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晓东:大学排行榜作用远未发挥

2011-11-01 16:37 来源: 《科学新闻》
966 收藏到BLOG

  由于大学质量与生源之间存在一种正向的互动关系,以及大学自身对其学术卓越与声誉的不断追求,排行榜有其存在意义,并且难以为大学所忽视。

  最近十年,随着高等教育在人类生活中的重要性日益凸显,国内对大学排行榜也逐渐重视,并与世界迅速接轨。除去民间武书连、中国校友网的大学榜单之外,上海交大、武汉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都推出了自己的大学排行。与此同时,英国《泰晤士报高等教育》、英国QS公司的全球大学排行,《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的美国大学榜单,越来越为业内人士和公众所熟知。当《泰晤士报高等教育》把北京大学排在全球第十七位时,虽然许多人不以为然,但心中仍难免产生欣喜、或者其他诸种复杂的感情。

  按照黑格尔的说法,存在即合理,大学排行榜最近几年被更加重视一定有其背后适当的理由。这种理由大致来源于两个方面。

  第一方面来自公众。由于高等教育所涉及高深学问的复杂性,公众并不能方便地了解到大学本身的质量,也难以了解大学某些学科、专业的质量,家长和孩子在选择学校时会面临很大困难。此时,一份虽不完善、但能提供核心信息的大学排行榜会起到“指南”的作用,满足人们快速了解大学的需要。

  当大学逐渐开始面对全球化市场时,英国高校对海外学生收费更高,其学费双轨制中,海外学生的学费实质上存在赢利,因而对这些大学而言,让世界、特别是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了解英国高等教育就显得特别重要,这是英国最近几年重点推出两份有分量大学排行榜的内在原因。在这两份排行榜中,英国高校的名次相对靠前,中国大陆的高校名次也得到特别关照,这使得英国排行榜在大陆取得了高度关注。在人民币大幅升值的背景下,英国高校在大陆争取到了更多更好的生源。简言之,大学排行榜也具有广告的作用,英国的排行榜是其中典范。

  大学质量与生源之间存在一种正向的互动关系,在大学师资、教育组织制度短期不变的情况下,大学排行越高,生源越好;生源越好,大学排行越高。反之,大学排行越低,生源越差;生源越差,大学排行更低。这种特别的作用使得排行榜难以被有追求的大学所忽视。

  第二方面在于大学本身。排行榜对于大学而言是一把尺子,帮助大学确定自己在国内、国际的相对位置,以此为坐标才能不断向高峰前进。

  大学的前进动力实质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来自上文所说的招生市场,这与大学的优秀生源、毕业生良好的就业与未来发展相联系。二是来自大学自身不断追求学术卓越的本质,这是一种对声誉的追求。大学教师、学生和校友对学术声誉非常关注。当大学举行校庆时,校友常常会关注和提问自己所在大学的排名,大学排名、院系排名成为大学最关注的问题,这种源于追求卓越的本质有可能成为大学校长改革和进步的动力。但当大学校长总是选择最有利的排名搪塞校友时,当大学校长采取邀请排名方作“学术咨询”并支付费用影响排名时,排名榜并不能成为进步的动力。三是来自于大学的治理结构。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意思是说培养人才很难,教育改革的现时举措,其效果呈现出来需要比树木生长更长的时间。如果人们询问一位大学校长其任期内的绩效,校长如果以“百年树人”作为回答,这句很有一些道理的话实际却会变成校长无所作为,甚至胡为、折腾的托词。

  北京有一所高校,前任校长认识到培养创新人才,必须给予学生足够的学习和思考空间,因而必须减少本科毕业学分量,减少必修课的教学时间。他在任期内将学分量减少到160左右。后来他离开了这所学校。继任领导则认为,培养创新人才必须基础扎实,学生必修学分少怎么能行?因而他又在任期内将提高学生总学分作为目标,学生的学分总量又提高到200学分左右。该高校因而经历了一个完美的“折腾”阶段。

  北京大学前校长许智宏曾说,“大学排名像是悬在中国大学校长头上的一把剑”。仔细分析,仅就目前情况而言,排行榜的作用还离此甚远。

  目前大学的治理结构大约呈现为这样的状况:校长和副校长的任免由组织部门负责,但组织部门不一定了解教育,也没有专门部门和人员在校长任期中负责校长的年度问责和考量。此外,组织部门人数较少,任务很多,难以详细认真地观察每一所高校的改革、进步或者折腾的情况,难以为校长前进设定目标,以及提供中间道路的咨询意见。这种治理结构中,大学排行榜的作用难以发挥出来。如果每一所大学都有专门的理事会或者董事会,理事们具有对校长的问责权利,一年一年认真仔细地关注该所大学的进步发展,适度约束可能的折腾,大学排行榜的作用才能更好地发挥出来,中国的大学才能更快地进步。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第十三章“建设现代学校制度”中指出,要“探索建立高等学校理事会或董事会,健全社会支持和监督学校发展的长效机制”。在更合理的治理结构尚未建立之前,大学排行榜应有的作用还远未发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