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杜克大学教授王小凡:我对“千人计划”的一些思考

2010-9-02 08:39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千人计划’是国家一项重要的人才计划,但现在面临许多问题。一方面是一部分想回国的人对于全职回国还心存疑虑;另一方面是国内的各部委虽然都在尽力改善吸引人才回国的条件,但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到家。

  为了达到‘千人计划’的预期目的,我们需要共同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如果政府相关部委能将很多问题解决好,很多人会打消顾虑,以A类全职回国工作的形式而不是B类短期回国工作的形式回去;想做B类的,也可以考虑其他的途径和渠道,不要占用太多国内资源。这样的话,大家共同把‘千人计划’这个品牌做好,既不会有国外的学者回国忽悠,只占用资源不做实事;也不会有国内的单位把忽悠海外学者回去仅仅当做政绩工程。”

  “这次回国,接触到不少人,包括已经回国的‘千人计划’人员,以及想回去但现在还下不了决心的海外学者。我感觉有许多问题需要讨论一下,希望有一些重要的问题能得到解决,从而能让真正想回国的人通过这个计划回去,直接参加和推动我们国家的科研事业发展。”

  王小凡是美国杜克大学教授,今年暑期,他回国参加了一个多月的学术会议和相关活动,他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的“千人计划”是他最近关注的一个重点。

  2008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中央人才工作协调小组关于实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意见》(简称“千人计划”),计划用5到10年时间,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重点学科和重点实验室、中央企业和国有商业金融机构、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为主的各类园区等,引进并有重点地支持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回国(来华)创新创业。

  王小凡说:“我认为‘千人计划’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牵涉到我们国家的经济转型和社会发展。在今年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国家主席胡锦涛强调建设创新型国家、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最根本是要靠科技的力量,科技界肩负着重大使命。从这个角度来讲,国家希望引进高层次人才,包括科研、企业和金融界等人才。我是作生物医学研究的,希望从科研特别是从生物科研方面来谈一下‘千人计划’。”

“打算回国的人一定要事先考虑周全”

  “如果海外学者下不了决心全职回国,单位来找你,你自己也应该拒绝。我们做人要有诚信,做事情首先要将整个事情想清楚,做不到,也能理解,不是不能全职回来就不能为国服务,但要作相应调整。”王小凡这样对记者说。

  “千人计划”的初衷是引进全职回国的高级人才,然而部分“千人计划”人选由于各种原因暂时无法全职回国工作。国家目前将“千人计划”分为能够全职回国的长期项目A类,和连续三年每年能在国内工作2个月以上、非全职回国的短期项目B类。

  “最近听说有相当一部分人当初签了A类,后来又有些退缩,变成B类,这样就有些问题了。”王小凡说,“国家目前已经有多种不同渠道灵活引进人才,如教育部的长江讲座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B类等,不能全职回国的人可以通过这些项目为国服务。所以,如果很多人申请了‘千人计划’,又不能完全回去工作,这就是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有两方面的因素。”

  第一,从引进对象讲,全职回国是一个人一生中非常重要的决定,从自己的学术发展到家庭来讲,都需要慎重考虑。首先,我认为想回国的人事先要好好想清楚,在理念上作好准备,全职回国可以参与祖国的高速发展,为之作出直接贡献。但“千人计划”入选者回国不仅仅只是作好科研。科学无国界,在国内国外都可以做,但回国之后还需要承担起培养优秀年轻人才、促进国家科研政策和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责任。有了这个理念后,下定了决心,即使碰到困难也不退缩。没有这个决心,就通过其他渠道为国服务,不一定非要通过‘千人计划’,因为B类比例占得太多,会影响整个“千人计划”的实施。

  另一方面,王小凡说,如果入选者确定了自己不能全职回国,那么就应该对国家配置的资源作相应调整,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而不是要求与全职回国的人配备一样多的经费、工资、实验室和设备,从而造成浪费。得到“千人计划”B类项目的支持后,做到不占用过多的资源,否则到最后,如果有几个人有不良行为,就会抹黑整个品牌。“人家会说,‘千人计划’又引来了一帮子会忽悠的人,拿了资源却不能兑现承诺。”王小凡说。

  此外,“有些用人单位将‘千人计划’当政绩工作去争,从指标上看学校有多少‘千人计划’入选者,就像竞争长江学者、杰出青年等指标一样。这方面用人单位在引进时要慎重考虑,国家有关部委的监管部门也要严格监管”。

  第二,从待遇方面讲。一方面,引进对象首先要多从用人单位的角度来着想。“回去的人基本上要有这样一个出发点,就是重点关注回去后在事业上做些什么。在待遇上,不可能国内所有的条件都按你的想法全部满足后才回去,谈的条件基本上差不太多,特别是能够保证三年内对科研的稳定支持就可以了。我很佩服许多早期回国工作的人,还有一些在国内成长起来的科学家,他们中的许多人目前已经担任科研领导岗位,却能够从国家利益出发,努力促进‘千人计划’这一项目的推进。很多校长、院长、所长自己的工资待遇往往也只有每年10万~20万元,却常常为了争取新的海外学者回来而到处去找资源,将新进专家的工资待遇提高到每年50万~70万元或更高,常常比自己的工资高几倍。仔细想想,具有这种以国家利益为重的精神是非常不易的。”另一方面,用人单位在谈条件时也需要实事求是,不能随意许愿,作出无法兑现的承诺。

“改变妨碍科学发展的规章制度”

  “我觉得‘千人计划’实际上最重要的作用不仅是吸引一批高级人才回来,而是通过他们的引进来改变我们许多不尽合理的、妨碍科学发展的制度和规定。这方面的问题,有一些是历史遗留的,从来没有真正解决过、碰过的老规定;还有一些是由于矫枉过正、过于简单的科研管理办法造成的。如果通过‘千人计划’的推进逐渐改善这些管理办法和制度,就会对全国的科研工作有一个大的促进。若能够做到这一点,‘千人计划’就是非常成功的了。”王小凡说。

  对国内科研环境的担心,是许多海外学者在是否回国问题上犹豫不决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小凡认为,实施“千人计划”的重要目标之一应该是改善全国的科研体制和高等教育环境。这次回国,通过与中央组织部、财政部、科技部、教育部、卫生部和中科院的人士接触,他感到国内好多相关部委都努力在政策上作着相应的调整,以促成一些真正想回来的人回国。

  王小凡谈到了三个目前妨碍海外学者全职回国的突出问题。

  第一,研究经费申请上的年龄限制一刀切。王小凡说,目前科技部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将承担国家“863”高科技产业项目的主持人的最高年龄定为56岁,而面向基础科研的“973”研究项目的首席科学家年龄也基本上不超过60岁。另外,许多科研单位和大学院校都规定研究员或教授到60岁就不得再招收新的研究生。目前许多有意回国的科研骨干和学术带头人年龄已在50岁左右,这些年龄的硬性规定让这个阶段的高层次人才对回国后事业能否长期发展十分担忧。

  “如果国家不改变这个政策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就不会全职回去。而这个问题的解决相对比较容易。”王小凡建议,“比如国家科技部可以建立一个渠道,从‘千人计划’开始,通过一个委员会评价人才的能力和潜力,作出是否允许超过规定年龄段的研究人员继续做首席科学家或带研究生的决定。”

  第二,研究经费中的人头费和工资分配问题。“现在常见的一种情况是,科研单位在大力引进海外人才时慷慨许以优厚工资,而日后却不能兑现。这种情况往往是因为许诺的工资不仅包括基本工资,还含有来自其他途径或以非现金方式支付的‘福利’。另外,在工资分配中,还存在编制内人员和编制外人员的区别。编制内人员的工资有固定出处,而编制外人员的收入只能从课题经费中出。在现实情况中,很多课题经费都管得过细过死,往往只能提取5%~10%的人头费,主要用于支付研究生的费用,造成编制外人员无法得到相关资助。”

  王小凡认为,改变这一现状的根本途径之一是要解决高层次人才的工资来源问题。依据美国的经验,教授或研究人员的工资水平由所在学校或研究机构确定,学校或研究机构往往支付1/3到3/4的工资,余下的则源自研究人员申请到的科研经费,并在科研经费中按其所付出的时间、精力来提取相应工资比例。这种方法不同于原来从经费中按比例提成作为工资的做法,因为后者缺乏对工资总额的约束。相关管理部门也可以通过审计对人头费的提取进行监管。

  “在美国的生物医学领域,人头费占课题经费的比例没有固定标准,按惯例占60%~70%。但中国财政部和科技部的现行政策只允许很小一部分(约15%)的科研经费用于支付人员工资。”王小凡说。

  人头费管得过死后,研究经费不能用于聘用科研人员,拨下来的经费大多用于购买仪器设备,结果很多进口的高精仪器在没有怎么使用的情况下不断地更新换代。“因为不能招足够的人嘛!但科学实验是人做出来的,这些问题的确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国家利益。”

  王小凡认为,现在这个问题实质上牵涉到多个部委:财政部、人事部和科技部等,需要各部委联合起来解决。“希望通过‘千人计划’的实施,国家能够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实际上,人头费在研究经费中所含比例过低对于科研的负面影响已引起国家的重视。王小凡最近在与中科院院士王恩多的交谈中得知,她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在今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为此事专门提案,要求政府关注解决这一问题。王小凡在与财政部有关负责人的接触中也了解到,财政部对于解决这一问题持积极态度。

  第三,现在课题研究经费管理得过细过死。除人头费外,研究人员申请或获得“973”、“863”项目及其他基金时,需要做非常细的财务计划,例如在生物领域,财务计划甚至需要包括三年后实验中用几个试管、几只小鼠、小型设备的型号、价格等。如需要变动,常常会碰到审批的困难甚至削减经费的处理。然而,这种做法是违背科学规律的,科研项目在申请过程中只可能有大概的基本思路,如果在第二年发现有新思路,有可能会转向,但经费的管理制度限制了科研人员只能做一开始提出的东西。王小凡说:“实际上,现在的研究人员需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来做这些违背科学规律的假账。这是矫枉过正造成的,几年前对于科研经费管得太松,出现了滥用、甚至私用课题经费的情况,而2006年后又管得太死。”

  “当想回去的人听国内的同行这么讲,就会想我干嘛回去整天折腾这些事情,却不能专心搞科研?很多人会因此望而却步,不能下决心。这是很大的问题。因此,我觉得经费管理方面一定要有大的改进。这些问题并不难解决,财政部、科技部、基金委和人事部可以协调解决这个问题,要做真正的实事求是的科研课题经费财务计划,而不要做违背科学规律的计划。”王小凡说。

  王小凡认为,在科研课题经费管理方面还有另外一个不科学的地方,比如“973”项目申请的评审者是一批内行科学家,评完后又有一批不太懂行的人来评审基金的使用,有时乱砍一气,搞得基金的支持力度与批准后的具体项目对不上号。

  王小凡表示:“国家应该花大力气改进科研基金的管理,除了这三个比较具体的事,当然还有其他的问题。如果能通过‘千人计划’引进高级人才作为一个切入口来改变现在一些不合理的制度和政策,那么最后对全国的科研工作都会有一个真正的推动,所有的科研人员都可以受益,同时可以消除一些人对于‘千人计划’反感和抵触的情绪。”

不拘一格支持优秀人才

  国家政策应该不拘一格支持优秀人才,不仅要吸引海外华人回来,从长远看,还要引进优秀的国际人才来中国。

  王小凡了解到,除了对于引进人才的科研给予各种支持之外,国家在推进“千人计划”的过程中,也作出了相应的政策调整来改善引进人才的生活环境。通过中组部和相关部委的协调,“千人计划”引进的持有外国国籍的人才很快能够获得长期居留身份,从而享受和公民一样的在医疗和退休保险、买房租房、子女入托入学等各方面的待遇。他认为,这些优惠政策也应该提供给其他一些没有通过“千人计划”引进的杰出人才,特别是很多较年轻的人才。这些人才的引进往往可以与“千人计划”的人才形成团队来弥补国家在相关科研领域的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