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皇家学会院士莱德利:中国人应少些科研之外的压力

2011-4-12 15:47 来源: 长江日报
888 收藏到BLOG

彼得做客珞珈讲坛“开讲”。李佳 摄

  4月6日,英国皇家学会院士、英国皇家化学学会院士、剑桥大学教授彼得·莱德利()做客武汉大学珞珈讲坛,为学子们带来一场题为《天然产物药物生物合成的分子装配线》的讲座。校长李晓红向他颁发了武大荣誉教授聘书。

  彼得的实验室是当今抗生素生物合成研究领域最活跃的研究组之一。他同时担任多个国际重要学术刊物的编委和审稿人,如《自然》、《科学》、《自然—生物技术》、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德国《应用化学》等。

  作为多个顶级学术刊物的“把关人”,他怎样看待中国学人对论文的孜孜以求?“科学成果是否有价值,不能与它的发表与否画等号。我也曾被《科学》、《自然》这样的大牌刊物退稿。”6日,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中国人应少些科研之外的压力

  去年,美国《科学》杂志主编布鲁斯·阿尔伯兹在访华时毫不客气地指出:“瑞士学者的论文用稿率最高,而中国学者的论文退稿率最高。”

  记者就此向彼得发问。他说,情况正在发生改变。在他看来,越来越多的中国学者有赴海外搞科研的经历,他们的视野更加国际化。中国的实验室设备也更先进,形成的论文质量正在提高。

  但为何中国人的论文仍常被冠以“创新性不足”的帽子?“应该少些压力、多点自由。”彼得说,“中国学者发表论文要和职称等科研之外的东西挂钩,他们压力大而缺乏选择课题的自由。”

有价值的论文不一定发表在大牌刊物上

  “影响因子”是国际上用于评价学术刊物影响力的指标之一,《自然》、《科学》都是影响因子排名靠前的刊物。可国外大牌科学家对大牌刊物并不盲从。记者去年曾采访2004年度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龙·西查诺瓦。他说,他最得意的科研成果发表在某刊物上,而这个刊物在学术圈内排不上名次。

  彼得说:“我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他曾被《科学》、《自然》这样的知名刊物退稿,最后自己感觉比较有价值的论文发表在比较偏门的刊物上。他说:“不要陷入任何数量的魔咒,真正有价值的成果要靠时间和现实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