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胞》文章探讨生命科学领域研究生培养改革

2011-8-26 10:30 来源: 生物通
收藏到BLOG

  来自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的两位生物医药教育界领衔者发文,呼吁生命科学领域研究生教育需要新改革,以适应目前各重大挑战,比如近十年的新发现井喷,以及从传统的部系界限到在多水平上了解生物过程的转变,除此之外,两位作者还提出了一个生物医药培养的新模式——摆脱生物化学、细胞生物学和生理学等学科之间的条条框框,让学生们能在各级水平上,从分子到细胞,到整个生物体水平上了解生物。这一评论性文章发表在《细胞》(Cell)杂志上。

  这两位作者分别是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教育副院长David G. Nichols,以及生物物理系生物物理化学教授Jon R. Lorsch。Nichols认为,“有趣的是,科学家们需要多学科方法来回答重要问题,他们要有能利用以及解释不同领域信息的能力。但是目前的生物医药教育体系——30年已经没有改变了——并不能帮助学生整合基础生物过程中的大量知识。”

  目前大部分的生物医药研究生课程在第一年里首先是进行分科教育,这样给学生留下的是生物化学、细胞生物学、生理学等割裂的印象。这两位作者提出的新模式则建议将生物学划分成关键的几个过程,比如基因表达、代谢、细胞周期变化和功能等。导师们各自教其中的一些关键步骤,或者说是“节点”,通过这样整合的从下至上的方式,结合各重要信息,让学生们了解从分子水平到整个生物的整体信息。

  这一新模式的第二个主要元件就是一个为期一年的方法学和实验技术的动手课程。Jon R. Lorsch说,“我们认为新课程模式将会为现今的生命科学领域研究生们搭建一个更有利的基础平台”,“将这些材料组织进节点(生物系统实际安排的方式),将能帮助学生记住这些所学的知识,而技术课程将能让他们利用任何可以获取的方法解答基础生物学问题。”

  这些建议在2009年已经作为一项新课程,在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中实施,课程名称叫做“从基因到社会”(Genes to Society),这项改变将鼓励学生们在更广范畴中看病人,将生物学、物理学领域与社会学、文化、心理学和环境等这些影响他们健康的因素结合起来。

  但是Lorsch也提出,这一新模式需要长期的检测,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目前评估研究生生物医药教育课程的有效性并没有什么标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