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圈水江河寸断 破坏程度被指或两倍于三峡

2011-6-24 11:01 来源: 时代周报
收藏到BLOG

  2009年9月,三峡集团投资兴建的向家坝水电站主体工程已初具雏形。三峡集团正在加快推进金沙江上包括向家坝在内的四座巨型水电站的建设,其总规划装机规模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

  6月19日,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简称“三峡集团”)首次发布《2010年社会责任报告》。报告称,该集团正在加快推进金沙江上的溪洛渡、向家坝、乌东德、白鹤滩4座巨型水电站建设。

  这四座电站总规划装机规模近4300万千瓦,年发电量约1900亿千瓦时,相当于三峡工程的两倍。

  “两个三峡会不会造成两倍于三峡的破坏?”“巨型水电站的修建究竟是福是祸?”—这则信息一经媒体发布,旋即引发公众对三峡集团的质疑,并让水电开发之争再次白热化。

  跌入漩涡的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显得有些疲惫,直言“有很大压力”。此前整整一个月,三峡集团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5月18日,国务院通过的《三峡后续规划》,首次指出三峡工程对长江中下游航运、灌溉、供水等产生了一定负面影响;今年长江中下游旱情告急,亦引发外界对三峡工程“导致流域干旱”的热议;半个月后,南方多省旱涝急转,三峡的汛期防洪又成为焦点。

  三峡集团的遭遇,凸显的正是中国水电开发的现实:尽管停滞多时的水电审批终于松动,加速上马水电项目已是大势所趋,但生态环境、移民等一系列制约因素和争议犹存。

  背水一战

  三峡集团2002年正式获得国家授权,先期开发金沙江下游河段的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向家坝4座电站。

  该集团发布的《2010年社会责任报告》称,四座电站是“西电东送”的骨干电源。其中,溪洛渡水电站2005年已正式开工,计划2013年投产发电,装机总量为1386万千瓦,是中国第二大、世界第三大水电站;向家坝水电站2006年正式开工,计划2012年投产发电,装机总量为640万千瓦。

  三峡集团总经理陈飞说,2010年,溪洛渡、向家坝两个工程已成功实现由大坝基础开挖向混凝土浇筑转换,全面转入大坝主体混凝土浇筑、金属结构和机电设备制造安装高峰期。

  乌东德、白鹤滩水电站目前正在开展筹建工作。这两大电站是金沙江下游梯级开发的二期工程,2010年已获国家发改委批准同意开展前期工作,“十三五”期间将全面建成。

  按照三峡集团的部署,2011年将是“志在必夺”的一年:它是确保溪洛渡、向家坝水电站按期蓄水发电目标的攻坚年,是水库移民迁复建项目建设的决战年,是白鹤滩、乌东德水电站筹建工作和实行“先移民、后建设”试点方案的启动之年。

  “时间紧,任务重,压力大,对金沙江项目建设征地和移民安置工作来说,无异于背水一战。”三峡集团内部资料如是称。

  6月20日,三峡集团与建设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后者将提供61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支持金沙江4大巨型水电站建设。

  按照规划,金沙江四大电站2020年左右全部投产后,三峡集团的水电装机容量将达到8000万千瓦至1亿千瓦。“到那时,世界10大水电站将有5个是三峡集团的,世界上超过70万千瓦的机组将有60%是三峡集团的。”三峡集团新闻中心主任朱光明说,目前集团已投产、在建和筹建的水电装机总量超过6800万千瓦,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水电开发企业。

  事实是,在完成三峡水电站建设之后,三峡集团已将金沙江作为新的主战场。三峡集团的报告称,金沙江是中国最大的水电基地,居“中国十三大水电基地规划”首位。

  金沙江由于流经山高谷深的横断山区,落差达3300多米,蕴藏着近1亿千瓦的水力资源,几乎要占长江水力资源的40%以上,一直被水电部门觊觎。

  而三峡集团背水一战的背景,是整个金沙江已掀起了水电站建设热潮,水电开发巨头纷纷“跑马圈水”。除了三峡集团在下游河段的4大电站外,中国华电集团与西藏合作,挺进金沙江上游规划了8个梯级电站,总装机容量898万千瓦,计划投资上千亿元。

  而金沙江中游,也被规划开发上虎跳峡、两家人、梨园、阿海、金安桥、龙开口、鲁地拉、观音岩8个水电站,总装机容量为2058亿千瓦,相当于1.1个三峡水电站,总投资累计1500亿元。

  这些电站的开发主体则分别是华电集团、华能集团、大唐集团、汉能控股集团等。“长江干支流,到金沙江,要不抢就没了!”在新一轮“跑马圈水”中,各大电力巨头磨刀霍霍。

  减排承诺倒逼水电开禁

  在各大水电巨头重兵挺进水电开发时,地方政府亦催马加鞭。

  2011年6月10日,云南省在丽江召开全省加快水电建设工作座谈会。该省常务副省长罗正富高调宣布,云南将加速大型水电项目建设,培育壮大水电支柱产业,实现水电能源基地梦想。

  事实上,这一梦想在2009年曾因环保部的环保风暴,一度变得朦胧和迷茫。当年6月11日,龙开口水电站和鲁地拉水电站两项目被环保部叫停,理由是“两处项目未经环评审批于2009年1月截流,对金沙江中游生态影响较大”。

  随后,按照“集团限批原则”,金沙江中游所有的水电开发项目被叫停,中国水电行业随之进入寒冬(见本报2009年6月29日《环保风暴突袭金沙江》)。

  直到2010年7月18日,“水电项目核准开禁”信号方释放。当天,金沙江金安桥水电站通过国家发改委的审批核准。该电站是金沙江中段“一库八级”水电开发方案中的第五级电站,早在2005年9月就动工,但因未获核准,一直处于“未转正”状态,而被舆论“未批先建”的质疑声包围(见本报2009年6月29日《央企民资角力金沙江》)。

  同一个月,被叫停的龙开口水电站和鲁地拉水电站也通过了环评,项目起死回生。两大电站已复工,目前正积极运作以待国家发改委核准。

  2011年1月7日,国家发改委以《关于金沙江阿海水电站项目核准的批复》文件,同意建设金沙江中段“一库八级”中的第四级电站—阿海水电站。2011年3月,金安桥水电站首台机组投产发电。

  这一切被视为国家对常规水电站核准紧收政策后的全面开禁。

  此前,水电发展受制于移民、环保等争议,使得国家对水电发展采取了更为谨慎的态度。 2008—2009年,全国仅核准开工水电项目累计1000多万千瓦,其中无一是大型水电项目。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水电项目审核的恢复,源于我国越来越迫切的减排任务。

  2009年4月26日,中国政府首次对外宣布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行动目标:到2020年实现单位GDP减排40%-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15%左右。

  减排承诺倒推出“水电”必须成为非化石能源的主力。国家能源局前局长张国宝明确表示,若要实现2020年定下的节能减排目标,届时水电装机容量必须达到3.8亿千瓦。因此,必须加快项目审批,尽快进入开工程序。

  国泰君安预计,我国“十二五”期间水电增加投资额将在7000亿元以上。

  一份水电“十二五”规划布局资料显示,“十二五”期间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澜沧江、怒江均有重大水电项目开工的目标和布局。其中,金沙江流域的叶巴滩、拉哇、苏洼龙、梨园、阿海、龙开口、鲁地拉、观音岩、乌东德和白鹤滩有望开工;怒江流域的松塔、怒江桥、亚碧罗和赛格也有望获准开工。

  雅砻江流域的两河口、杨房沟、卡拉三处电站,澜沧江流域的如美、古水、苗伟、黄登三处电站,和大渡河流域的长河坝、大岗山、猴子岩、双江口四处电站均被列入水电“十二五”规划的重点开工项目。

  除了政策信号外,利益之手也一直在强力推动水电项目上马。水电低廉的成本和丰厚的利润,是吸引各大电力集团角逐水电市场的根本动因。

  而出于丰厚的财税收入考虑,地方政府也在极力促成水电项目的建设。金沙江中段“一库八级”水电站中,大部分水电站分布在云南省丽江市。丽江市一位官员表示,这几个电站建成投产后,税收将非常可观,最大增值税和企业利润税合计约7个亿,几乎与丽江市2007年地方财政收入持平。

  无序开发的生态隐忧

  在中国水电停滞与发展交替进行的同时,保护与开发的博弈就从未停止。

  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中国水能资源技术可开发量5.42亿千瓦,以目前的1.85亿千瓦(常规水电)计算水电开发利用率只有34%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60%~70%的平均水平。

  “我国水电要开发,要有序地开发。但现在的开发仍旧是无序的。”在长江水利委员会水资源保护局前局长翁立达看来,目前西南诸河上的水电站建设太密集了,几乎让河流喘不过气来。

  他说,岷江、雅砻江、金沙江、嘉陵江、乌江、澜沧江、红水河、大渡河等壮丽河流,正在被一座座大坝拦腰截断。这些河流上在建和规划的水电站装机容量近1.4亿千瓦,接近8个三峡工程的装机规模。

  “按照目前的梯级开发模式,即是全江全流域一级接一级地整体开发,这几乎就是疯狂之举。”四川省地矿局区域地质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认为中国水电在局部流域已过度开发。

  在范晓看来,目前的水电开发更像是上世纪50-90年代追求经济发展导致森林遭到大面积砍伐的翻版。他认为,长江生物基因库已经开始出现严重缺陷,生物多样性正在破损。

  2011年6月9日,水利部长江科学院、三峡集团、中科院南京地理与湖泊研究所等机构,和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在京联合发布《中国环境流研究与实践》报告。

  该报告证实,近年来长江上游部分河段水电过度、无序开发问题严重,已影响到当地的生态平衡。

  “长江上游主要干支流正在建设大规模的梯级水电站,电站大坝不仅直接阻隔了洄游性鱼类的通道,而且由于水库调节径流,对河流生态系统也产生了多方面的严重影响。”报告说。

  在长江上游的金沙江上,正在建设和规划的乌东德、白鹤滩、溪洛渡和向家坝等均属特大型水电站。报告称,这些巨型电站的建设,将对本河段的水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影响。一方面是电站建成后水库的径流调节作用将对其下泄水流过程有明显的均化作用,枯季流量增加,洪峰流量减小;另一方面是大坝建设将破坏河流的连续性。

  金沙江下游是许多洄游性鱼类的重要栖息地,很多长江珍稀鱼类产卵场都分布于此,梯级水库建设将造成洄游性鱼类生命通道阻隔,水流条件变化使鱼类的栖息地环境发生剧烈变化,产卵场受到破坏,影响鱼类生存,当地珍稀鱼类将处于绝境。

  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保护研究所研究员陈国阶忧心忡忡:如果长江上游水电站梯级开发按照规划图纸全部完成,包括虎嘉鱼、娃娃鱼、水獭、水口裂腹鱼,长江上游100多种鱼,将全部灭绝。

  翁立达更担忧的是,未来长江上游干支流上各大电站在旱季同时蓄水,可能会让三峡无水可用,从而成为一个摆设。

  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坦承,“在未来建立了更多的电站之后,蓄水和放水时间的协调的确是一个题目。”但他仍显乐观:只要有人统筹,即使上游这些电站建成,也并不影响三峡电站的蓄水。

  “环保机构和人士不能完全站在反对开发的立场上,水电企业也不能完全不顾环保无序开发。”曹广晶坦言他们也在反思,做水电开发时不要太商业化,不要把每一寸水都榨干用尽,要照顾到生态要求,“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这才是根本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