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全面启动核电项目重新评估

2011-3-21 10:15 来源: 科学时报
912 收藏到BLOG

 核电站安全有赖成熟技术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事故后的高空图

  随着福岛第一核电站接二连三发生事故,日本核电安全的神话被击得粉碎。

  该事件同时敲响了其他国家核电安全的警钟,并引发全世界对核电安全的担心和重新审视。

  在我国,3月16日,国务院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并要求对所有核设施进行全面安检。

  据记者了解,目前我国的核科研单位和核电企业正在启动全面的安全性重新评估。

  不过,多位专家在接受《科学时报》记者采访时不约而同地表示:我国核电站的安全是有保障的。

选址安全有保障

  在国务院会议之后,3月18日,中广核集团率先宣布,成立6个检查组,对集团所属在建、在运核电站全面展开核电安全工作大检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务院要求之外,中广核提出将组织用最先进的标准对所有核电新厂址进行安全评估,重新筛选厂址。

  事实上,此次事件早已引起了人们关于已建核电站选址安全的担忧。

  实际上,核电站选址必须遵循一套严格的标准。近日,国家环保部核安全局核安全管理司前司长赵亚民在一次报告中介绍,核电站选址时需考虑两大因素。第一是外部事件,包括地震、地质、水文、极端气象(包括龙卷风、海浪、海潮)等因素对核电站的影响,如果风险很大,就不能批准;同时也要考虑核电站对外部环境的影响,必须选择在人烟稀少远离大城市的地方。第二是所选地点必须满足工程建设的自然条件,如必须有大量水源,用来带走电站排出的余热。

  “中国没有一座核电站建在地震带之上。”赵亚民表示,我国核电站在选址上的安全性是有保障的。在核电站选址过程中,首先听取的就是地质专家的意见,中国的核电项目均建在稳定的基岩上,抗震和防洪标准更高,这些标准受到国家核安全局的严格监控。沿海核项目均设置了可有效抗防巨浪的防浪海堤。核电站的安全分析报告,包括对自然灾害的预防设计等均通过了国家核安全局的严格评审。只有当自然灾害发生概率小于10-7时,才不作考虑。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向记者介绍,我国国土面积广阔,在进行核电站选址时选择空间很大,完全能够避免地质、环境等条件不适合的地点。而由于我国不处于深海区域,大陆架很长,海啸引起的波浪在到达大陆时将会大大削弱,因此海啸对我国沿海核电站的影响远小于日本。

  3月1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员会主任潘自强在中国科协主办的“科学家与媒体面对面”活动上指出:到现在为止,我国未发生过一起辐射致死、辐射造成放射病的事例,我国核安全记录良好。

  国内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资深专家告诉《科学时报》记者:“我国核电站的设计指标比日本更高,更安全,在这方面我们很有信心。”

成熟技术被看好

  日本此次发生事故的反应堆属于第二代核电技术早期的沸水堆。我国由于起步较晚,技术更为先进,目前运行的核电站以二代改进型的压水堆为主,兼有少量重水堆,但没有沸水堆。

  沸水堆和压水堆都是轻水堆。沸水堆中核燃料对水进行加热,水沸腾后汽化,驱动蒸汽轮机产生电流,蒸汽冷却后再次回到液态水送回反应堆。因此沸水堆只有一个回路,反应堆产生的带放射性蒸汽直接进入常规岛推动气轮机发电。在此次事故中,这成了致命的弱点。在紧急情况下不得不排放蒸汽减压,导致放射性蒸汽泄漏。

  而压水堆的原理和我们平时用的压力锅类似,在堆内水的温度很高但不沸腾,水通过蒸汽发生器产生蒸汽推动汽轮机发电。因此压水堆多了一个蒸汽发生器—汽轮机的回路。在发生意外时,可以通过排放二回路不含放射性的蒸汽来减压,避免了辐射泄漏。

  赵亚民介绍说:“从数量来说,全球范围内压水堆的运行数量更多一些,经验反馈也更好一些。”

  另外,此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在于断电后冷却水循环系统停止工作导致余热无法导出。而目前中国正在沿海建设并将向内陆推广的第三代AP1000核电技术,则不存在这个问题。

  AP1000也是压水堆,同二代技术相比,其技术上最核心的进步就是采用了非能动安全系统,一旦遭遇紧急情况,不需要外部动力,仅利用地球引力、压力差等自然现象就可驱动冷却系统,导出余热。

  我国正在进行研究的中国实验快堆(CEFR)属于第四代核电技术,采用金属钠为冷却剂,钠的导热性是水的几十倍,很容易把能量带走。为了保证安全性,CEFR采取了三层回路的方法隔绝钠。同时,CEFR也引入了非能动安全系统。

  目前,随着日本二代技术发生事故,很多人已经把目光锁定更为先进的三代技术。对此,专家提醒:只有有安全运行经验积累的技术才是好技术。

  实际上,三代技术虽然是作为未来我国核电产业的主流技术而引进的,但AP1000并不是一种成熟的技术。目前全世界仅有中国在进行实验和建设,也成为该技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吃螃蟹”的国家,这也使得AP1000的安全性验证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赵亚民指出:“AP1000这样的革新型机型,目前首堆工程的钢安全壳还未封顶,安全性及经济性都没有得到工程实践验证。”

  中科院上海应用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吴国忠也告诉《科学时报》记者:“我国没有必要因为日本的事故就停止二代或二代半堆的建设,相反应该更多的采用二代或二代半的技术,因为这是非常成熟的技术,也就意味着安全性更高。而AP1000虽然概念上先进,但缺乏运行经验。”

全面重新评估启动

  虽然二代改进型和三代、四代技术从技术上比二代技术更安全,但接受《科学时报》采访的几位专家同时指出,但是如果碰到巨大地震和海啸灾难,各种堆型都可能会发生类似事故。

  为了避免此类事故,目前我国各科研单位和企业正纷纷开始组织相关研究分析工作。

  据记者了解,福岛核电站发生事故之后,我国几大核电企业纷纷在第一时间作出反应,提交了分析报告和下一步安全工作部署。

  3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用最先进的标准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抓紧编制核安全规划。

  目前,我国各大核电企业都在抓紧准备重新进行核电站安全评估,重点评估在运核电站的安全设施、应急措施、设备老化等情况以及在建核电站的厂址安全状况和发生极端自然灾害的可能性。

  “海啸这种外部事件虽然概率非常低,但是破坏非常大。因此未来将会重点研究如何应对这种破坏性很大的低概率事件。”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目前,各堆型都将重新评估,重新研究安全性。

  另一位核电专家告诉记者:“遇到海啸这种情况,不管几代技术可能都是无解。因此将来处理此类事件时,不是要求所有的核电站都要按照能抵御海啸的标准建设,而是考虑一旦遇到这样的事故我们如何应对。”他表示,保证最基本的安全功能——反应堆能停下来、余热能导出、放射性避免过度释放,这将是最重要的三点。

  此次事件也使得我国核电立法的话题被再次提出,吴国忠认为:“我国应该加强立法,打破部门利益,尤其是应该让多方面的专家参与。”

  “目前中国急需对日本核泄漏事件进行跟踪评估,从中总结经验和教训。从核电站选址、设计制造,到防护管理及应急制度体系的完善,日本核事故已为中国核电事业发展‘及时地上了一课’。”赵亚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