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美科学家批评大学重科研轻教学

2011-2-01 13:12 来源: 科学时报
收藏到BLOG

  科学研究已经渗透于今天的大学之中,在研究与教学之间是很难划清界限的。大学中的研究,也需要本科生与研究生的学习与教学做基石。若削弱这样的基石,那无疑是蛮干,因为现代的研究型大学就建立在学生的潜能活力与观念之上。

  1月12日的《自然》和1月14日的《科学》两个顶尖杂志,分别刊登了两篇文章讨论当代研究型大学的现状。这引起了《美国高等教育纪事》的关注,于近日发表了《科学家指责大学重科研轻教学》的文章。

  上述两篇文章的核心观点是,美国出色的教育及研究正在受到损害,而其中某些主要因素就来自大学本身。

  《科学》上的文章指出,一般认为,教授的职责有两个,第一是生产新知识,第二则是教育学生。但人们都知道,科学研究很容易获得回报,但教学则不然。在当代快速变化的社会中,教育与终身学习的技巧非常重要,但人们却用带有贬义的“教学工作量”(teaching load)来形容教学工作,而有些大学更是用“免除教学工作”,作为对教授研究工作取得突出成就后的一种奖赏。

  无论是《科学》还是《自然》上的文章都指出,美国大学都在竭尽全力寻求联邦政府的经费支持,主要用于建设或者扩建各种各样的实验室,购买更为先进的仪器设备,但对于教学,对于要在实验室工作的学生,却没有能够给予同样的重视。

  对此提出批评的科学家包括佛蒙特大学生物化学家曼恩、加州大学厄湾分校的生物学教授奥道德和哈佛大学生物学教授罗西克等。

  那么,这些科学家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提出上述批评和指责的呢?

  我们都知道,最近美国共和党重新夺回了在众议院的控制权,党派领袖们在去年竞争中就承诺了要把联邦资助的标准削减到2008年的水准。这也就意味着联邦政府的科学基金资助将会有大幅度的下降。世界上从事生命科学研究最重要的研究机构之一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其在美国联邦政府研发经费中的份额仅次于国防部,也是美国大学研究经费的最主要的提供者,在2011年经费预算额度就会下降九个百分点。而在各大学所在的各州,其获得经费的前景更为严峻。

  为此,美国的国家研究委员会(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组织了一个由22所大学及公司领导人组成的研究组,对现状进行调研。之后,他们提交了一个报告,并且在报告中提出了一个观点,即联邦政府应该把大学的科学研究作为国家财产的一部分,从而应该得到更多的资源资助。

  而在大学内部,一流大学,就连哈佛也不例外,越来越重视利用自身在科学研究上的成果以及所获得研究经费的多少来说明自己的实力。

  在这样的背景下,讨论大学中的科学研究与教学的关系,就显得非同寻常了。

  曼恩教授说,国家研究委员会研究小组的上述观点值得认真对待和研究。他说,对于一所大学和一个国家来说,科学研究是基石,这一点毋庸置疑。但与此同时,我们必须看到,各个大学都醉心于使用国家经费新建改建实验室、购买仪器设备,反倒偏离了他们应该优先考虑的任务,他们只是让教师和学生看到了竞争政府经费之不易,也认为获得政府经费才是其最主要的职业目标。曼恩教授说,一般来说,没有人会问我我的论文质量如何,大家更愿意问的是,你带来了多少研究经费。

  而很多大学也意识到,一旦联邦经费不再提供,将会给大学带来很重大的影响。因此,即将在5月份退休的美国大学联合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ies)主席博尔达在2009年曾要求国会,帮助确立大学的科学研究事业应该维持在一个什么样的范围为好。这也是推动美国研究委员会对此进行研究的因素之一。

  在《自然》的文章中,作者特别强调,重研究则兴旺、重教学则衰退,这是一种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文章认为,科学研究已经渗透在了今天的大学之中,在研究与教学之间是很难划清界限的。大学中的研究,也需要本科生与研究生的学习与教学做基石。若削弱这样的基石,那无疑是蛮干,因为现代的研究型大学就建立在学生的潜能活力与观念之上。

  《自然》上的文章指出:“大学生不是大学的消费者,他们恰恰是大学的灵魂。”正因为如此,认为重研究则兴旺、重教学则衰退的说法,是非常危险的谬误之见。

  文章提到了最近英国出现的经费削减之于大学的影响。不少人提出,虽然政府削减了经费预算,但基本上还是保护了科学研究,对此,他们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有如此反应的人,以英国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的主席沃尔伯特的言论最有代表性。他说:“我很高兴政府意识到了科学的重大作用。政府听取了科学界提出的继续投资科学对于英国未来取得成功至关重要的声音。”

  但《自然》文章的作者认为,所谓科学研究得以保护,是以损害人们支持大学的教学为代价的。其实,早在2008年的时候,人们就提出过,现在社会在逼迫大学具有更多的功能,但却削弱了教学和学习。很多专家对此提出过警告,对大学作随心所欲的定义,导致的结果是人们对大学永远都不会感到满足,而与此同时却模糊了大学对社会所作的最为重要的贡献。

  罗西克教授在《科学》上的评论中说到,他所以把教学放在与科学研究同等重要的位置,是因为他对现在的研究型大学能否在研究与教学之间保持平衡表示怀疑。

  《科学》上的文章作者有13位之多,除了上述提到的奥道德来自加州大学厄湾分校和罗西克来自哈佛之外,其他分别来自霍华德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麻省理工学院、华盛顿大学、耶鲁大学等美国知名大学。这些作者建议说,大学应该采取包括帮助教师提高教学实践能力在内的措施,而且要把教师获得提升与能否终身任职建立在其教学技能的基础之上。曼恩教授认为,大学在提倡教学与提高科学研究水平之间有直接关系。在这两者之间维持平衡,美国的大学及美国的经济才能获得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