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五环保规划:水污染处理投资额最高

2011-7-06 13:51 来源: 经济参考报
1614 收藏到BLOG

  环保部6月28日公布《国家环境保护“十二五”科技发展规划》。该规划称,即便不包括地方配套、企业投入和国际合作资金,预计需要国家在环境保护科技领域投入经费约220亿元,达到“十一五”投资预算60亿元的3倍多。其中,重点领域科研业务费210亿元,能力建设经费10亿元。业内专家透露,高速增长的国家级环保投资将有助于确立“技术风向标”,从而为拥有较强自主研发能力的环境监测与水、大气、固废等污染处理的龙头企业提供高估值预期。

  水污染处理投资额最高

  在“十二五”环保科技的投资额度中,水污染防治领域占比最高,估值达50亿元。规划指出,自主研发水污染治理技术、水生态监测和饮用水净化与输送成套工艺与装备。业内人士表示,水污染治理领域的技术龙头,如拥有长期水务运营经验的桑德环境、掌握自主过滤膜技术的碧水源、专长于煤化工和石化等工业废水处理的万邦达等,将获得国家重点扶持,也可在“十二五”的技术国产化浪潮中抢占市场先机。

  “十二五”期间,国家还将投入10亿元,用于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环保产业。其中,包括依托“水专项”等国家重大专项的实施,建立产业化平台,提高设备国产化率,降低成本,形成市场竞争能力;以垃圾处理、脱硫脱硝、土壤修复、环境监测等为重点领域,研发一批重点技术和装备;研发和示范一批新型环保材料、药剂和环境友好型产品。

  对于隶属生产性服务的环境服务业,规划着重强调,以城镇污水和垃圾处理、烟气脱硫脱硝、危险废物处理处置为重点,探索和建立污染防治设施建设和运营市场化、社会化机制与模式,发展提供系统解决方案的综合环境服务业。规划还表示,要大力提升环境投融资、清洁生产审核、环境监测服务、绿色产品认证评估、技术咨询和人才培训等环境技术服务技术水平,发展提供系统解决方案的综合环境服务业。

  在日前举行的环保产业发展与投融资交流会上,环境保护部规划财务司副司长刘宏武透露,“十二五”期间,将以六个方面的问题为重点进行投资和战略布局,包括饮水安全、空气污染、重金属污染、土壤污染、农村生态整治和环保集成能力建设。

  招商证券环保产业分析师彭全刚表示,环保技术、装备和服务等多个环节的综合能力,将在“十二五”期间获得大幅提升。他表示,随着国内环保装备制造业自主化率的提升,企业将能减少设备引进成本,占据市场主动权。

  该规划还提出,到“十二五”末,要研发出一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环境污染物控制与生态保护关键技术,提出重点领域和重点行业的绿色经济、循环经济发展模式与关键技术,同时引导和培育5家以上环保产学研联盟,创新流域、区域污染治理机制,促进产学研用有机结合。

  社会投资亟待持续跟进

  环境保护部科技标准司副司长胥树凡透露:“早在2008年,我国广义的环保产业产值就达到8200亿元,占当年G D P的2 .7%;现有环保企业3 .5万家,吸纳就业300多万人,形成了若干个具有比较优势的环保产业集群,涌现出一批年产值超过10亿元的现代化环保企业。”

  但胥树凡表示,当前环保产业存在的首要问题,是以企业为主体的环保技术创新体系不完善,产学研结合不够紧密,技术开发投入不足,一些核心技术尚未完全掌握,部分关键设备依靠进口。

  作为环保产业的投资方,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副执行总裁李皓天也表示,当前大部分环保企业的基础性研发投入比较少,在科技力量、实验室条件等方面和发达国家确实有不小的差距,面对本土市场中跨国公司的冲击,缺乏核心竞争力。

  胥树凡指出,环保产业要突破自主创新瓶颈,需要进行五个方面的努力:第一,实施环境技术管理体系,推进环保工程标准化进程;第二,加强环保技术创新体系建设,增强环保产业持续创新能力;第三,强化环境技术评价,推进先进适用技术的示范推广应用;第四,鼓励环保产业联盟和区域产业集群建设;第五,鼓励企业的环保服务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曾指出,未来5年,中国的环保投资需求将超过3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1倍以上。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王金南则预测,“十一五”期间环保投资约为1 .4万亿元,“十二五”期间这一投资规模将达到3.1万亿元。

  面对天量的资金需求和供给,多位业内人士指出,社会资本的后续跟进要比政府的“刺激计划”管用。本次规划即指出,通过环境管理制度与环保产业政策加强引导,建立企业参与环境科技研发、成果转化与产业化推广的激励机制,增强技术研发的实用性和示范性;引导企业加大环境科技投入,鼓励企业自筹资金参与国家和地方环境保护科研项目。

  环保部环境规划院逯元堂博士表示,在市场化的环保技术交易平台建立并完善之前,为缓解技术型环保企业融资难困境,可以走两条路子。“一种是银政合作,政府和银行通过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政府当‘裁判’,银行当‘金主’;另一种路子,也是我们最近研究的,政府拿出专项资金参股一些贷款担保机构,联合成立担保基金,为高新企业融资提供担保。”

  长期以来,政府投资对撬动社会投资具有不可小觑的乘数效应。但面对货币政策趋紧大背景,李皓天建议把获得环保部或各省环保厅认可的环保企业的授信额度“单独拿出来”,从而不占用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或者乘以一定的系数和其它产业的授信额度区别对待,“只有这样才能调动商业银行绿色信贷的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