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曙光医院涉嫌病史造假 用错药物致八旬老人死亡

2011-2-16 09:40 来源: 人民网
收藏到BLOG
  为了逃避患者死亡的责任,上海一家医院竟擅自篡改病史,伪造出一整套虚假的“病路历程”,以蒙骗医疗事故鉴定专家和死者家属。近日,死者杨贵童家属把上海曙光医院告上法庭,此案目前正由上海市卢湾区人民法院审理。

  死者杨贵童是一位87岁高龄的老人。2007年12月13日,他因手部“流火”到上海曙光医院住院诊治,于12月26日不幸身亡。因质疑老人从身患小病到死亡的过程“过于迅速”,加之医院在当日凌晨曾将一瓶写有他人姓名的药物为老人注射,并在事后将该药瓶藏匿,杨贵童家属认为医院应该承担死者的医疗事故责任,于是将医院告上法庭。(人民网2010年9月5日《神秘失踪药瓶引发医疗官司 死者家属质疑上海曙光医院》曾作报道)

  在法庭上,庭审的焦点是病史造假问题。杨贵童家属通过举证指出,曙光医院对杨贵童的病史进行了隐匿、伪造和窜改。例如,杨贵童12月13日入院时入住的是SICU病房68(+8)床,于12月19日才转到外科十病区4床。然而,一份伪造的打印版病史“住院记录”却显示,12月13日19时,杨贵童入住在十病区4床,由此露出了破绽。同是这一份病史,在初步诊断:“右上肢急性网状淋巴管炎”的下方,在没有任何摄片可供考证的情况下,由住院医生沙粒添加手写:“12月16日,补充诊断肺部感染”,为以后推定杨贵童肺部感染为“社区获得性肺部感染”埋下了伏笔。但“临时医嘱”和“长期医嘱”记录显示,沙粒不是12月13日和16日的当班医生,再次露出了破绽。

  对于一个患者的病程而言,化验单是一项关键证据。杨贵童家属指出,为了伪造这些证据,曙光医院可谓“煞费苦心”,进行了精心的“炮制”。记者查看发现,在这些化验单中,除少量无关紧要的化验单是由曾为杨贵童治疗的医生开具,而大部分涉及定性的化验单均由其他与患者疾病不相关科室,诸如伤骨科、医务处等部门的医生开具,而这些医生又大部分都是曙光医院的医疗事故处理办公室成员。

  此外,杨贵童家属还指出,由于造假匆忙,曙光医院还在造假多次露出马脚。如2007年12月23日的心电图上姓名应为杨贵童,却变成了“杨忠童”;又如“一般护理记录单”12月18日14时的记录“患者入院第3天……”(应为第6天);12月19日8时的记录“患者今为入院第4天……”(应为第7天)。

  对于“白纸黑字”的病史可以造假,然而一些实物证据却难以造假。为此,杨贵童家属指出,曙光医院为了掩盖真相,在造假之外又将重要物证藏匿或毁灭。例如,与这一案件密切相关的写有其它患者姓名的药瓶,事后已被曙光医院藏匿,两张本因由曙光医院保存的X光摄片也不翼而飞。

  在法庭上,杨贵童家属就这些造假问题进行了举证,并要求曙光医院答辩。医院方代理律师辩称,家属提出的这些造假问题,系因医院电脑系统故障所致。然而,当家属要求医院方面对这一辩解举证时,医院方面没有出示证据。相反,杨贵童家属举证称,同病房或同病区的其他住院病人却没有受电脑系统故障影响,所有化验单均系住院医生开具,而不是由其它与患者疾病不相关科室医生开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