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谁有权撼动大学课堂

2011-11-21 09:16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近日,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张庆熊在该校学术委员会网站上发文称,11月10日,因知名艺人来访,应该上课的35名武警班学员被团委叫去维持秩序而集体缺课。感到愤怒的张庆熊感慨地说:“复旦的世道变了。”

  该校学生会对此回应称,“这次事件主要是由沟通上的不完全和我们工作不够深入细致造成的”,因为时间较紧,武警班同学没有事先告知任课老师。在得知学生有课后,在场老师随即带领同学回到课堂上课。

  相比张庆熊的“愤怒”而言,学生会的这一回应显得相当老练而淡定,以至于不少网友认为张庆熊有点“小题大作”。

  不过,细究之下则可见学生会的回应明显回避了一个核心问题:团委也好,学生会也罢,有权力在不经过与教务部门、学院,或者哪怕是任课教师沟通协商的情况下,直接让学生集体缺课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不过,复旦团委以行动证明,他们有这个权力,或者是自以为有这个权力。

  大学以育人为根本要务,课堂则是育人的第一阵地。因此,课堂始终被认为是大学里最神圣的场所。课程安排一经确定,除非遇到不可抗因素,一概是风吹不倒、雷打不动。连任课老师迟到、上课时接听手机等都会被视为教学事故,要受到处罚,更不用说随意调整课程、动辄让学生集体缺课了。

  不过,大学课堂的这种神圣地位,近年来随着市场文化与官场文化对大学的不断侵蚀,已经慢慢变味。上级领导驾到,要与教师座谈,自然不惜调课、停课;社会名流光临,作报告需要人气,自然要安排学生捧场;举办重要典礼、活动,不能冷场,更是随便拉学生站台……大学4年里,没有在应该上课的时候被拉去当“道具”的学生,怕是极为稀少。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为迎合“小巨人”姚明的档期,上海某名校甚至打破规定,“一次次推迟报到时间”。有人因此感叹:“姚明面前,无比矮小的中国大学。”

  显然,这是行政权力干预正常教学秩序的典型表现形式。可悲的是,相当长一段时间以来,大学管理者、教师、学生对此习以为常,甚至以为理所当然。也因此,此次复旦集体缺课事件中,无论是团委下达指令,还是学生执行指令,乃至学生会回应质疑,都显得自然淡定、波澜不兴。

  在这样的文化背景下,张庆熊“愤怒”的声音尤显难能可贵。大学强调学术优先、育人为本,就应该让教授的声音占据压倒性地位,就应该将课堂、图书馆、实验室作为最神圣的领地。这才应该是大学的最高原则,而不是长官意志和行政权力,更不是商业文化和明星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