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销商揭内幕矛头再指洗虾粉 商贩用粉毒性更强

2010-8-30 07:38 来源: 《东方早报》
收藏到BLOG
  “现在想买也买不到”。经销商揭内幕矛头再指洗虾粉,称媒体曝光的洗虾粉与商贩所用的不一样。
8月27日,山东济南小龙虾大排档,因南京“龙虾门”事件影响生意冷清

  截至目前,患者中,仍有人还在重症监护室尚未脱离危险。病因是否与他们曾食用过的小龙虾有关?专家表示目前还未查明。

  突如其来的病例及尚未解开的“谜团”,小龙虾――这一“促进产地农民致富、引领城市餐饮变革”的江苏新兴产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冲击。

  早报记者日前就此走访了南京以及周边的小龙虾批发市场及产地,以期厘清部分“谜团”。

  小龙虾批发量暴跌七成

  南京市惠民桥农副产品市场是南京最大的龙虾批发市场,这里小龙虾批发商有30多家,零售龙虾的有200户左右,进货的来源主要是江西、湖南、安徽等地。市场里的一位张姓小龙虾批发商告诉记者,在“龙虾门”发生后,几乎没有市民再到惠民桥市场上购买小龙虾,批发商明显感受到销量的大幅下降。

  “惠民桥小龙虾批发市场批发量最大时能达到34-35吨,前段时间批发量还在25-26吨。由于‘龙虾门’事件的影响,惠民桥小龙虾的销量,20日由25吨降到20吨,23日又一路下滑到17-18吨,今天销量只有12-13吨。”惠民桥市场信息科工作人员章茂华昨告诉早报记者,在销量不断下降的同时,小龙虾价格也在下跌。章茂华说,“我们这里1.8-2两/只的小龙虾,由原来的60-70元/斤,降至现在的45元/斤,1-1.5两/只的小龙虾,由原来的45元/斤降至30元/斤,1两/只左右的小龙虾价格,维持在20-25元/斤。”

  来自小龙虾最著名的产地洪泽湖边泗洪县的一名水产批发商陈老板告诉早报记者,自从“龙虾门”事件曝光以来,自己的小龙虾批发销量一落千丈,“几乎就是一夜间,批发量就下跌了七成,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

  “由于市场只是负责销售管理,现在能采取的措施只是禁止在市场内对小龙虾进行清洗和加工。”章茂华无奈地表示,“小龙虾销量何时止跌,还无法预计。”

  经销商:与洗虾粉有关

  “最近我一直在看电视、报纸,有些媒体说这个事件跟洗虾粉有关。我个人相信政府及专家用科学的方法调查出‘龙虾门’的治病原因,但我认为这次事件不是偶然,洗虾粉在这个事件中不可忽视。”南京一位从事小龙虾批发销售生意20年的水产商毛先生告诉早报记者,电视及报纸上播发出来的洗虾粉与他亲眼所见的洗虾粉并不一样,他看到过的洗虾粉是灰色粉末状,并非是白色的,“由于政府抓得紧,现在想买也买不到了”。

  毛先生说,这种洗虾粉是近四五年才冒出来的,在惠民桥小龙虾批发市场几乎每家都用,至于是从哪里来的、谁带头用的,不是很清楚。“我可以确认的是,这种洗虾粉肯定不止草酸一种成分,一定还有其他成分,而且毒性很强。我曾亲眼看过那些出售小龙虾的商贩将这些粉末倒进水里溶解,然后将小龙虾放进水里用木棍搅拌,从来不会将手放进水里。”毛先生说,这些洗小龙虾、卖小龙虾的商贩自己从来不吃这些洗得很干净的小龙虾,因为他们知道这种化学成分有毒。

  为何病例集中在南京?

  为何这次事件单单就发生在南京?上海小龙虾的销售量大约是南京的三倍,为何却没有出现“横纹肌溶解症”?――毛先生表示,这不是一个偶然事件。“我刚刚批发小龙虾时,货源都是从苏北进入南京市场的。盱眙的小龙虾是从1996年左右开始发展起来的,但到了2002年左右,随着盱眙小龙虾的火爆发展,需求量大幅增加,进入南京市场的盱眙本地小龙虾就很少了。”毛先生说,当时的小龙虾本身就很干净,但后来从其他省份进货就开始变脏。一般来说三四月份是进江苏启东或者海门的小龙虾,到四五月份就从苏北、兴化、东台等地进,6月份开始,湖北、江西、南昌、安徽的小龙虾都开始进入南京市场。

  “湖北、江西的虾子特别脏,以前我们都不可能进,但这四五年的时间,有了洗虾粉,商贩们纷纷大量采购,今年江西的小龙虾就销售得特别旺。”毛先生说,一般来说,五六月份,养小龙虾水域水位都比较高,而且这个季节小龙虾不太爱钻洞,爬动的时间比较多,到了七八月份,小龙虾就会往洞、烂草沟里面钻,那里面非常脏,而且小龙虾的繁殖地也在一些浅水沟内,在拿到这些很脏的小龙虾后,商贩不用洗虾粉,卖相就会很差,难以上桌。南京此次“横纹肌溶解症”患者大多都是在七八月份吃的小龙虾,或许与此不无关系。

  毛先生告诉早报记者,因为有毒,这种手法在行业内大家都心知肚明,就算是亲兄弟也不会多嘴,大家都不愿意断了自己的发财路。“以前怕出事,所以放得少,现在为了赚钱,一些不良商贩在大量购买非常脏的虾子后,就用这种洗虾粉去洗。”

  建议取缔市场外摊贩

  毛先生说,之所以上海、浙江等地没有出现南京的这种事件,是因为当地的管理部门在小龙虾的批发环节抓得很严格,他建议南京将小龙虾市场设在管理区域,取缔市场外面的商贩,“市场外的商贩,连资质、来源都搞不清楚,出了事找谁?对使用洗虾粉的商贩进行严厉查处,从各个流通环节上禁住洗虾粉,这样干净的小龙虾才能进入饭店、市民的餐桌。”毛先生有些无奈地说,“龙虾门”使得南京小龙虾销量急剧减少,“我现在几乎暂停了小龙虾批发,因为卖不掉呀!但我相信南京人还是喜欢吃小龙虾的,前提是政府要加强管理,让市民能买到干净、放心的小龙虾!”

  对于本次南京“龙虾门”事件,江苏省餐饮协会秘书长于学龙表示,在食品安监部门的调查结果未出来之前,省餐饮协会不便发表看法。而养殖和经营小龙虾20年之久的大户――中国红盈小龙虾创始人赵成来,也将矛头指向洗虾粉。他披露,南京一些小型餐饮店进的小龙虾来路不明,为了小龙虾卖相好看,往往大量使用“洗虾粉”,将小龙虾洗得清亮透白,实际上存在极大的安全隐患。

  然而直到昨天,“龙虾门”真正的致病原因,仍然是个谜。毛先生表示,他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毁掉小龙虾这个产业。他希望有关部门能早点揭开这个“谜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