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治污从对立走向合作 汾江河重现清澈

2010-8-23 08:12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657 收藏到BLOG

整治后的汾江河。

  阅读提示

  佛山高速发展了30年,在经济总量年均增速超过17%的同时,环境承载力也已到了极限。

  怎样以最快的速度为环境减负?

  “舆论治污”、“不开发区”建设、“环境融资”……

  2008年以来采取的一项项非常措施,让佛山的母亲河汾江河重现清澈。

  8月,广州、佛山、肇庆的游泳爱好者齐聚珠江广州段,参加每年一次的横渡活动。来自佛山的队员感觉很自豪,连续3年的汾江河整治成果在现场得到检验,佛山不再像往年一样需要截污、冲污,汾江河不再是下游城市广州的头疼问题。 

  汾江河,用清澈的河水孕育了佛山古镇。改革开放30多年,当地经济总量年均增速超过17%,工业的高速发展突破了原有的环境容量,劣Ⅴ类的水质让人掩鼻。

  佛山历届政府都在治理汾江河,但怎样以最快的速度改变面貌?2008年开始,佛山综合整治实施95个项目,关迁汾江河沿岸企业111家。3年来,汾江河治理成效初显。

  需要铁腕,更需要智慧

  “百姓的呼声,让政府增添了与企业博弈的筹码”

  今年初,环保部部长周生贤考察汾江河治理后说:“现在水清了,水里也有鱼了。在环保问题上,最讲究的也是水里有没有鱼,水里头有鱼了,也就可信了。”

  汾江河的水质监测结果也印证了周生贤的直观感受:溶解氧、化学需氧量、氨氮和总磷4项重要指标分别改善124%、11%、40%和20%,水质从劣Ⅴ类基本达到地表水Ⅴ类水标准。

  作为全省乃至全国著名的制造业城市,近30年来佛山市汾江河沿岸的工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这些企业以纺织、漂染、皮革、化工、电镀、玻璃、五金、陶瓷等污染大户为主,毫无例外地将排污口设在汾江河沿岸,源源不断地排放出未经处理的污水。

  2008年初,佛山市成立汾江河(佛山水道)综合整治指挥部,由市委书记陈云贤担任总指挥,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邓伟根当时是佛山市副市长,担任执行总指挥。

  邓伟根坦言:“关迁汾江河沿岸企业必然会对经济发展产生阵痛,这对地方政府是严峻的挑战。”

  治污需要铁腕也需要智慧。28个盘踞在汾江河上游半个世纪之久的煤场半年内关闭,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

  煤场总占地约90多亩,堆放量约1.2万多吨,每当下雨,碎煤冲入河中,一直是汾江河边的一个重污染黑点。2008年到2009年,汾江河从分时段封航到实施24小时封航清淤。这等于砍掉了沿岸沙场、煤场的“腿”。与此同时,煤场所在地罗村拿出“壮士断腕”的勇气,存在半个世纪之久的28间煤场半年全部自行搬迁完毕。政府乘势引导流域村镇在环境改造中带动产业升级转型。

  利用“舆论治污”,也是佛山的高明之举。6月的一天,一大批来自民间的环境监督员受邀和副市长一起乘船畅游汾江。这些只以网名与汾江整治办打交道的“挑刺者”,3年来无数次向汾江办提出各种刁难问题,却一直被奉为上宾。佛山通过媒体、广告、论坛等载体, 聘请100名整治观察员和评论员参与整治工作,发动市民参与保护母亲河等活动,形成了强大的舆论氛围。

  有了百姓的呼声,政府增添了与企业博弈的筹码,尽管在要求关迁的企业中,有些是政府的纳税大户。邓伟根很坦然,“老百姓要求我干的,我怕什么!”

  只赶走污染,不赶走企业

  “环保部门与企业之间的关系,由对立变成了合作”

  佛山市治污的过程,也是淘汰落后产能和调整产业结构的过程。佛山以污染治理为转变发展方式的突破口,综合运用经济、法律、行政等手段,倒逼企业进行整改,从源头上减少污染物产生。

  汾江河整治过程中,各级政府出台鼓励政策推动村组织改造企业关停的厂房,大大提高了村组织关迁企业的积极性。

  禅城区规定关迁后的空置物业若成功改造并引进先进企业,5年内可获每月2元/平方米的租金补贴。村委会主任区润灿说,大量企业关闭之初,村里每年损失租金400万元。但后来将腾出来的土地建设了大规模的工业园,引入一批环保的针织、制衣、电子企业,工业园区每年为村里带来了上千万元的收入。

  “汾江河流域中产业必须要继续调整,如果不从企业结构上着手,不上一批有GDP、无COD(化学需氧量)的企业,汾江河治理成果必然反弹。” 邓伟根说,但反过来当沿岸企业升级、经济结构得到调整后,汾江河必然是一条财富之河。

  刚刚编制完成的《佛山市汾江河流域产业转型升级研究报告》,重点提出了产业准入环保要求:除了排放总量要达到汾江河流域环保要求,已存在的产业最终要实现污水循环利用,每年至少减排10%―20%;新引进产业工业废水和主要污染物能够完全集中化或自我化循环处理,最终实现基本没有工业污染排放。

  佛山市领导介绍,在“只赶走污染,不赶走企业”的思路下,佛山对污染企业采取了整体关迁、关闭废水生产环节和改造升级实现废水零排放三种措施,这也使得本应关迁但通过减排达标而保留的企业达到13家。

  升级改造让不少企业尝到了甜头。华昊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位于汾江河沿岸、有44年历史的企业,原来对环保工作极不支持,一见环保部门就黑脸。后来,佛山市环保局将这家印染企业列入了污染“黑名单”并向全社会公开。董事长何国柱说:“被公开后舆论压力很大,我们意识到,如果再不治理污染,污染就要把企业赶走。”3年的努力,华昊公司实施了三级水循环利用,实现废水零排放,全部循环使用。原来企业的年排水量达60多万吨,每年光水费就需要三四百万元,现在每年只需要50万元就够了。“环保部门与企业之间的关系由博弈变成了合作。”佛山市环保局副局长杨永泰深有感触地说。

  现在在佛山,“不开发区”建设成了“开发区”兴起多年来的一件新鲜事。佛山把确定为不开发的区域实施严格保护,促进生态良性循环。

  是主导,但不包办

  “在已完成的投资中,政府财政投入只占49%”

  截至目前,汾江河的治理已经启动95项重点工程,总投资54.6亿元,其中,投资超千万元的项目有45项,投资超亿元的项目有16项。但佛山并没有为汾江河治理背上沉重的财政包袱。

  在汾江河整治中,佛山运用了国内唯一疏浚河底的先进技术,项目投资近1.8亿元,用的是世界银行贷款。据汾江河综治办的工作人员介绍,通过向世界银行贷款,佛山就成功引入治污资金5.5亿元,并对这部分资金实行统贷统还。

  污水处理厂和截污管网的建设,政府以基础设施特许权(BOT)等方式,吸引社会投资约16.6亿元。

  据初步统计,在汾江河综合整治已经完成的投资中,政府财政投入只占49%。

  母亲河变清,佛山人高兴的同时也有担忧:3年重拳治污,会不会一个阶段过去,又松懈下来呢?佛山汾江河综治办负责人说,他们正将重拳治污中获取的经验和手段,纳入各相关部门日常工作,形成长远的目标机制。

  “仅就汾江河治汾江河是很难达到目标的。任何一条遭到深度污染的河流,要得到彻底的改善,确实需要长期的努力,在此过程中,需要一直不懈地狠抓减排和生态恢复这两条主线。”杨永泰说,珠三角水网交叉密布,污水管网要健全,河涌的治污成果要保持,汾江河治理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创新的“涌长责任制”应运而生。邓伟根自己担任汾江河“河长”,禅城、南海两区副区长担任“段长”,7个镇街行政负责人担任“涌长”,“各人自扫门前雪!”接受社会监督,一旦发现有违规排污等破坏内河涌的现象,追究“河长”、“段长”和“涌长”责任。

  截至目前,主要内河涌整治共完成11.5公里,占整治总量的30%,预计2013年可基本完成内河涌整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