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院长涉嫌受贿被抓 揭医疗设备招标漏洞

2011-2-17 09:54 来源: 大河网
1734 收藏到BLOG
  住不起、病不起、死不起,人们热衷于用这些短语形容房价、医疗价格、殡葬价格,并通过多种渠道表达愤怒,但愤怒使人们忽略了培养高价的温床。唐河县人民医院院长党立涉嫌受贿被抓后,在当地,人们对党立的落马原因颇多猜测,病不起的议论也再度升温。

  这个首度曝光的受贿案,凿开了药械招标陪标的冰山一角。党立在当地曾为名医,在学术上颇有造诣,不少人在为之惋惜的同时指出:不堵住药品、医疗设备招标漏洞,再优秀的医疗高管也会因此“湿鞋”,治疗“病不起”更是空谈。

  案发

  两种口碑“包围”医院院长

  “可惜呀,他走上了行政管理的路子,又不慎行”

  “一个名医就这样毁了?!”

  “要不是办案机关查办,谁能想象他会出这种事呢?”

  “如果他继续搞他的骨科业务,也许会有更多的专利造福病人,毕竟今年他才45岁,年富力强。可惜呀,他走上了行政管理的路子,又不慎行……”

  2月14日、15日,在南阳市所辖唐河县,记者找到的几位该县卫生系统的人士,对落马的唐河县人民医院院长党立,不约而同流露出惋惜之情。

  唐河县人民医院一位职工仍习惯称他“党院长”。“党院长在我印象中没架子,比较容易接近。2007年初,他从骨科主任提拔为副院长,不到两年又提拔为院长。医院是个业务单位,如果他没有很强的业务能力、组织才能,不可能得到如此重用……”

  “他是南阳市学科带头人。”另一位医院职工称,“他有国家专利局颁发的专利证书。在患者中,口碑也不错。”

  与卫生系统人士对党立的惋惜不同,唐河县几位县城居民分别告诉记者,县医院院长是个不小的官了,党立被抓后,传得很快,“当时就有不少人说,县医院看病贵得要命,抓得好,希望检察院深挖细查”。

  采购堵漏网友提出“幽默”建议

  多家医院之间互给对方进药,互相遏制

  去年5月,党立被抓前后,在百度唐河吧,《市反贪局进驻唐河县医院》即成为热帖:唐河县医院近6年的两任药械科人员被市反贪局审查已24小时,南阳治理药品回扣拉开了序幕。而跟帖,高达“483楼”。

  对党立一案,有人称:为什么只带走党立一人?应该从药物入库开始查起,把那些侵吞老百姓心血的败类查出来,一起带走。有人称:党院长没有啥事情,上任以后,还比较清廉,已经回家了,休息几天就要上班了。

  帖子显示,在党立案件水落石出之前,已有网友关注到药械采购的体制问题。有人称:这个问题不解决,谁当院长也不行,走不出受贿怪圈。

  网友甚至以黑色幽默的方式提出建议:领导已决定,以后中医院为县医院进药,县医院为公疗医院进药,公疗医院为中医院进药,进行相互遏制。

  而检察机关的调查表明,之前,群众和网友关于党立在药械采购中翻船的猜测,确实准确。

  隐情

  药械采购院长有决定权

  8起受贿集中发生在其任副院长、院长后的短短两三年内

  党立受贿一案,易地由卧龙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由卧龙区法院审理。

  记者通过一位办案人员了解到,党立被检察机关指控的8起受贿中,全部与医疗设备器械和药品的采购有关,有的是经销商为了让医院购买或者继续购买其药械设备,有的是为了感谢党立在采购中给予的关照,有的是为了能及时结清货款。所涉药械,有麻醉机、彩色B超、全自动尿有形分析仪等。

  一位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单从党立的涉案金额看,仅有10.1万元,每笔多则三四万,少则几千元,但8起受贿集中发生在党立任副院长、院长后的短短两三年内,确实值得警醒。更值得警醒的是,这期间百姓对医疗腐败鞭挞之声不绝,党立不会不知道,可党立为何仍然会“湿鞋”呢?除了放松了自我约束,药械采购体制暴露出的问题,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不堵住药品、医疗设备招标漏洞,再优秀的医疗高管也会因此“湿鞋”;治疗“病不起”,更是空谈。

  记者从一份法律文书中发现,党立最近一次收钱是在去年2月,郑州一家电子仪器有限公司的齐姓老板,为了能让医院继续购买其设备,给党立送去了1万元。2009年1月,这位老板为答谢医院买了他的B超,曾经送上3万元。

  党立承认:“如果我不是院长,在采购医疗设备上给他帮不上忙,他肯定不会给我送钱。”

  给党立送钱的齐老板称:“党立是医院的一把手,在采购医疗器械时,他有选择权和决定权,招标公司招标医疗器械时也要尊重医院的意见。”

  三家投标一家“精确”中标

  院长提出采购意向,有似“萝卜招标”,刷掉了另两家公司

  2008年10月,上述齐老板找到党立,请求党立在购买彩色B超时给予关照。“他答应帮忙。具体怎么帮忙的,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招标时我们公司中标了。”齐称。

  医院负责大型设备招标采购的一位人士证实,此次招标前,在院领导班子会议上,党立提出,因为唐河县医院面向常规服务,使用中低档次的B超就可以了,班子会就通过了这个决议。然后,B超科室的相关人员就根据这个决议,制定了中低档次B超采购参数。

  “参加招标的公司事前我不知道,招标的当天我才知道有3家公司参加招投标。这些公司是谁联系的我不知道。招标时间是党立定的。”

  齐老板的公司以两台B超145万元中标。上述医院人士称:“另两家公司提供的B超都是中高档的。在招投标时只有中标公司提供的产品符合标准,所以就中标了。这次招标是医院内部组织的招标,党立以领导小组组长和评标小组组长的身份参加。医院是院长负责制,他又是组长,在招标过程中起领导和决定作用,经过评标专家评议后,由他拍板决定采购了两台彩超。”

  据悉,对招投标中所起的领导和决定作用,党立在侦查阶段也做了类似供述。

  多名证人多次提到了药械采购中院长的决定权。

  另两家公司是谁找来的?怎么就如此巧合地提供了不符合医院要求的中高档B超?记者欲面访党立寻找答案,但因监管严格、手续复杂,面访未果。

  招投标中上演“陪标”好戏

  随后院长拍板又不经过招标购买了第二台麻醉机

  另据了解,2009年4月份,因为暴发手足口病,唐河县医院麻醉机不够用,麻醉科申请购买新机。

  医院有关人士指称,党立派人考察回来后,直接定下要买××品牌的麻醉机。根据这个品牌展开招投标,参加招投标的有上海两家公司和南阳两家公司。

  上海两家公司报的都不是××品牌,南阳的两家公司报的都是××品牌。“有陪标现象,所以南阳市一家公司中标了。中标价16.8万元,经党立同意,最后以16万元签订购销合同。”医院一位人士作证道。另一位医院相关人士亦称,此次招标,党立仍身担两个小组组长职务,在招标中起组织、决定作用。从另几家公司投标文件看,“他们属于陪标,所以最终南阳市的那家公司中标了”。

  相关人士透露,2009年5月医院又购买了一台麻醉机。这台麻醉机没有经过招标,党立指示有关人员和中标的南阳市那家公司联系,随标购买了第二台麻醉机。“不经过招标购买麻醉机,院长有决定权。”

  之后,中标公司的老板到党立办公室送上一个装有1万元的信封表示感谢。

  法庭经审理,最终认定党立的受贿数额为9.9万元。鉴于党立在办案机关仅掌握部分犯罪事实情况下,如实主动交代了其他未被掌握的受贿事实,以及庭审中表示愿意退赃,庭审后主动全额退出赃款,悔罪态度诚恳,去年12月底,党立被从轻判刑7年半。据办案法官透露,党立服判没有上诉。

  “秘密”

  经销商互相捧场“陪标”

  业内人士称,经销商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

  然而,陪标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记者在网上搜索到省内多家医疗器械设备经销企业的电话,几经电询,对方均不愿谈及。后记者通过熟人联系到两位经销商,他们告诉记者,对业内来说,陪标是“不是秘密的秘密”。

  “经销商之间既有竞争,也有合作。比如,这次我预先弄成一个‘项目’,投标前,会和另几家产品冲突不大的经销商商量好怎么陪标,怎么样只让‘意中人’符合招标要求。下次,我再帮他的忙。当然,有时招标方也会这样安排。”

  昨日,记者致电卫生部,一工作人员礼貌地答复道,关于医疗器械采购规定,早在2007年,卫生部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器械集中采购管理的通知》,其目的之一,就是杜绝暗箱操作,纠正医疗器械购销中的不正之风。医疗器械尤其是大型设备采购的招标已形成制度。

  那么,在此情况下,党立们又何以得手的呢?

  “当然源于院长负责制下,他们手中握着的拍板权。”一位经销商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