倒灌入中洲河中。取水点位于中洲河的怀远镇自来水厂也受到了此次污染事件的直接影响,造成镇上6000多常住人口的生活用水困难。

  怀远镇新苗宝宝托儿所有70多个幼儿入托。托儿所老师告诉记者,自来水污染最严重的四五天,大家连洗衣服、洗澡都不敢用自来水,每天只能请人开车运送井水供日常使用,“一天起码要拉五六大桶水,早晚各一次,每次打井水要排半个多小时队,麻烦得很。”

  3月4日,怀远镇东南部的怀远中学也出现了用水告急。学校总务处主任覃怀荣说,当时实在没办法了,他们就打电话告诉政府说水不能吃了,后来政府派了消防车专门为学校送了3车水,解决了在校寄宿的800多名学生的燃眉之急。

  一张拍摄于3月4日的照片显示,怀远一桥下的河水呈现出一片浑浊的墨黑色,河面上还漂着一些泡沫。桥墩靠近水面的地方,一圈黑黑的水渍印格外扎眼。当天,怀远镇政府贴出的通知上写道:近期我镇供水水源受到污染,为确保广大居民饮水安全,镇政府决定对水源水质进行多次检测并取水检验。同时,对受污染的蓄水过滤池进行一次全面清洗。监测期间(约10天左右)镇水厂将停止供水……

  3月15日,中国青年报记者来到怀远镇时,龙江河的水已经恢复到青碧色的正常状态。细雨中,一名中年人打着伞在怀远一桥上向下眺望着。攀谈中记者了解到,中年人是个钓鱼爱好者,家离龙江河不远,隔三差五他就会来河边看看。“水质好的时候,从桥上就能看到蓝刀鱼浮出水面。可现在根本没见鱼,连小鱼都没见了。”中年人叹息道。

  污染到底从哪儿来?

  “污染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3月16日,怀远镇镇长黄汉远告诉记者,龙江河水污染事件发生后,为了缓解居民用水难题,镇政府向上级部门提交了报告,协调宜州市供水公司为怀远镇供水。现在怀远镇的居民不再吃中洲河里的水,而是直接饮用宜州市送过来的水了。

  虽然居民用水困难问题暂时得到了解决,但龙江河水污染事件究竟是如何造成的呢?谁又该为这起污染事件负责呢?

  宜州市环保局副局长韦孟威在污染事件发生后第一时间接受《河池日报》记者采访时称,2月28日,接到怀远街居民的相关举报后,他们即派人前往调查。根据调查走访附近渔民得知,受污染的河段为龙江河,范围从长瓦电站至怀远镇一带,全长约18公里。他们随即对怀远周边工厂及企业进行排查,未发现附近有工厂或企业违规排放污水。据渔民反映的情况,长瓦电站一带也有类似现象,因此有可能是上游企业排放的污水,但该情况还未证实。

  而宜州市环保局的上级部门河池市环保局的相关负责人则表示,3月3日至4日,他们接报后,赶到怀远镇现场调查,沿河查访至上游东江镇三江口一带,未发现上游企业有排污现象,龙江上游河水未见异常。

  两级环保部门介入调查,在他们的管辖范围内都找不出污染源。面对这一结果,人们不禁问道:莫非这龙江“墨水”天上来?

  3月16日,记者来到宜州市环保局向韦孟威副局长了解最新的调查进展情况,然而得到的结果依然是查不出辖区内企业有超标排放的情况。

  “有没有可能有的企业在你们查的时候合格排放,等你们走了又悄悄地超标排放呢?”记者问。

  韦孟威说,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我们查的时候是暗访,取样的时候也是没有通知企业的。而且事件发生以后,我们又持续关注了几天,都没有发现他们超标排放。

  “能通过检测污水水样,分析出是哪一类企业排放的污水吗?”

  “有这种技术,但我们小小一个县的环保局还没有配备,区环保局应该有这样的能力。”韦孟威说。

  河池市环境保护局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郭生科在污染发生后,也曾来龙江河调查过。他回忆说:“差不多近10天我才知道这个事,当时我在南宁开会,还是自治区(的人)问我(才知道的),我没有接到宜州方面的汇报。”

  郭生科表示,时间的耽误,是导致追查困难的原因之一,“龙江河上游的金城江区有什么企业我们是知道的,金城江的水是清的,因为隔了那么长时间才报告给我们,那时我们已经没有办法找到是哪个企业(污染)了。”

  在郭生科看来,查不出污染源谈不上环保部门的失职。“有的地方发生污染,如果老百姓不说,环保部门可能还不知道;如果环保部门知道情况以后去调查了、履行职责了,调查不出来也是有可能的,因为有些东西不一定都能调查出来。”他说。

  无责任事件的背后

  环保部门没有对污染原因给出明确说法,但种种猜测和传言却在这座小镇持续发酵着。

  “每年到糖厂开榨之后,也就是12月左右,河水就开始变黑,都是断断续续的,有时是三四天,有时七八天不止,这次则最严重。”

  “以前糖厂排污的时候,河水里都有股甘蔗味,现在的不是甘蔗味,而是鱼腥味,可能是上游企业造成的污染。”

  “如果是上游企业排放的污水,按常理,污水流到怀远时,应该已被冲淡了啊。”

  ……

  对于这起找不出责任单位的污染事件,宜州市环保局韦孟威副局长表示,作为环保部门,他们有时候也感到很无奈和痛心,“人家往你的碗里撒泡尿,你还不恨啊,这是他们的饮用水啊。不光是我们环保人,任何一个有同情心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

  韦孟威将追责难的主要原因归结为地方环保部门现在的技术力量还不到位。他说,假如以后县和县之间都安有地表水国控断面水质监测系统,上游河段交过来的水超标了,在线监测就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环保部门也就能马上追查,但现在他们的执法能力还比较薄弱。

  “没有达到群众的期望值,老百姓抱怨我们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我们尽了我们的能力,我们排查了确实没有发现。”韦孟威表示,地方环保部门的能力建设依旧是个问题,“现在宜州市有规模以上的企业40多家,但监察大队只有5名执法人员,而且还都是老弱病残的”。

  在南宁环保部门工作的李先生,老家在宜州。龙江河污染事件发生后,他也一直持续关注此事。对于宜州市和河池市两级环保部门的说法,他并不完全认同。

  “环保部门检查时,首先肯定是检查企业的法定排污口,这个可能是达标的,但不排除有暗管排污的可能。”李先生说,如果检测技术受限制,也可以通过摸清企业这段时间的产品产量、相对应的排污量和法定排污口的实际排污量,来追查出排污超标的企业。“因为法定排污口都装有流量计,有累积流量统计,如果实际排污量跟产量对应不上,企业是需要举证的。所以说如果环保部门真想查清楚问题所在,总是有办法的。”

  种种猜测之外,老百姓还把造成水污染的另一个源头指向了当地的水电站。渔民梁先生说,自从龙江河下游的叶茂电站修起来后,水质就变差了,“平常黄黄的,严重时变黑。污染严重时,鱼都走了,我就得停止打渔”。

  据了解,在108公里长的龙江河宜州段内,就有洛东、拉浪、长瓦、叶茂四座水电站。水电站闸坝截流,蓄水发电的同时,也减缓了龙江河的水流速度,削弱了水体自净能力。

  此次龙江河怀远段水污染事件发生后,宜州市环保局向市政府汇报,协调下游的叶茂电站开闸放水,使污染问题最终得以解决。

  “有句话叫‘流水不腐’,水电站放水,水流动了、水体的自净能力自然得到增强。” 韦孟威说,水电站是归水利局分管的,所以说处理这个问题,光靠环保一个部门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