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漠扩张,缘何难以止步

2010-7-30 00:0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639 收藏到BLOG

  近期卫星影像显示,横贯内蒙古阿拉善盟地区的巴丹吉林、腾格里和乌兰布和沙漠,已经通过细长的通道实现了“握手”。业内人士担忧,如果三大沙漠“全面会师”,前景无法想象。

  据统计,巴丹吉林、腾格里、乌兰布和沙漠,曾分别以每年约10米、20米、25米的速度扩张。近年来,三大沙漠扩展势头有所减缓,如腾格里沙漠的扩张速度已降至每年3米,但仍未停止前移步伐。

  虽然经过多年治理,三大沙漠的综合生态状况依然较差。今年3、4月份,发源于蒙古国南部、席卷了大半个中国的几次沙尘暴,都是在阿拉善盟等地得到沙尘补充后,发力向南奔袭。

  阿拉善为何成了重要的沙尘源?记者来到阿拉善盟左旗敖伦布拉格镇,希望能“解剖麻雀”,探查其中缘由。

  “旱灾人祸”,苍茫草原了无踪影

  在敖伦布拉格镇,汽车在碎石和沙土混杂的土路上跳跃前行。车轮后卷起几十米高的黄色沙尘,飘散在湛蓝的天空里;富含铁矿的狼山,迸射出火热的赭红色,与远处的地平线延绵相接。

  土路两旁,不时可见白花花的盐碱地。地面上几乎不长草,只有一丛丛的沙冬青、白刺、梭梭、红柳等低矮灌木,由平地一直延伸至狼山低坡,呈现出一片黄绿色。

  “这里已经连续7年大旱,年蒸发量3000多毫米,而降雨量不到200毫米。今年5月26日前,没下一点雨,沙尘暴反复发作,能见度还不到几米。” 敖伦布拉格镇党委书记运才龙介绍说。

  阿拉善曾是水草丰美的地方。千年前,北朝民歌里唱道“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74年前,范长江在《塞上行》中如此描述:“马群、驼群和羊群,黑一阵白一阵在青草中云一样的移动。”如今,大草原的苍茫雄浑已然了无踪影,只有稀疏低矮的灌木丛在挣扎,令人感叹沧海桑田的巨变。 

  据介绍,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旱灾变得愈发频繁,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大的沙尘暴变成了一年好几次。

  “实际上,‘旱灾’和‘人祸’是搭当,两个巴掌才拍得响!” 内蒙古沙草产业协会副秘书长刘爱军感慨地说。

  “人兽大战”,土地沙化掉入恶性循环

  抬头仰望敖伦布拉格的天空已看不到老鹰盘旋,少了些许生气。

  “这不奇怪,它们都被杀光了。” 运才龙说,原来敖伦布拉格还有一些秃鹫,老来叼山羊,人们就在死羊身上下毒,把秃鹫诱杀殆尽。那些喜欢偷鸡吃的游隼、鹞鹰、黄鼠狼、狐狸等,也都被人们用各种方法猎杀。

  1989年发生的一场惊心动魄的人狼追击战,仍让运才龙记忆犹新。当时,一只饿狼从300多公里外的蒙古国进入敖伦布拉格,咬死了牧民的一批羊,引起全镇震动。

  运才龙骑上摩托车,带着一位枪手,追出了上百里路。最后,这只大狼竟被追得口吐白沫,瘫倒在地。“后来,枪手果断开枪,打中狼头,结果了狼命。”运才龙说,现在,敖伦布拉格再也看不到狼了。

  飞禽走兽都消灭了,天下可就太平了吧?

  “情况更糟了。由于没有了天敌,过去不起眼的沙鼠却多了起来,大的都有一两斤重。又由于天旱,它们最喜欢啃食多汁的梭梭树的根,让成片的梭梭林死亡,让灌木林变成沙地。”内蒙古永业集团总经理吴子申说,山羊和骆驼没吃的,开始大批死亡。真没想到,老鼠也会吃牲畜,而且更凶猛!

  “山羊原来不啃草根、树根,后来地面上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它们不啃根啃什么?”48岁的蒙古族牧民何根巴那说。

  来到离镇48公里的何根巴那家,记者们亲身体验了一场小范围的沙尘天气。这里是光秃秃的开阔地,有几平方公里大小,就像敖伦布拉格的一块“斑秃”。梭梭林在多年前被砍光后,到现在也没有恢复。

  站在何根巴那家的羊圈旁采访,风呼啸、尘飞扬,记者们几乎睁不开眼,满嘴是沙。有人感叹:“没想到,四周风平浪静,这里却翻江倒海!”

  遏制荒漠化需要“治水”、“治嘴”、“治腿”

  荒漠化和沙尘暴在叠加演进,敖伦布拉格能否治理好?“完全逆转并不现实,但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恢复治理是有可能的。”刘爱军说,这就需要遏制荒漠化发展并固定住流动沙丘。

  治荒必先治水。如果耕地过多,耗水量过大,就会加速干旱地区的荒漠化进程。中国工程院院士石玉林曾指出,目前我国农牧交错带,耕地比重在25%左右,总体看比重仍然过大,应调整到10%左右为宜。

  然而,敖伦布拉格不仅要调整耕地面积,还要应对盐碱化的威胁。“我们先在盐碱地里种几年向日葵,好吸收盐碱,然后在地里再拌些沙土,过几年好多了,就可以种些其他的农作物。”运才龙说。

  治沙必须治嘴。按照当地规定:120亩荒地只能养一只山羊,何巴根那家养了67只。“比过去少多了,我最多的时候还养过407只羊呢。”何巴根那说,自己一家每年能拿到1.8万元政府补贴,养山羊和骆驼每年还能挣1万多元,日子比较好过。据介绍,像何巴根那这样的牧民,在敖伦布拉格还有700来户,人均拥有土地5000亩,都享受政府补贴,过度放牧的问题已经解决。

  治沙也须治腿。2002年,内蒙古永业集团承包了当地50万亩公益林,进行封育保护,并与当地牧民签协议,规定公益林里不能放羊,但可以放骆驼。“骆驼能踩踏鼠洞,让老鼠无处藏身;另外,骆驼啃食梭梭枝叶,起到剪枝作用,能让梭梭根系更发达。”吴子申说,公司还研发出一种叫生命素的绿色生根剂,每年数次通过飞机播撒在梭梭树的叶面上,这才让梭梭长得根壮健康。如今,8年过去了,永业集团管护和种植的梭梭、白刺等沙生植物根部已经长出苁蓉、锁阳等药用植物,将为公司带来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