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别“药都”石家庄:停产后,华北制药等将集体搬迁

2016-12-01 15:08 来源: 生物探索
收藏到BLOG

  “药都”之城,“停产”令到

  石家庄是中国制药业重要聚焦地之一,制药产业是其重要经济支柱之一,其东部、东南部,如藁城、栾城更是是药厂集中地,行业内甚至有将石家庄比喻成“药都”的说法。此外,石家庄政府也一直希望打造药都的“名”与“实”,出台一系列推进措施鼓励医药产业发展。

  据河北省医药协会副会长刘彦斌介绍,石家庄市制药行业占河北省制药行业总量比重超过70%。2015年河北省的医药工业总产值为867.43亿元,占到国家2015年医药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的3.22%。

  石家庄市工信局官网资料显示:今年1-3季度,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完成增加值1459.1亿元,同比增速6.5%。而医药行业增速为7.7%,高于全市水平。医药制造业占全市7.6%,较去年底提高0.7个百分点。

  根据河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数据显示,石家庄一共有112家制药企业(42家制药企业涉及到原料药的生产),不乏医药工业百强和多家上市公司。如石药集团及旗下几家子公司、神威药业、石四药集团等,以及以岭药业(002603.SZ)、华北制药(600812.SH)及旗下几家子公司等。

  11月17日,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办公厅发布了《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关于开展利剑斩污行动实施方案》,决定对全市工业企业,特别是制药、水泥、铸造、钢铁、煤电、焦化和锅炉等重点行业实施严格调控措施;并紧接着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调度令,要求全市所有制药企业全部停产,未经市政府批准不得复工生产。

  这纸调度令很快被环保、工信等政府部门,送到药企手上,并派出督导人员在部分企业驻厂。对于企业来说,停产的时间长短关乎生死存亡。

  一位企业人员称,按目前的要求,停产至年终,是40多天,企业依靠储备还能挺过去,但如果再来45天,企业就要关门了。有药企工作人员戏称,现在去药厂周边看,只能看到一个烟囱冒烟,那是取暖的锅炉。石药、华药、神威、石四药等均公告停产。

  停产后,雾霾卷土重来

  事实证明,石家庄治霾艰难。

  尽管“停产令”发布后的几天(1月22日~24日),石家庄的天气原本看起来好了很多,有蓝天、有阳光。石家庄的制药企业也盼望着能够尽快复产。

  但是在停产近一周的11月25日,雾霾又加重,达“重度污染”。

  石家庄政府希望确保2016年PM2.5年均浓度不出现“不降反升”问题,并力争完成省政府下达的PM2.5年均浓度下降10%的目标任务;确保到年底前不出现AQI日均数值500以上的“爆表”天气。

  因此,药企“盼早日复产”的希望再次落空。

  迫于业绩压力,药企选择搬迁

  医药经济已成为河北省重要的产业支柱,此次如果要求制药企业长时间停产,毋庸置疑会对河北省(2016年)工业GDP产值造成影响。

  以华北制药为例,这家华北重要的化药企业,其“成长史”就颇具石家庄制药工业的代表性。

  华北制药的母公司华北制药集团,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项目,1953年筹建,1958年投产,开创了中国大规模生产抗生素的历史,为改变中国缺医少药局面作出了重要贡献。

  1992年,华北制药的五大抗生素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1/7,是中国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1994年,华北制药上市,时代周报记者查阅其招股书,其中披露了5大风险,但并无环保风险。

  这家老牌抗生素企业,恐怕不会想到,在20年后的今天,会因环保“问题”遭遇停产风波。

  时至今日,华北制药的产品结构早非单一的抗生素系列,而是涉及近700个品规。2015年年报显示,华北制药全年实现营业收入79.03亿元,同比降低15.87%;利润总额7321.15万元,同比增长了39.23%。

  华北制药称,此次涉及停产范围的主要单位为母公司、华北制药华胜有限公司、华北制药集团先泰药业有限公司、华北制药河北华民药业有限责任公司和河北华药环境保护研究所有限公司。此次停产中涉及原料药部分,将影响公司当期利润5000万元左右。利润看似不多,却超过华北制药2016年前三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3268.8万元。

  而华北制药近年亦成为石家庄市政府着重处理的搬迁企业。

  根据2014年石家庄市委、市政府关于印发《石家庄市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方案(2013-2017年)》的通知,石家庄要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市区19家工业企业搬迁改造,当中包括华北制药、华北制药合资子公司河北维尔康制药有限公司、华北制药威可达有限公司等药企。

  华北制药证券事务代表杨静对外表示,集团已与政府沟通过了,在2017年底之前完成搬迁,(搬迁)正在进展中。

  除华北制药外,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石药集团中诺药业公司、石药集团中润制药有限公司等4家企业搬迁改造于2016年内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