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司法鉴定所首次面向社会 仪器鉴别现真相

2010-12-27 18:24 来源: 千龙网
收藏到BLOG

  12月27日上午,北京首批被遴选出的国家级司法鉴定机构之一——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以下简称法大法庭)正式挂牌,这标志着北京有了全国最有权威的司法鉴定机构。这次挂牌的首批10家国家级鉴定机构,是从全国数千家鉴定机构中脱颖而出的,其中有5家地处北京地区,其他4家司法鉴定机构都是从属于公安、检察院、安全系统,很少面向社会,尤其是接受民事案件的委托,而法大法庭研究所是这5家机构中唯一一个面向社会的司法鉴定机构,可以受理全国各地司法机关、仲裁机构委托的司法鉴定案件,律所、法人和公民也可以就部分案件进行委托。

  作为承担鉴别证物真伪,还原事实真相工作的司法鉴定机构一直披着神秘的面纱。司法鉴定机构什么样,司法鉴定是如何作出的,如何鉴别证物真伪并不为外界所知。记者借机探访了这所北京唯一面向社会的国家级鉴定机构,揭开司法鉴定如何让一张张欠条、一个个伤口、一丝丝痕迹还原事实真相。

  司法鉴定所有点像医院

  提到司法鉴定,最为人知晓的就是亲子鉴定了。事实上,这只是众多司法鉴定业务中的一项。欠款纠纷中鉴别欠条、合同;遗产继承时鉴定遗嘱;医疗纠纷中鉴定医疗责任、交通事故中分析事故责任等等都可以委托司法鉴定查明真伪。可以说是个让证据证物说出事实真相的地方。

  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目前有鉴定人员41人。十余个实验室、检查室可以承担9项司法鉴定业务,每年办理鉴定4000余件。

  位于石景山鲁谷路上的一幢黄色四层小楼就是法大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走进法大法庭,第一感觉是如同进了医院。鉴定人员全穿着白大褂,楼里整洁亮堂,还飘着消毒水的味道。但是研究所里的装饰却显得很温馨,墙上挂的也都是和司法鉴定有关的介绍。

  记者在大多数实验室、检查室中看到的都是让人叫不出名字,也记不住名字的专业仪器。只有法医病理学研究室中显得有些“另类”。二十多平方米的屋子中,地上摆放着颜色各异的塑料桶,桌子上还放着一些制作切片的仪器。工作人员介绍说,这个研究室承担的工作是鉴定死亡原因、时间等。塑料桶里装的都是尸体解剖后提取的器官标本,在实验室将需要鉴定的病变组织切割做成蜡块,然后通过显微镜对病理切片进行分析鉴定。

  虽然听起来有些恐怖,但是工作人员说,法医病理学是司法鉴定中很神圣的领域,是为那些不能说话的死去的人找回公道。

  付款收条文检仪下现“原形”

  文件检验实验室是最考验鉴定人员眼力的地方,采光也是最好的。实验室里只摆放了一台文检仪,两台显微镜和几台电脑。无论是欠条、文书、还是合同、遗嘱,笔迹是真是假、文件有无添加涂改、甚至连墨水、印文和打印的形成时间,在这儿都能鉴定出来。

  高级工程师刘建伟是实验室的首席专家,鉴定过的文件材料不计其数。刘老师说:“文检的魅力就在于不仅鉴别签名、印章的真假,同时也将文件的形成过程揭露出来,不会给造假的违法者提供任何可乘之机。”

  在刘建伟的电脑中,还保存着一些鉴定资料。一个供货商为饭店提供烤鸭鸭源,但是饭店拖欠货款,招致供货商起诉。在法院诉讼过程中,饭店拿出了一张有供货商签名的收条,上面写着“今收到人民币35000元,其中30000元为鸭款,剩余部分今后供货时补齐。”供货商一口咬定,自己并没有收钱,更没有签署这张收条。

  为了鉴别这张收条,法院委托法大法庭研究所进行鉴定,看收条是不是供货商亲笔写的。

  “我鉴定这张收条时首先能确认收条上的签名是供货商亲笔写的,但是收条上的字迹布局有异常。”刘老师说:“我用文检仪进行鉴定,在不同光谱下,收条的字迹立即显示出完全不同的颜色。”记者一看倍感神奇,原来都是黑色的字迹中,“今收到人民币5000元”和签名仍然是黑色的,但5000元前面的数字“3”和其他文字都显示出灰白色。

  刘建伟给法院的鉴定结论是,签名是供货商签写的,但其他字迹不是一次性连续书写的。鉴于这一鉴定结论,饭店提交的欠条证据没有被法院采信。

  事实上,除了文检仪、显微镜等专业仪器之外,刘建伟还给记者介绍了不少文检的办法。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新技术被移植于文件鉴定工作,使得造假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窄。“千万别造假,造假必被捉。”刘老师笑着说。

  细微证物锁定肇事逃逸者

  理化分析实验室承担的很多鉴定和生活中经常发生的交通事故密切相关。在有理讲不清的时候,司法鉴定便让证物说话,还原事实。

  实验室工程师刘斌老师给记者讲了个真实的案例。京郊曾经发生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件,一辆没有牌照的小轿车将一个老太太撞伤。随后司机假装带老太太去看病,结果在医院停车场将老人扔下后就逃之夭夭。

  事发后,交管部门通过一辆公交车的摄像头确定了肇事车辆的特征,继而进行排查,找到了一辆可疑车。但是司机却一口咬定自己根本没有在事发现场出现过,更没有肇事逃逸。

  刘斌老师被请到现场采集证据。细心的他在事发地的马路牙子上发现了一处剐蹭痕迹,上面有一些塑料薄膜一样的东西。提取了残留物之后,刘斌又对可疑车辆进行了检查,发现右前轮毂处也有一处摩擦痕迹,经过提取比对之后,轮毂内的塑料与现场残留物完全一致。在证据面前,司机将自己肇事逃逸的事实和盘托出。

  车祸伤栽赃 司法鉴定洗冤

  据介绍,在法大法庭每年作出的司法鉴定中,人体损伤程度、伤残程度和医疗纠纷鉴定占到总量的40%。承担这些鉴定的法医临床学研究室配备的检查视觉、听觉、神经、男性性功能的各类仪器设备有30余台,是各业务科室中最多的。

  首席专家、主任法医师王旭告诉记者,他们经常能遇到当事人为了索要更多的赔偿夸大伤情,被告人为了减轻刑事处罚伪聋伪盲的情况。司法鉴定人不仅要有综合的专业技能,还要有斗智斗勇的技巧。医学知识越丰富,就越能去伪存真,真实反映当事人的伤情和损伤事实。

  曾经有个公务员驾车把一个女事主撞骨折了,他自己在车祸中也摔倒在地上,致使左脸和鼻骨受伤。他将伤者送到医院,但自己并没有看病。20多天后,双方因为医疗费的担负问题发生争执,女事主的丈夫一气之下,一拳打到公务员的左脸上。经诊断,公务员的左脸颌骨骨折,构成轻伤。女事主的丈夫被判刑。

  在被告人提起上诉后,法院委托进行鉴定,判断公务员的伤到底是不是骨折,伤情是否为被告人的一拳所致。王旭老师说:“公务员的颌骨骨折是肯定的,但两次事故仅相距20多天,从影像上不好判决是新伤旧伤。”

  王旭让公务员躺下验伤。“颌面骨骨折后,上颌窦通过会有积液。如果是在医院被打,出现的新伤,那人躺平后,积液就像水一样,成为液平面。”但王旭发现,公务员骨折处的积液却是鼓出的,说明积液已经被组织包裹;而且一拳打到脸颊,不会同时打到鼻子上。但公务员的鼻腔却是肿的,而且和骨折的颌骨肿胀程度相同。

  通过种种现象王旭老师综合认定,公务员的骨折并非是新形成的。伤情证据不足,根据疑罪从无的原则,女事主的丈夫被改判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