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矿业污水外泄 当地无人敢用自来水

2010-7-14 08:55 来源: 四川在线
收藏到BLOG

7月12日,位于汀江河下游的棉花滩库区边散落着因水质污染致死的河鱼。

  “那一场洪水之后,整个镇子都是臭的,我家的鱼,全都死光了。”福建永定县洪山镇渔民许久恒站在汀江边呆滞地望着打捞队伍,像是在给记者介绍,又像是在喃喃自语。昨日下午,永定县汀江棉花滩水库,洪山码头,尽管水面已经看不到几天前大片大片飘浮的死鱼,但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腐烂味道,无法掩盖这里曾发生的大规模鱼类死亡事件。

  汀江生态灾难直击

  昨日,记者接连赶往上杭县下都、中都等镇,在这些地方,均有大批渔民围绕着棉花滩水库进行渔业养殖。除了处于汀江支流或内湖的渔民之外,几乎所有汀江沿岸渔民均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大面积鱼类死亡。对于当地的母亲河汀江来说,一场极大的生态灾难无疑已经酿成。7月3日,福建上杭、永定一带,大雨不止,汀江水位猛涨。这对于原本见惯了暴雨洪水的当地居民来说,并不感到意外。但大雨过后,等待他们的却是意想不到的灾难。洪峰过后,从汀江上游上都镇开始,开始出现大面积鱼类死亡,两天之内,蔓延到中都、下都,紧接着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下游的洪山镇。

  毫无疑问,对于渔民来说,这场损失是巨大的、惨痛的。根据当地居民的介绍,洪山镇最大的养殖户,一年的销售能达到千万元以上。而销售额能上百万的比比皆是。此前,新华社的报道称,仅棉花滩库区死鱼和鱼中毒约达378万斤。不过,这个数据被当地政府给予否认,称只有58万斤,这一数据尚不足新华社报道的零头。“58万斤这个数据,你相信吗?反正我们都不敢信。”渔民张爱民说。

  当地政府将按照6元/斤的价格收购死鱼,渔民的渔具,也将由政府回收。一定程度上,这减少了渔民们的损失。但当地政府对于该事件的态度,让渔民们感到失望。

  迟报9天背后

  “死鱼发生了之后,当天就有不少渔民到政府反映情况,但直到一星期之后,政府才派人下来考察。辛辛苦苦养的鱼,全都死光了,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长的时间,政府干什么去了?”张爱民说。直到7月12日,上杭县政府才正式通报这一事故。此时,距离最初的死鱼现象发生,已经过去了整整9天。而在这9天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外界不得而知。

  昨日,对于“7月3日发生的事故为什么9天后才通报”的质疑,紫金矿业总裁罗映南接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采访时,一开始以为这是个小问题、小事故,把事情想简单了,最后发现是大问题时,已经来不及了。而紫金矿业证券部总经理赵举刚表示:“事情刚发生时,对事件的原因要尽快有一个判断,这个判断明确以后,传达给相关的群众,才不会引起恐慌。”

  目前,上杭县政府正以挖坑深埋的方式,对大量死鱼作无害化处理。上杭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邱敏详说:“这个坑差不多有3米,坑底先撒一层消毒药物,再把死鱼倒下去。在每一层的死鱼上,我们都要再撒一次消毒药物。最后我们用泥土封盖,还在泥土上再撒一次药物,确保做到无害处理。”

  无限期停产全面整改

  昨日,紫金矿业集团总裁罗映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肇事”的铜矿湿法厂已经无限期停产,全面开展整改,同时将依照事故调查结论承担事故责任和经济赔偿。

  罗映南介绍说,公司将通过采取加石灰和片碱中和处理,渗漏口拦截,外溢污水回抽等应急措施,自7月4日14时30分,渗水量和回抽水量达到平衡,据初步测算,外渗污水量约9100立方米。

  四大疑点待解

  尽管紫金矿业7月12日晚间对紫金矿业铜矿湿法厂废水渗漏事件进行了澄清,但有投资者向记者表示,紫金矿业此次造成污染事件仍有太大疑点。“作为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起码要准确及时,而紫金矿业没做到。”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张远忠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信息披露为何滞后?

  7月12日紫金矿业A股、H股双双停牌,昨日双双复牌放量大跌,成交也异常放大。“渗漏事件明显会影响股价,为什么直到12日才公告?”紫金矿业深圳投资者张俊杰怒发冲冠,“紫金矿业明显信息披露违规了。”

  截至7月12日上午公司A股、H股双双停牌,紫金矿业仍然只字未提是否涉及该厂废水渗漏事件,只称涉及“敏感信息停牌”。而其有关污水渗漏公告截至当晚接近9点才发布。对此,紫金矿业宣传部部长邹永明对记者解释称:“信息披露滞后是为了防止当地群众恐慌以及妥善处理污染善后工作。”

  排出废水到底有无毒?

  “另外一个是信息准确性的问题。”张俊杰向本报记者指出,紫金矿业的公告内容与当地政府部门公布的信息存在很大不同。

  紫金矿业称污水无毒,政府说无剧毒,这两种说法显然有差异。对此,邹永明向记者回应说,事实情况是人体饮用无毒,但鱼饮用有毒,因为鱼对于水的标准是人体的1000倍。然而,对于“人体饮用无毒”的说法也无法让当地居民放心。昨日,本报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当地居民几乎已经不再饮用自来水,而是到市面上买水喝。

  到底毒死了多少鱼?

  除上述两点疑问之外,张俊杰还认为,紫金矿业在故意隐瞒投资者相关信息―――此次事件到底给公司带来了多大的经济损失?

  记者在福建省环保厅官方网站、福建省上杭县政府官方网站、紫金矿业发布的公告中,均没有查找到任何具体的经济损失数据。昨日,记者分别致电福建省环保厅宣传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鱼类死亡具体数量海洋部门正在统计。随后记者又致电福建省上杭县宣传部门,该部门称具体还不清楚,需要询问其他部门。直至记者截稿,该部门都没有回复本报相关数字。

  昨日有消息称,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和已经拿出了1亿元应对这次渗漏事件,不过这一说法并没有得到紫金矿业方面的回应。

  有无其他行政处罚?

  上杭县政府在通报紫金矿业铜矿湿法厂意外渗漏事件时指出,目前政府已经以6元/斤、12元/斤的价格收购了当地居民的鱼以及鱼苗,费用暂时由政府垫付;并责令紫金山铜矿立即停产整改。紫金矿业公告也显示,公司目前已经将该污水池全部抽空,公司正在全力做好渗漏事故的应急处置和全面整改工作。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如果公司是由于环保不达标准造成了污染,应当受到一定的行政处罚。”律师张远忠告诉记者。不过记者注意到,紫金矿业在此事件的公告中,将事件主要原因归咎于“天灾”,并未提及环保标准。

  公告称,经省、市专家初步核查,本次渗漏事故原因主要是前阶段持续强降雨,致使溶液池区域内地下水位迅速抬升,超过污水池底部标高,造成上下压力不平衡,形成剪切作用,导致污水池底垫多处开裂,从而造成污水池渗漏。目前该污水池已全部抽空,公司正在全力做好渗漏事故的应急处置和全面整改工作。相关政府部门对事故原因和责任正在做进一步调查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