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涿州采砂业失控威胁生态 政府为"违法"买单

2010-8-02 08:02 来源: 《新京报》
收藏到BLOG

  6月10日,拒马河河道内,一辆铲车正往货车上装砂石。河道内到处都是深深的大坑。

  ■ 核心提示

  河北涿州,采挖河砂已严重威胁拒马河的生态。当地政府正为几年前的“违法”行政买单。

  2001年起,涿州欲打造京津砂石供应基地,大力招商,诸多采砂企业涌入,“先上车后买票”,在政府默许下无证开采。

  采砂业带给砂石老板的是暴利,但给拒马河和当地百姓带来的却是满目疮痍。政府年收9万地税,而单为砂车碾坏的公路维修就要4000万。

  于是,涿州痛下决心整治采砂业,宣布昔日“手续”一概作废。不过其“一刀切”的行政行为,没有根治滥采,却引起砂石厂主反弹―――上访和私采。

  如今,当地政府正背负着被行政诉讼和采砂企业盗采的双重压力。

  东北商人徐颖达在河北涿州开了一家砂石厂。

  去年7月23日,徐颖达的宏远石料厂收到了限期拆除采砂设备的通知。涿州市水利局认为该厂不符合继续采砂的条件。

  一年过去了,徐颖达坚持认为政府在违法行政。

  “没有提前行政告知、没有听证会、没有补偿款……”今年6月19日,徐颖达说,这一年他都在讨说法。

  在讨说法的,不是徐颖达一个砂石老板,而是几十个。

  这让涿州市政府压力很大。不过,涿州市水利局长白景华说,政府这次下了决心。取缔砂石厂,治理拒马河,已是涿州市首当其冲的政治任务。

  据介绍,流经河北、北京的拒马河,是涿州的主要行洪河道,如今已濒临砂石资源枯竭的境地,而河道更是千疮百孔。采砂导致河床下降、河势不稳,丧失基本行洪能力。

  2009年7月起,涿州掀起“治砂风暴”,对全市的河道采砂企业进行全面整顿。

  “市委书记亲自牵头,现场督导,该拆就拆,该取缔就取缔。”白景华说,此次涿州市政府“有壮士断臂的魄力”。

  而部分砂石厂老板称,他们是当年涿州政府招商来的企业,与当地村委会签有承包协议,在正常经营中被取缔,“全然不顾当初招商时的种种承诺,这种出尔反尔的行政方式,有何公信力可谈?”

  政府招商河道采砂

  与诸多工程在建设的北京近邻,涿州看到了砂石市场的商机,以此招商引资

  徐颖达是2003年初到涿州开砂石厂的。

  2002年时,他的一个朋友到涿州投资开采砂石,后来推荐他也去。朋友说,河道采砂是个利润非常可观的项目,涿州政府也十分欢迎投资该行业。

  家住北京丰台区的褚世昌是2002年到涿州开砂石厂的。他介绍,2001年北京全面禁止在河道采砂,而此时期,北京诸多工程项目正上马和建设,并且北京的房地产市场发展迅速。砂石是建筑必需品,因此价格一路高扬。

  涿州距离北京不足一百公里,交通便利。北京禁采后,大批砂石商人蜂拥至涿州。

  当时的涿州市领导看到了“商机”,要将涿州打造成京津砂石供应基地,带动涿州经济发展。

  涿州市水利局长白景华介绍,涿州的砂石资源,主要集中分布在流经该市的拒马河。他称,因北方干旱,加上上游北京段建设“引拒济燕”工程以及抽取地下水等原因,涿州段拒马河已干涸15年了。而干涸的河道利于采砂。

  白景华介绍,那个时期,招商引资是各地市县领导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当时的涿州市领导,将河道采砂作为一个重点招商引资项目。

  2002年,涿州电视台轮番广告,宣传当地拒马河砂石资源丰富、政府鼓励采砂行业的政策。

  褚世昌成为第一批集中到涿州投资的人,他多次参加涿州政府组织的砂石招商会。

  他回忆,当时涿州的市领导还在拒马河河道上的砂石厂召开现场考察会,让当地老板现身说法,描绘采砂“钱”景。

  十分之九的企业无证

  “先上车后买票”,企业在水利局备案后就可开采,政府曾承诺办证,后来默许了无证开采

  “找个村子买块地,签个承包合同,再经镇领导同意,就可以开采了。”褚世昌称,当时到涿州开采河砂,对企业要求的门槛不高。

  徐颖达称,当时都是和拒马河边的村子谈价格,村委会同意就成交了。

  据涿州市水利局长白景华介绍,按国家规定,河道归国家所有,由县级以上政府水利部门进行监管与治理。不过,因涿州段河道长年无水,加上是无堤河道,许多老百姓在河道耕种了庄稼。而每段河道归附近村庄集体负责维护,村里又具体承包到了户,河道实际上形成了集体所有的性质。

  徐颖达介绍,当时的砂石企业只要和村子里签了包地合同,拿着合同去涿州水利局备案,就可以开始开采了。涿州政府部门代企业向省水利厅申请采砂许可证

  褚世昌、徐颖达等砂石厂老板均称,当时涿州市政府承诺,“可先上车后买票”。

  2002年,徐颖达以不足4000元每亩的价格,与百尺竿镇二站村村委会签订合同,承包了途经该村的拒马河河道150亩地,租期10年。

  徐颖达拿到了许可证。不过更多的企业是无证开采状态。他称当时有几百家砂石厂,后来大约十分之一拿到了采砂许可证。“当时市政府称还要为企业办采矿许可证,但一直没办下来,我们就边采边等”。

  褚世昌承包了一块70亩的河道。据了解,2002年前后诸多与不同村委会签协议包地的企业,合同期多为十年以上。

  据涿州市水利局长白景华介绍,2002年前后,因涿州市政府大力招商,采砂企业达到100多家,还不包括没在水利局备案、没有任何手续的小作坊,而这种小作坊甚至比备案企业还多。

  “省厅对采砂企业数量控制很严,很多采砂许可证没批下来,但政府当初又承诺企业能办下证来,于是,很多企业在政府默许的情况下,无证开采。”7月中旬,涿州市一名曾担任招商任务的市领导回忆。

  暴利与采砂失控

  砂石厂老板们一夜暴富,村民们却发现道路毁了,土地沙化了,双方由此冲突不断

  6月21日下午,沿涿州至涞水段公路,向拒马河河道方向走,越来越多的运砂车飞驰而过。扬尘弥漫,路面上随处可见坑洼。

  “国家明文规定,55吨以上的车不允许上路,你看看这些车,哪一辆不在100吨以上,什么路轧不坏?”一名涿州当地砂石厂老板说,涿涞路是涿州连接京津的一条省级公路,因超载车长年运行,路面千疮百孔,每年车祸频发,“不到两年就要修一次路”。

  随着砂石价格逐步攀高,更为面目全非的,是拒马河。

  “一个规模一般的砂石厂,一天能产价值20多万元的砂石。一个成年人用铁锨挖一晚上就能赚个三四百块。砂石厂白天黑夜不停挖。盗采的人也越来越多。”家在河道边的涿州本地采砂老板孙东明说。

  今年6月23日,涿州市砂石监管治理办公室主任王金峰介绍,按国家规定,每年汛期不能采砂,并且河道采砂有严格标准,但许多企业都在违规采,挖的深度和宽度远超规定,甚至将河道挖出几十米的深坑。

  许多人一夜暴富

  据传,一个外地砂石厂老板采砂不到一年,买了5辆豪华轿车。

  而在当地村民看来,采砂带来的好处十分有限,危害却凸显。道路被轧坏,机器噪音日夜轰鸣,地下水沉降,扬尘造成污染,耕地日渐沙化。河道里,连树都栽不活了。

  另一方面,河道当时多是以不到4000元每亩的价格承包出去的,村民们发现,钱都让砂石厂老板赚走了,留给他们的只有破坏。

  据徐颖达讲,镇里曾要求砂石厂每年向村子捐助数万元用来修路、打井等,但许多砂石厂老板并不愿意。于是,经常发生村民到砂厂偷沙子,甚至挖断路面禁止运砂车通行的事。双方冲突不断。

  百尺竿镇西豆庄村支书张少华兼任镇大信访调解中心副主任,6月28日,他介绍,随着采砂企业增多,引发的信访和官司剧增。

  涿州市砂石监管治理办公室主任王金峰认为,2001年以后的那段时间,政府招商引资、发展经济心切,对采砂业的管理疏于规范,当初“先上车后买票”的政策,让政府部门对采砂企业的监管困难重重。

  他认为,那段时间,拒马河道的采砂失控了。

  收税9万修路耗4000万

  据介绍,涿州发展采砂业并未带来经济贡献,而维修轧坏的路面却耗资巨大

  “市人大和政协代表,多次向政府提出整肃采砂。政府越来越重视过去无序开采的危害,加大了治砂力度。”今年6月23日,王金峰说。

  据白景华介绍,采砂业给涿州经济发展带来的贡献非常有限,2008年仅收到地税9万元,而每年用来维修轧坏的公路,政府支出费用4000多万元。

  王金峰介绍,涿州市政府逐步加强治理,通过控制企业每年需要换发的采砂许可证,从而控制采砂企业数量,至2007年,涿州采砂企业从原来的数百家只剩下52家。

  2007年6月15日,涿州市政府向52家砂石厂下发通知,要求即日起全面停产整顿。整顿期间停水、停电,并让市供电局强行拉走了各企业的变压器,进行封存。

  52家企业的河道采砂许可证,均停止更换,政府没有通知整顿何时结束。

  6个月后,52家砂石厂老板开始联名上访。曾从事过司法工作的徐颖达,被推选为信访代表之一。

  “我们这50多家企业基本上都是招商引资企业,是历经政府多年整顿考验的企业,我们一直是合法企业,为什么政府突然就不让干了?”徐颖达说,如政府所说,这些企业没有采矿许可证,但涿州市领导当时承诺政府代办,并且每年都核发了采砂许可证。另一方面,当时他们与各村委会签的协议,还远没有到期。

  2008年初,52家企业老板与涿州市交涉无果后,到保定市上访。

  徐颖达称,保定市主管信访的政法委书记称他们都是合法企业,不会被取缔。

  因这些企业频繁上访,涿州虽然没有给这些企业换发采砂许可证,但又让他们恢复了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