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免疫疗法:激活免疫力抗癌 攻克癌症新希望

2011-10-09 08:49 来源: 《广州日报》
收藏到BLOG
  




CIK细胞杀伤肿瘤细胞电镜照片。图片上方的CIK细胞识别并靠近下方的癌细胞



上方的CIK细胞施放颗粒酶和穿孔素破坏癌细胞的细胞膜,直接杀伤癌细胞。


  目前,手术、化疗和放疗是治疗肿瘤的三大常规方法,但它们都给癌症病患带来极大的痛苦。近年,被称为“绿色新疗法”的第四种方法――细胞免疫疗法出现,并逐渐应用于临床。为此,记者走访国内多位专家,揭开这项新技术的神秘面纱。

  “绿色新疗法”:激活免疫力抗癌

  在广东省中医院芳村分院,该院肿瘤科龙顺钦主任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详细介绍“细胞免疫疗法”的来龙去脉。肿瘤细胞免疫疗法,又称肿瘤生物治疗方法,最早的雏形于上世纪50年代出现在西方。在本世纪初,这种新疗法在肿瘤治疗领域被寄予厚望,被视为“目前医疗界知道的唯一一种有望完全消灭癌细胞的治疗手段”。更有人乐观预言,21世纪会是肿瘤生物治疗的世纪。近十年过去了,从第一代细胞因子技术,到细胞技术,再到目前的第三代非特异性免疫细胞治疗技术,肿瘤细胞免疫疗法自身在经历着一代又一代的技术革新,朝着更为精确的方向发展。不过,到目前为止,这种技术仍没像人们期望的那样,能“完全杀灭癌细胞”,治疗方法本身仍处在摸索的阶段。

  如何理解这种听上去既神秘又神奇的疗法呢?龙主任解释,癌症患者体内变异的癌细胞像侵占江面的浒苔一样,繁殖迅速,侵占病人体内良性细胞生存的空间。而随着病人自身的免疫力下降,原本跟变异癌细胞作斗争的免疫细胞无力抵抗这些癌细胞,病人的身体逐渐被癌细胞吞噬。细胞免疫疗法的理念就是扶病人自身的“正气”。施行这一理念的基本方法是抽取病患自体的血液,在血液中提取能对付癌细胞的免疫细胞“良将”――目前认为主要来源是NK细胞样T淋巴细胞,这类细胞被认为有强大的抗瘤、杀瘤战斗力,也被称为“CIK细胞”。研究者认为,这类细胞中的CD 3CD56双阳性细胞具有强大的抗瘤活性,而在正常的人体血液内数量非常稀少。研究者们在体外严格的实验室环境下对其进行14天的多因子诱导培养,可以人为地将它们的数量激增到1000倍以上。然后,将这些重新壮大的“正义之师”,再输送回病人体内,让它们为主人“战斗”,对抗癌细胞。

  在理想的情况下,研究者期望这些提取并培养出来的“精兵良将”,能直接杀伤癌细胞,或者抑制肿瘤的生长,诱导肿瘤细胞凋亡,同时也能激活机体的免疫系统,提高病人自身抗肿瘤的能力。

  探索中的“第四种疗法”

  传统的癌症治疗方法,不外乎手术、化疗和放疗。在龙顺钦看来,这三种治疗手段都是借外力对癌变加以清理和杀灭。用手术的方法对付癌症,对处理早期的肿瘤比较有效,但对病灶比较微小或者是已经发生转移的病灶却没有效果。手术给病人带来的损害往往较大,易复发,影响病人的长期生存率。而放疗和化疗的毒副作用都很大,会对病人的免疫、造血系统造成严重损伤,好的细胞和坏的细胞“同归于尽”。相比之下,这种新疗法被视为是毒副作用小、耐受程度高的“绿色疗法”,它是从调动并激活病人的自体免疫力的思路去治疗的。

  有研究认为,这种疗法对髓性白血病、黑色素瘤、肾细胞癌、转移性肾癌、非何杰金氏淋巴瘤、肺癌、结肠癌、乳腺癌、肝癌、胃癌、大肠癌等适用,但对T细胞淋巴癌、免疫性疾病、艾滋病、严重的心脑血管疾病、严重糖尿病等则不适用。

  目前,CIK细胞疗法已应用于临床。费用方面,目前进行一次CIK细胞疗法大概要花1.8万~1.9万,一个疗程也许会需要进行3~4次,医生会根据病人的情况制订方案。理论上,医生会在手术、放疗、化疗之后选择适当的时机,用这种新疗法降低放疗化疗的毒副作用,清除残余的微小病灶,防止复发。但在实际应用中,目前的很多情况是在传统癌症治疗方法都无效之后,单独采用的延命治疗方案。

  在广东省中医院细胞实验室陈医生看来,目前从临床应用来看,新疗法确实能缓解晚期癌症患者的痛苦,在一定程度上延长了病人的寿命,提高了他们的生活质量,情况算是令人满意,但离最初“攻克癌细胞”的理想还很远。虽然如此,龙顺钦主任认为,相比三大传统疗法,这第四种“绿色疗法”仍算是目前最有希望、也最有探索空间的疗法。

  质疑:风险较大

  厦门大学医学院陈永雄教授对细胞免疫疗法持否定的态度。他指出,这种疗法是无效的且具危险性。体外人为增生免疫细胞,实验室环节如果操控不好,会增加感染和细胞变异的风险。他个人对这种疗法的可靠性持怀疑态度。

  他表示,直至目前为止,医学研究领域尚未发现能识别、杀死或抑制肿瘤的免疫细胞,因为肿瘤的成因至今还是个谜。肿瘤细胞起源于正常的人体细胞,外表上与正常的细胞无异,只是会不受控制地无限生长,人体的免疫细胞无法像区分细菌或病毒一样把它与正常细胞区分开来加以杀死或抑制,这也是肿瘤成为不治之症的原因。他个人甚至觉得,将肿瘤患者体内提取出的免疫细胞在实验室中进行培养后再回输给患者的方法毫无意义。体外培养的细胞有污染病毒、支原体等病原微生物的可能性,增加了患者感染的风险。

  广东省人民医院医学研究中心从事肿瘤学基础研究的肖定璋主任,在谈到细胞免疫新疗法时,持审慎保守的观察态度。他认为,在复杂的癌症难题面前,各种药物、疗法层出不穷,这反而说明目前的治疗现状是没有真正的特效药。在疾病面前,我们更需要的是理智和接受现实,而不是浮躁和急功近利。上世纪50~60年代盛行的“打鸡血提高免疫力”,上世纪90年代流行一时的LAK细胞治疗肿瘤,都发人深省。当然了,如今的细胞免疫疗法是经过不断的探索和发展的,给人们带来了新希望,但如果理解不清,一味“迷信”,也只能沦为与当年“打鸡血”一样的盲从。

  龙顺钦主任也指出,目前能采用CIK细胞疗法的医院确实比较少,主要也是因为这种疗法对实验室条件的要求比较高。虽然是来自自体的血液,但也确实存在患者发生低热、寒战、皮肤潮红、肌痛、关节痛、皮疹等不良反应。回输后的免疫细胞同样也有一个生命周期,过一段时间后,自身也会凋亡。所以,“良将”也免不了要再次“增兵”,理想中的“闪电战”很容易变成“持久战”,当然治疗成本也会一路增加。同时,从目前的技术水平来看,仍然未达到你指定打哪里的癌细胞,“战士”们就打哪里的精准定位地步。

  抗癌新观念:与肿瘤共舞

  在癌症面前,难道我们就只能认输吗?全世界的医疗工作者仍没有悲观地放弃探索。肖定璋主任指出,目前有关专家正在探索肺癌的个体化治疗,并已获得进展。他们采用分子生物学手段进行检测,视每个癌症病人为独特的个体案例,针对其体内癌细胞基因突变的不同,进行更为细化的分类,从而找到适合病人个体的针对性治疗方案。这无疑使癌症的治疗变得更为个体化与人性化。

  龙顺钦主任则指出,过去,我们是用“绞杀癌症”的思路在跟肿瘤、癌细胞“死磕”。很多时候,肿瘤、癌细胞清理干净了,病人也跟着一起消耗殆尽了。现在,传统中医的理念在逐渐改变过去机械化的疾病观、生命观,越来越多的提倡是将癌症视作一种慢性病,提倡带瘤生存,人瘤共存。尤其对一些老年病患、晚期病患,目标主要是控制肿瘤的生长速度,而非清除肿瘤。用中药来抗癌的研究和临床试验也在展开。

  如果人类终究不能逃脱生老病死的命运,我们起码可以用更清醒的态度与疾病共舞,守住人之为人最后的尊严。

  治疗流程

  第一步:外周血细胞采集

  第二步:CIK细胞诱导

  第三步:CIK细胞扩增

  第四步:CIK细胞回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