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维基老巢":办公环境似007谍片场景

2010-12-20 08:53 来源: 《北京日报》
收藏到BLOG

图为“维基老巢”内景

  “维基解密”虽然致力于揭露机密,但它自己却“深藏不露”:该网站没有公布自己的办公地址和电话号码,也没列举其主要运营者的姓名,甚至连办公邮箱都没留。外界既不知道它的总部在哪,更不知雇员是哪些人。

  “维基解密”没有总部或传统的基础设施,该网站依靠服务器和数十个国家的支持者,做了很多事情。那么这个全球性的“泄密机器”究竟在哪里?他们的经费来自何处?为他们提供服务器服务的又是什么模样呢?

  他们这样工作

  在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市格里提斯加塔街上,有一幢白色的百年老屋。3月30日上午,一位身材高大的澳大利亚男子登门来租这所房子,此人的名字叫朱利安・保罗・阿桑奇,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其他几个人。“我们都是记者,”他对房子的主人说:“我们是到这里来报道火山的。”但是,等主人一离开,阿桑奇便迅速拉上了窗帘,并且立下规定,不管白天和黑夜,窗帘都不能打开。在他看来,这所房子现在就是一个作战室,大家把它称为“地堡”。在四面白墙、没什么装饰的起居室里,架起了六台电脑。大家按照阿桑奇的指挥,昼夜不停地开始工作。

  阿桑奇坐在“地堡”里的一个小木桌前,看上去已经精疲力竭。他弯着瘦高的身子俯在两台电脑前。其中一台在上网。另一台则没有连上互联网,因为它里面满是机密的军事文件。作为一个网络安全分析师,他对计算机的脆弱性十分在意,并经常采取预防措施,以防止被监听。

  阿桑奇的对面坐着罗普·宫格里普,一位荷兰的激进分子、黑客兼商人,向“维基解密”投入了约一万欧元的资助。

  到了周末,工作完成。4月4日早上10点半,宫格里普拉开窗帘,“地堡”里一下子充满了阳光。他穿着刚洗熨过的长袖T恤和黑色裤子,努力督促着大家按进度完成工作。收尾的工作正在进行当中。阿桑奇笔直地坐在电脑前,不停地敲着键盘。

  他需要清理文件,以确保它们不包含可以被用来追查出出处的数码踪迹。阿桑奇正以最快的速度清除掉这些踪迹。

  宫格里普把阿桑奇的一些东西胡乱塞进一个包里。他跟房主处理好账单。盘子被洗干净。家具被放回原位。所有人挤进一辆小车,转眼之间,那所老房子便恢复了空寂。

  “躲入”防空洞

  美国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12月1日突然宣布停止为“维基解密”提供服务器支持,“维基解密”的主页一度无法登录。2日,美国媒体报道称,“维基解密”重新与瑞典最大的网络服务供应商巴恩霍夫公司展开了合作。巴恩霍夫公司此前也曾为“维基解密”提供过服务器支持,但后来由于受到电脑黑客攻击,“维基解密”转而与美国亚马逊公司进行合作。遭亚马逊“驱逐”以后,“维基解密”再次投入了巴恩霍夫的“怀抱”。

  据悉,为“维基解密”提供服务器支持的主机位于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一个公园的地底,在冷战时期曾是一个核地堡。这个被弃用的防空洞修建于冷战时期,在坚固的花岗岩层里深达30米,犹如谍战大片中展示的一样,它有着坚固的钢铁大门,而且还能承受核攻击,如今它被巴恩霍夫公司开发成了一个地下数据中心,设有数十部计算机服务器,里面储存了许多公司的数据,以及大批美国机密档案的备份。巴恩霍夫公司总裁约恩·卡隆曾形容该防空洞是斯德哥尔摩民防工程的 “心脏”。

  巴恩霍夫公司聘请瑞典著名的建筑设计师阿尔贝特·弗朗斯-拉诺尔对防空洞内的办公空间进行了重新设计,受英国007系列谍战电影中相关场景的启发,弗朗斯-拉诺尔在防空洞内设计了“悬空”会议室、时尚办公桌椅、明亮的玻璃走廊、模仿月球表面的天花板等等,更有新意的是,数据中心内的备用电源采用的是德国U型潜水艇内装配的同款发电机。

  为了给整体装饰风格狂野的地下空间带来活力,数据中心内还种植了不少绿色植物,墙壁上还有一些人造瀑布。

  阿桑奇曾表示,之所以选择瑞典公司作为“维基解密”的主机服务提供商是因为瑞典保障言论自由的法律最为完善,“维基解密”不会因为公开机密信息而被瑞典司法机关起诉,为该网站提供信息来源的个人也不会因此惹官司。尽管“维基解密”掌握着数十万份有关美国外交的秘密电报,但相对于功能庞大的皮奥尼数据中心来讲,那些资料所需的硬盘储存空间简直微乎其微。由于该中心与“维基解密”一样充满着神秘色彩,许多网友将其昵称为“维基老巢”。

  钱从哪儿来

  该网站的运营资金来自志愿者的捐助以及团队成员自掏腰包。借助现在的超高人气,该网站正想方设法吸引新的捐助者以及基金会的支持。

  “维基解密”就像是一个节俭的富豪,据为该网站管理捐款的第三方机构瓦乌荷兰基金会称,“维基解密”所筹资金不菲,但是它的支取额不超过其总额的10%。基金会副会长亨德里克·富尔达说,自去年12月起,“维基解密”已通过贝宝网络支付平台及银行转账接收了40万欧元资金,却仅从中支出了3万欧元。2009年10月起,瓦乌荷兰开始帮助“维基解密”处理捐款。

  富尔达透露,这笔花销用来支付“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和发言人丹尼尔·施密特的旅费,以及服务器、租赁数据线路等计算机硬件的成本。目前,“维基解密”没有用这笔资金来支付阿桑奇或其他志愿者的薪水。富尔达说,尽管之前就有关于薪水支付的讨论,但相关细节尚未制定出来。

  富尔达说阿桑奇和施密特坐巴士旅行,在代表“维基解密”工作时才坐飞机,他们把资金重点投入到网站基础设施的建立和维护上。当网站需要报销费用时,必须向基金会提供原始收据。

  全球捐款者们通过贝宝网络支付或电汇至基金会银行账户的方式向“维基解密”捐款,这些款项均由基金会管理。“维基解密”在电子银行 Moneybookers网站上也开设了账户,接受捐助,但这部分款项并未交由基金会管理。富尔达称“维基解密”可能有其他资金来源,来自私人捐助者或其他基金会,但他并不了解这些情况。

  2009年12月,“维基解密”一度因资金不足而关闭,并寻求捐助。富尔达表示,当时基金会代表该网站收到的捐款只有约5000欧元。当年12 月24日,“维基解密”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消息,称网站即将暂时关闭,再次上线至少要到第二年1月6日,但是这一时间一直拖了5个月,其间该网站的档案无法访问。

  富尔达说,1月份人们得知该网站需要帮助时,捐赠开始涌入。“维基解密”的捐款呼吁中表示需要筹集至少20万美元,才能支付其一年的经营费用,而如果要为其志愿者支付工资,则至少需要60万美元。