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济神州:牛人搭档——王晓东和欧雷强

2016-10-18 11:16 来源: E药经理人/章艺枫 李树恒
收藏到BLOG

王晓东与欧雷强 纳斯达克敲钟仪式现场合影

  本文来源于《E药经理人》杂志2016年9月刊,原标题“百济神州:牛人搭档”。

  2016年2月,百济神州在美国纳斯达克实现上市,成为国内屈指可数赴美上市的创业型生物技术公司。在中概股纷纷退市的大环境下,百济神州能够逆势而上,足见资本市场对其产品、团队以及企业战略的认可。

  百济神州的创始人之一王晓东是华裔生物化学科学家,2004年,41岁的他凭借细胞凋亡领域的杰出成就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成为中国大陆20多万留美人员中获此荣誉第一人。这位生命科学界“牛人”在回国之后一直怀着一个愿望,便是做中国自己的创新药。

  另一合伙创始人欧雷强曾是国内CRO公司保诺科技(BioDuro)的创始人,还曾担任生物科技公司Galenea的首席执行官、抗肿瘤药物研发公司Genta联席首席执行官,移动通信公司Telephia的创始人和总裁,在企业运营方面经验丰富。

  2010年同在北京中关村园区工作的两人在美国旧金山湾区的朋友聚会上相遇,一拍即合。彼时,欧雷强刚刚离开被PPD成功收购的保诺科技。于是他们决定要一起做中国的“基因泰克”。很快获得了天使投资及德国默克雪兰诺的投资,加之创始人的投资,百济神州就此诞生。

  一个是潜心于学术领域的科学家,一个是商场上身经百战的企业家,强强联手下,百济神州在短短5年内,成为了国内新型分子靶向药与肿瘤免疫药研发领域的明星企业。而这两人的组合,也搭建了国内新药研发领域的最佳搭档,业界对其评价是:“王晓东为百济神州的研发实力做担当,而欧雷强最强之处在于能为公司的研发成果实现最佳商业价值。”

  资本筹码

  百济神州开始在业内声名大噪,和跨国药企默克公司的两项合作案不无关系。2013年5月,百济神州宣布旗下小分子在研药物BGB-283将除中国外的全球市场的开发和销售权许可给默克。BGB-283是用于治疗癌症的第二代BRAF抑制剂,这项交易的协议价格高达2.33亿美元,一时震动了整个中国医药行业。

  同年11月,百济神州将其另一款治疗癌症的PARP抑制剂BGB-290的海外开发和商业化权益转让给默克,为此百济神州可获得另一笔最高达2.32亿美元的收益。

  百济神州在研产品能获得默克公司的青睐,足见其科研能力和产品的竞争力。一般来讲,跨国企业选择购买产品时,对商业型公司一般考量卖方的商业渠道是否有更强的价值,而对于研发型公司,则更关注产品的创新性和质量。

  目前其拥有4个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抗肿瘤产品,除了与默克合作开发的2个小分子化学药物,还有BTK抑制剂BGB-3111,以及针对PD-1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BGB-A317,这些均是国际上最热的靶点。其中PD-1单抗项目BGB-A317和BTK抑制剂BGB-3111是目前进展较快的重点产品。

  PD-1、PD-L1是目前的最热靶点。据了解,T细胞表面的PD-1与癌细胞表面的PD-L1结合后可提供抑制性信号,从而诱导T细胞凋亡,抑制T细胞活化和增殖。而PD-1单抗通过与PD-1受体结合,解除了该免疫检查点的免疫抑制作用,使T细胞恢复杀伤肿瘤的能力。PD-1单抗在治疗黑色素瘤、肺癌、膀胱癌、头颈癌、肾癌等疾病上已获得FDA批准。

  据黄鑫介绍,百济神州的PD-1单抗BGB-A317与已上市的两种PD-1抗体药Keytruda和Opdivo在设计上有显著差异性。“通过生物工程技术特异性去除了和Fc g受体I的结合能力,这一设计差异可能会在部分瘤种中显示出优势。”但这种差异能否切实转化成临床用药上的优势,待进一步证实。

  最新的进展是,2016年9月,百济神州用于治疗晚期实体肿瘤BGB-A317获得了CFDA的药物临床试验批件,中国大陆成为全球第五个BGB-A317获得临床试验许可的地区。另一项目BGB-3111也是国际市场估值较高的产品,该产品在美国已获三个罕见病药物认定。

  “百济神州所有的临床产品和绝大多数临床前产品都是自己设计研发,拥有全球专利。”于2015年加入百济神州的业务拓展总监黄鑫告诉E药经理人,“之所以选择来这里就职,主要看重百济神州的研发实力,它在国内是数一数二的研发创新企业,不仅产品水平高,而且有走出去的雄心,中国这类新药研发企业能走向世界的为数不多。”

  作为研发型药企,资金来源是企业最初的重大挑战。百济神州与默克的合作为其带来了财务保障,年报数据显示:2014年公司年主营收入1303.5万美元,同比上年增长16.9%。同时,与大药厂的合作带来一些隐形的“身价”。

  凭借其极具潜力的创新产品和市场上建立的口碑,2014年,百济神州获得高瓴资本和中信产业基金等资本的7500万美元融资,2015年再度成功融资9700万美元。

  2016年2月,百济神州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总市值就达到了7.2亿美元。上市后股价从发行价24美元涨至现在约31美元,仍处于上升通道。美国资本市场一向看好创新型药企,相较于国内资本市场对于销售额和利润的门槛,作为一家无产品上市销售的研发企业,在纳斯达克上市无疑是百济神州的最佳选择。“纳市上市为企业带来了不少收获,不仅缓解了资金压力,也增强了合作方对企业的信任,还有利于吸引优秀人才。”黄鑫表示。

  探索联合治疗

  公司成立之初,王晓东就和欧雷强达成共识:要做就做全球最好的抗癌新药。怎样才能做到全球最好?王晓东的回答是:高打高举,不走寻常路。

  据悉,欧雷强对2016年上半年公司在临床项目和业务运营方面所取得的进展很满意。“我们已经公布了所有四个临床阶段项目的数据,我们认为每一个项目都完成了临床概念验证。”

  尤其在联合治疗方面,百济神州已经在开展的临床研究有内部在研产品的组合PD-1+PARP和PD-1+ BTK,以及与外部产品的组合研究BTK+CD-20。

  出于联合治疗的研发探索,百济神州回购了BGB-290项目的海外权益。“如今肿瘤科学正获得日新月异的进步,以PD-1为基础的联合治疗是全球领域的发展趋势。百济神州的热门靶点药物与PD-1联合治疗药品握在同一个公司手里非常难得,对百济神州来说,海外权益是提高自己竞争力的重要因素。”黄鑫说。2016年8月,BGB-290项目已经获得CFDA药物临床试验批件。

  尽管如此,百济神州表示,他们依然在积极寻找外部的合作机会。“作为一个处于成长期的生物科技公司,既不可能拥有所有的热点药物,也几乎不可能在所有地区都拥有市场化的能力。”

  在研发前景可期的情况下,百济神州已经开始为未来的产业化做准备。2014年9月,百济神州与德国勃林格殷格翰签署合作协议,后者为百济神州的免疫肿瘤新药的临床试验提供生物制药的生产。欧雷强早前表示:“勃林格殷格翰高质量的生物制药生产基地和临床生产能力,有利于推动我们的候选产品进入临床,是帮助我们实现目标,并满足中国和全球对质量和法规遵从性方面要求的关键。”此外,百济神州与喜康生物也建立并保持着长期的合作关系。

  2015年5月,百济神州宣布自建包括小分子药物的产业化和大分子药物的中试苏州研发基地。目前,总部位于北京的百济神州已经拥有苏州生产基地和美国波士顿、新泽西、澳大利亚做临床的办公室,在中国台湾也设立分支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