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谈核色变”误区 委员建言核电发展不能急起急停

2014-3-07 09:20 来源: 中国证劵报
收藏到BLOG

  在采访中,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有趣的小故事:某核电企业拟在某地建立一个核电科技园区,主要目的是进行核电技术的研发,但被当地民众误解为要建核电站,立马招致了反对,甚至有人上街抗议。

  在某次政协小组讨论会上,一位委员说得很实在:我们很支持核电发展,但就是有一点请求,能不能不要把核废料往我们这边扔?

  自从福岛核事故发生以来,上至代表委员,下至普通民众,不少人心中仍然对“核电站”这三个字抱有莫名的抵触和不信任感。不少人认为,发展核电是好事,但最好不要建在我家门口。

  民众对核电安全性的不了解与不信任,已成为摆在中国核电产业面前一个无法回避的难题。但在核电业内人士或对核电有一定了解的人看来,核电并不可 怕。对于内陆和沿海核电的差异,在核电从业人员看来,两者对设备、技术的要求以及安全性上并没有本质区别,只是根据市场对能源的需要,选择了不同地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干勇认为,核电既清洁又安全,美国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投入使用的核电工程到期后还延寿了二三十年,而现在的核电技术较那时已有了很大提高。

  “打个简单的比方,福岛核电站采用的是二三十年代的技术,而国内采用的是最先进的核电技术,一个是马车,一个是小轿车,能一样吗?”一位核电业内人士感叹道。

  可是,如何才能不“谈核色变”?

  做好科普宣传很重要,要增加民众对核电安全性的了解,打消民众的疑虑。这一点在过去核工业商业化过程中未给予足够重视,加之媒体对福岛核事故极尽渲染,更给核电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面纱。

  此外,核电站建造的各个环节也要严把质量关。要培养高精尖的专业化队伍,从行业自身角度做到保质保量,让民众放心,否则心理障碍还要很多年才能破除。

  总而言之,政府、行业、媒体都需要在核电安全发展的过程中有所担当。只有不再“谈核色变”,核电产业方能卷土重来。

  委员建言

  王明弹:

  核电发展不能急起急停

  全国政协委员王明弹认为,核电发展不应急起急停,应该平稳可持续发展,否则一个波峰造成设计、建造、生产方面的不足,一个波谷又造成资源闲置和转移。“一脚油门,一脚刹车”的节奏,不利于核电行业平稳发展和市场资源的合理配置。

  他指出,目前国际上对于清洁能源的发展以及商业化应用已经达成共识。清洁能源要占有较高比例,真正主力还是核电。在全世界的装机容量中,核电占比16%左右,而在中国这个比例仅有1%左右。

  “从能源结构调整角度而言,发展核电已经没有异议了,关键是确保安全,平稳发展。”王明弹指出,对很多国家而言,福岛核事故造成的“谷”已经过 去,不少国家都在开工新建核电站。而中国前两年处于“谷”,是否又要迎来“峰”,在他看来,这样的大起大落都不利于核电行业的正常发展,建议制定明确的规 划,给业界比较明晰的预期,使行业能够平稳可持续地发展。

  王寿君:

  核电工程应严把质量关

  全国政协委员王寿君建议,应加强核电工程建造过程和设备制造过程的质量控制,培养高精尖的专业队伍,防止“谷贱伤农”。

  他认为,核电是一种特殊产品,绝对不能在质量上出问题,否则将对全世界核电产业造成不良影响。但如果单纯以标价为基础进行市场竞争,就容易造成一些产品质量不过关,容易“谷贱伤农”。

  他强调,核电行业必须有高精尖的专业队伍,以安全、质量为第一己任,而不是相互竞争最低价。“中国的核电发展是长久的计划,因为现在装机容量非 常低,仅仅占1%,2020年要达到4%的规划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旦出现问题就前功尽弃了。所以一定要确保核电建造安全,消除人们的心理障碍。”

  钱天林:

  加快建设小堆示范工程

  全国政协委员钱天林表示,中核集团以热电联产为主要用途的10万千瓦的先进小型压水堆技术研发工作已经全面顺利完成,示范工程初步设计基本完 成,具备开展前期工作条件,发放“路条”时机已成熟,建议国家尽快批准该示范工程国内开建,实现科技成果商品化,助推我国小堆技术抢滩全球市场,打造新能 源出口的新亮点。

  钱天林介绍,小堆可实现比三代压水堆更高的安全性、更短的建造周期、良好的经济性和灵活性,在近用户、灵活性、安全性及核不扩散等方面具有比较 优势。从应用前景上看,我国内陆广大地区、边远地区,受地理位置、地质、气象、冷却水源、运输、电网容量和融资能力等条件的限制,大型核电机组的应用受到 很大的制约,而小堆可以满足这些地区的发电需求。此外,小堆还能满足城市供热、工业工艺供热和海水淡化等特殊领域应用的需求,开发热电联产的小堆“以核代 煤”发展核能供热是解决大气污染和二氧化碳减排问题的有效途径,利用核能进行海水淡化也是较好的选择。

  贺禹:

  用更多核电替代煤电

  全国政协委员贺禹表示,我国目前的核电发展规模太小,还不能在能源结构调整和生态文明建设方面发挥显著作用,应当继续大力推动我国核电规模化发展,用更多安全、清洁的核电替代煤电,突破严重雾霾困扰。

  贺禹指出,我国目前在运和在建核电规模总计4875万千瓦,要实现2020年在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的规划目标,今明两年就要 新开工建设10台机组;另外,“十三五”期间还需要平均每年开工建设6台机组。即使如此,到2020年核电在电力总装机中的占比也不足3%。

  他认为,要满足巨大的电力需求,以煤电为主的电力结构不可持续,需要大力发展核电等清洁能源。核电对环保减排有较大正面贡献,与同等规模的燃煤电站相比,4000万千瓦的核电站运行一年,相当于减少标煤消耗约1亿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