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东垃圾治理需政府与民间齐动

2013-9-09 15:53 来源: 南方日报
收藏到BLOG

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的道路成了垃圾焚烧场。

练江沿岸成了大型垃圾堆场。

洪水退后,练江两岸残留了许多垃圾。

  洪水过后,潮汕地区变身垃圾场――近日,微博、微信上不停有人晒出汕头、揭阳等地出现的垃圾堆,触目惊心,路人无不掩鼻而过。

  8月中旬,由于练江流域遭受大面积强降雨,揭阳普宁和汕头潮南、潮阳多地出现严重的内涝和水浸,受灾严重。此次洪涝灾害固然有强降雨、上游水库泄洪以及潮水顶托等因素的影响,但它也以一种极端的形式暴露出练江目前存在的垃圾和淤积问题。

  灾后半月有余,南方日报记者回访粤东重灾区调查发现,生活垃圾、生活污水、工业污水已经成为练江沿岸的三大污染源。由于治污配套措施的不完善,练江流域污染形成恶性循环,在此次洪水中加剧了灾害。这些问题亟待得到正视与深思并一一破解。

  垃圾乱象

  灾前怎么扔,灾后照旧办

  泄洪及抗旱用的水利沟渠,平时便积满了各种漂浮物和淤泥,成了流不动的死水。垃圾淤泥满积,河床被迫抬高,遇到暴雨突袭,河涌薄弱的泄洪能力,加剧了洪灾的肆虐

  在普宁市占陇镇浮屿村,道路两边呈现“脏净”两重天:一边是人工湖,湖水碧绿,柳树成荫,很多老人小孩在此聊天游玩;另一边的练江支流,湖面漆黑,散发出阵阵恶臭。

  顺着这条支流,不远处的练江两岸堆满了垃圾。站在永宁桥上眺望,迎面而来的风夹着腥臭味。村民戏称它为“天然砚台,墨汁自取”。江面上漂浮着零落的垃圾,这已经是大水过后经过清理、疏浚之后的结果。

  8月中旬暴雨来临的时候,粤东地区暴发了洪灾。从普宁市占陇镇开始,沿江而下的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司马浦镇尽成重灾区。当地村民认为,强降雨之所以造成大洪涝,与当地垃圾随意弃置不无关系。泄洪及抗旱用的水利沟渠,平时已积满了各种漂浮物和淤泥,成为流不动的死水。垃圾淤泥满积,河床被迫抬高,遇到暴雨突袭,河涌薄弱的泄洪能力,加剧了洪灾的肆虐。

  垃圾在灾时加剧了涝情,在灾后同样成为棘手的问题。洪水过后,淤泥垃圾四散堆积,变得更加腥臭。根据汕头市应对洪灾防范次生环境灾害的情况汇报显示,由于潮南、潮阳两区尚未建成垃圾集中处理设施,大量垃圾得不到有效处理,倾倒在村前村后、河堤,长时间浸泡,在积水消退后,浸水区域的水质预计将恶化。

  9月3日下午,在退水后的第12天,南方日报记者来到粤东重灾地段回访,发现虽然镇区、乡村、主要道路的淤泥和垃圾已经基本清理完毕,但垃圾的最终处理并没能摆脱灾前的状态。

  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顺着省道从揭阳普宁市到汕头市潮南区,一路都能看到路边和废弃农田里堆积的垃圾。其中既有塑料袋装的生活垃圾,也有成堆的破布条等工业废品。更多成堆的垃圾,被直接倾倒在堤坝上,练江沿岸成为了“纯天然”的垃圾处理地。

  汕头市环保监察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生活垃圾问题不能忽视。“这次水灾暴露出来的就是这样,水一退垃圾到处都是,因为没有处理妥当。有些垃圾直接堆在堤坝,虽然没有直接造成污染,但是雨水流过后,同样会把污水带入水中,对水环境和水资源造成污染。有些还会直接掉进河流里,形成水漂浮物,造成河道预塞。”

  随意弃置的垃圾,已经在这次洪灾带来了一场浩劫。但如今灾害过去,练江沿岸村镇似乎并没能找到更好的方法来处置这些垃圾。汕头市潮南区陈店镇上北村村委会一名干部告诉记者,村里清理出的垃圾,都是以1000元/车的价格委托专门的收集人员运走,至于运去哪里如何处置,该干部神秘一笑,称:“反正我没乱倒,至于他是扔路边还是倒江里,还是倒在自己家里,怎么处理跟我没关系。”

  相比倾倒在堤坝边,更简易的方法是就地焚烧。记者在上北村往沟湖村的道路上,看到绵延100多米的垃圾在露天焚烧,黑色的浓烟遮天蔽日,树木稀寥,黑烟弥漫方圆几里,伴着令人作呕的刺鼻气味。灰烬旁边,还存放着新一轮待焚烧的垃圾。

  这些问题让沿江的村民老吴担忧不已:“垃圾处理问题不解决,怎么清理都是治标不治本。江水该臭的继续臭,河道该堵的继续堵,哪天再来一场大雨,又是一番历史重演。”

  “8・17”水灾发生后,陈店镇324国道路面停满了被水浸泡后死火的车辆,该区域交通完全瘫痪。在潮南区政府的全力投入下,8月21日下午,324国道上绵延数公里的车辆全部清走。尽管如此,依然源源不断有垃圾被堆放在国道上,公路部门派出钩机连夜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