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川:校长们喊累,应喊得高校改革提速

2010-10-19 10:53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888 收藏到BLOG

  10月13日,在首批985大学校长联谊会上,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说:中国的大学校长可能是最累的校长。为什么这样说?因为组织制度、决策过程不明晰,很多事情都需要讨论。如果哪一天校长也可以去打打高尔夫、喝喝茶,学校也就治理好了,因为那就意味着有了明晰的规则。(10月18日《人民日报》)

  高校校长埋怨累,并非第一次。2004年,在第二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上,武汉理工大学校长周祖德坦言,“做校长很‘心’苦”。曾任华中理工大学校长的杨叔子院士更是如此抱怨:“校长不是‘人’当的。”校长为何会如此之累?北京大学前校长许智宏认为,中国的校长更像幼儿园的老师或是一位家长,所有问题都要自己扛。无独有偶,暨南大学校长刘人怀认为,(校长)对教职员工的管理几乎是“从摇篮到坟墓”,评职称、分房、下岗等等,还有和各级政府部门打交道,都要亲力亲为。顾秉林则认为,校园内部的一些治理结构(出了问题),导致校长整天忙于处理具体事务,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有时间从长远需要、持续发展的角度深入思考。

  人为何活得累?有网友总结道:1.太看重位子;2.老想着票子;3.不停地倒腾房子;4.时刻装着君子;5.爱思谋着裙子;6.总划着圈子;7.放不下架子;8.撕不开面子;9.眷顾着孩子;10.常常“装孙子”。用这些原因悉数套在大学校长身上,并不完全契合,但在笔者看来,有一些还是比较契合的。我不妨简单举点例子。

  比如,太看重位子。众所周知,我国高校校长分别对应着一定的行政级别,比如副部级、正厅级……近年来坊间一再呼吁打破这种级别,国家也提出了“大学要取消行政级别、去‘行政化’”的方向。但有些校长不以为然,比如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就不赞同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显然,如果大学校长老是倚重和看重行政级别,必然心累;同时,看重位子还有另一层含义,即为了不失去位子,必然长袖善舞、左右逢源,失去应有的担当,这也会很累。

  再比如,常常“装孙子”。当然,“装孙子”是民间一种不太严肃的说法,但也说明了大学校长的不自主和被干预之苦。比如,教育评估就让大学很累、校长很累。多年前,时任南开大学校长侯自新就啧有怨言:“现在对高校的各种评估检查实在太多了!”评估多而滥,让高校苦不堪言,并因此滋生了造假迎评之风。中科大前校长朱清时疾呼:高校评估该停了。当然,这种行政化的过度干涉,不只体现在评估上,还有很多方面。

  此外,大学校长累,也与“不务正业”有关。据报道,西方发达国家大学校长就像一位运筹帷幄的将军,主要职责很明确:制定学校发展战略和规划,吸引“精兵强将”,获得充足经费。比如,美国大学校长上任前就已基本确立自己的学术地位,而做了校长,就必须放弃学术研究;再比如,为了使校长能把所有的精力集中在工作上,德国柏林的大学教育法禁止校长在任期内从事任何教学和科研。反观国内,不少大学身兼数职,还要带博士生什么的,能不累吗?此外,一些无谓的活动也得参加。诸如此类,能不累吗?

  反观大学校长的累,有的是必须的,是其职责范围之内的事情,在其位就得谋其政;有的是不必要的,比如带研究生,出席与高校无关的商业场合。更值得探究的是,不少时候的累,与教育行政化有关,比如面对无休止的考核,当行政过多干预高校,当高校内部同样行政主导一切,校长怎么可能不累?不少校长认为,中国高校去“行政化”是国内大学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必要前提。因此,校长们喊累,应该倒逼高校改革教育改革,使大学相对纯粹些。(王石川,媒体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